永安虾蛤村“改进”秘档寻踪
2014-07-11 08:24:15 安孝义来源: 今日永安网  责任编辑: 永安新闻网李祖仁  

  永安虾蛤村,距县城仅3公里。昔日山路崎岖,不通汽车。据《黄氏族谱》记载,村中黄姓为邵武峭公后裔,同为江夏郡。明景泰三年(1452年),迁入,恰好与永安设县同年。在这个小小的山村里,有一幢普通的黄家祠堂,曾经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一批价值连城的改进出版社的报刊文稿秘档,在这里静悄悄地隐藏了数十年!

  抗战时期,在省政府主席陈仪的支持下,由著名左翼作家黎烈文创办的改进出版社,在永安经营长达数年之久。该社拥有《该进》、《现代文艺》、《现代青年》、《现代儿童》等月刊以及《战时民众.和《战时木刻》两个期刊。同时,改进社还编印发行了《改进文库》、《现代文艺丛刊》、《世界大思想家丛书》、《现代青年丛刊》、《现代儿童丛书》、《世界名著译丛》、《建设丛刊》等系列丛书。

  刊物撰稿人多为当时全国知名人士,有郭沫若、夏衍、茅盾、乔冠华、马寅初、周予同、金仲华、胡愈之、王亚南、羊枣、石西民、刘思慕、聂绀弩、范长江、孟秋江、邵荃麟、巴金、艾青、唐弢、叶圣陶、冯雪峰、张天翼、艾芜、葛琴、许粤华、章靳以、骆宾基、邹荻帆等等。改进社为保护进步文化名人和青年作家,许多激进文章是以笔名发表。因此,对这些原稿都是悉心加以秘密管理。

  改进出版社原在城北有办公地点,后因日机轮番轰炸,主要人员及重要设备迁往郊外虾蛤村,黄家宗祠是出版社工作和生活的主要场所。发行的报刊和印刷的纸张,大多靠挑伕搬运。永安裴耀松老先生参照时任《现代文艺》主编的王西彦先生的回忆,曾对黄家宗祠做过详细的描述 :“大厅是编辑部阅览室兼饭厅;左右两间长条形房间分别为社长黎烈文和主编王西彦卧室兼办公室;台阶下两侧各一间平屋为编译人员住所兼工作室,大厅后面狭小而阴暗的小房间,校对人员也挤在那里居住和办公。甚至连祠堂边小平屋也得到充分利用,为工友住处兼伙房。人去房在,梁柱依旧,他们在这里工作和生活条件是十分艰苦,白天改稿、审稿、校对、编发,夜里便在玻璃罩美孚煤油灯下,倾注爱国热情,撰写或翻译文章。编辑先生们唯一娱乐便是在九龙溪畔小路抑或沙滩上散步,黄昏的虾蛤是那么恬静与安祥。”

  抗战胜利后,省主席刘建绪返榕心切,发文强令省属各机关限期到达。一时永安大小机构形同退潮,车载船运忙的不可开交。有的单位定不到车船,甚至还托木排捎运。许多单位及个人的东西,有送的送,藏的藏。改进出版社也仓促迁往福州,不久主编黎烈文应台湾省主席陈仪之邀赴台。

  岁月匆匆,山城永安迎来了解放。淳朴敦厚的虾蛤村民怀着翻身的喜悦,积极参加一个个农村运动。黄家宗祠,成了会场和仓库。大家谁也没有注意到这里隐藏的秘密,时间和燕江溪水一样在缓慢地流淌。

  1966年5月7日,毛泽东看了军委总后勤部《关于进一步搞好部队农副业生产的报告》后,给林彪写了一封信(简称《五七指示》)。 在这个指示中,毛泽东要求全国各行各业都要办成“一个大学”,要“学政治、学军事、学文化、又能从事农副业生产。又能办一些中小工厂,生产自己需要的若干产品和与国家等价交换的产品”,同时,“也要批判资产阶级”。不久,,文革中的虾蛤小山村突然又熱闹起来。永安文化系统“五七”农场,要在这里安营扎寨。黄家祠堂,又顺理成章地成了农场的大本营。农场除留下几个“有问题”的人员常住外,多数人在农忙季节大轰隆地来,又大轰隆地回去。农场还弄了一条船,来回往城里运劳动的成果,再往回送“剩余价值”。

  一天,县文化系统又安排一人到农场长住。大家正为他没有床板而发愁时,住在黄家祠堂神龛上的某某,突然想起神龛上有一层隔板可以利用。众人便手忙脚乱地拆下隔板。谁知就是这一拆,把大家惊呆了!从隔板上的小阁楼里,整整搬下四板车的改进出版社的秘密文档。一捆捆报纸杂志,一摞信件手稿。在“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时时讲的年代,这些国民党的东西便是洪水猛兽!谁也不敢说话,说也不敢翻看。大家只是集体无意识地把这些“东西”搬到草坪上,点上火慢慢地烧着,慢慢地烧啊!不知是因为岁月久远,纸质发潮,还是这批珍贵的文献不忍心离去,这堆火和草木灰一起足足烧了三天三夜!假如这批资料能够妥善保留,假如我们的头脑不要发热,那么现在它的史料文献价值是无可计量的。现在我终于明白一个真理:谁说历史可以永存,有时它可以用一堆火轻易地把它烧掉!(安孝义)

图片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