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读永安县志
2017-04-10 08:37:32 张水藩来源: 今日永安网  责任编辑: 永安新闻网李祖仁  


《永安县治记》是永安万历志卷九艺文志的一篇文章,是明朝翰林院编修,清流人赖世隆写的。赖世隆和永安因缘是比较深的。永安和清流是山相连水相接的邻居,清流水路就必须经过永安。 赖世隆参加乡试、会试走水路都要经过永安,并在永安落脚。他写过《九龙行》的诗,可见他对九龙十八滩是比较熟悉的。 邓茂七作乱时,他关心永安,上“疏请择智勇大臣征讨,陈山川险易,进兵方略,切中机宜。上嘉纳,命宁阳侯陈懋统师征之。因命世隆为导,同军招抚延建。世隆先领千人,回汀擒贼首陈美九、蔡田等,解赴军门。招集延、汀散亡十余万。”到直接参与永安的平乱。凭着他对永安的了解,他对永安置县的必要性和重要性有很充分的认识,在两次置县的讨论中,他都是坚定的支持者和推动者。永安人也没有忘掉他,第一任县令韩隆建起县衙,就请他写这个记。一百年后修县志,又把他这篇文章收入。我把文章用白话细读了一遍,把它放在这让大家共享,也欢迎批评指正。

   永安县治记

编修( 清流)  赖世隆撰

皇帝继承帝统 改元的第二年,沙县的盗寇全部平定。皇帝因为浮流地势险要,下诏分开独立设置县府以治理它,赐它名字叫永安。这一年,古舒的韩君隆才奉命来永安主管县政事务。又过一年,政令已经顺畅,就聚集材料招来工匠,首先着手建县衙。在制定县城的建设规划后,按时施工,很快就大功告成,请我记叙这事。按照郡志的记载:沙县界于尤溪、将乐、清流三县之间,曾经是很多盗贼出没的地方。而永安的前身浮流确实首当其冲,屡次遭受焚烧抢掠 。正统年间,御史张君淑因为通判倪君冕的话:以沙县地域距离远而且广阔,上游三百余里的溪 (据原著补入) 岩石很险恶,附近的盗寇就筑巢穴在那里面。官民分隔,没有办法整治 奸人普施惠爱 。张君淑想要奏请皇帝分县,我当时也极力赞成他的打算。奏章已经上呈了,朝庭公议也已经认可。主管的官员徇私,事情于是就沉寂。正统末年,盗贼大发作,福建省里几个没有城廓的县多半残破不全。虽然命令大将出师,几个盗贼还是分头侵犯旁边的郡县。听到官军扎营 沙县,命令有关官员招安 ,就解散回归乡里,派遣老弱的人伪装投降。官军已经班师回朝,盗贼又再反叛。回归旧业的劫后百姓重又遭受灾祸,因此 而死的人又不可胜数。

  朝廷就敕 命当时的 镇守官,现在的尚书薛君希琏,总督福建、江浙诸军讨伐他们。到这时候,在福建的几个大臣以及在职的官员都能同心协力,赏罚凭制度,将士很拼命。官军和民丁才都一起奋勇杀贼,直接抵达永安的前身浮流上游等地方,斩杀和俘虏的人数以万计,其余的盗贼才降服。事情平定以后,群臣百官在讨论 长治久安的办法。通判倪君仍然重申前面的提议,以我的话为验证 ,薛君向皇帝详述 置县合宜 的理由,于是浮流置永安县的提议就决定了。就分沙县二十都上保到三十二都,和尤溪四都的地,以隶属新的永安县。筑城作为它的保障,分驻军队守卫它,建学校为它发展教育。凡是官府所应该有的,都参照其他县的样子设置。永安已经成为县城,实际是延平上游的一个重镇,邻近几个县都 依赖它 获得平安了。哎!如果不是因为混乱,怎么能得到治理呢?没有有废,怎么有兴呢?然而治兴在前面的,又应当保其不废在后面啊!

现在永安因为寇乱而新创,韩君是第一个当它县令的人。他能够安抚 那里的百姓,以建成“县治”,可以说他的治理在“县治”之前了。后面继续当县令的人,还要想想置县命名的深意,保持其“县治”于不废,那么百姓就得到他们的安宁。百姓得到他们的安宁,那么当官的也平安了。上下相安,然后就可以保其“县治”于永久了。我曾经因为招捕的事亲历那个地方,因而知道这些事实,所以韩君请我作记,我也不敢推辞,大着胆子写出这些概况,以便告诉后来的人。

附:据原著补入一个“山”字即溪山。根据意思改了两个断句“岩险迩,寇” “再反复。业”

改为“岩险迩寇” “再反复业”

图片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