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永安县志
2017-04-14 08:22:18 张水藩来源: 今日永安网  责任编辑: 永安新闻网李祖仁  

  

   《永安县旧志序》是万历本的第一篇序,作者是明朝曾任福建布政使司右布政使的周贤宣。他因为下乡到现在是永安一部分的宁洋县蹲点建城,也经常到永安指导工作,对永安的发展是很看好的。他和永安的几个士大夫还是有点交情的,对李杏、林祥、曾守成、林腾蛟动了思念之情的,这篇序应该是应他们之请写的。

   这篇序是周贤宣隆庆四年庚午在朝觐时,答应下来的。当时永安的退休干部李杏、林祥、曾守成、林腾蛟,几个人已经写出了永安志草稿,并交了一份给周贤宣。周贤宣评价这本志稿是:“斯志也,考订明而取义博,拟议核而甄录严,示法公而垂鉴远。吾知其免矣乎!”周贤宣虽然欣赏志稿,但还是拖了六年才在万历丙子年,在省城交出这篇序。我们再看看苏民望给万历本县志写序,是在什么时间。苏民望县长在万历甲午五月写的序,也是永安志万历本的出版时间。这个时间距离隆庆四年庚午,已经过了廿十四了。而苏民望知县也承认找出嘉靖四十三年到永安当知县的卓光谟档案“得前令卓君所藏李、曾、林三先生志草,”虽“然中多脱遗,难卒就锓”,但志稿是存在的。还有题目叫《 永安县旧志序》是不是表示和万历新志的区别呢?这个题目可是在万历本的县志上的,说明当时人承认有一个比万历志更旧的志的存在。综上所述,永安第一次修志应该是在知县卓光谟主持下,由李杏、林祥、曾守成、林腾蛟,几个当时的才俊执笔写成的,但没有正式出版。二十几年后苏民望知县又组织人员作修改补充,特别是筹集经费给于正式出版。

   这个序写了二十几年才出版,难免被篡改,像序明明是在省城任上所写,落款却写“前”什么官,所以读起来很辛苦。有些地方简直不能卒读,没有办法还是试着用白话读出来,以就教于高明。

  

  

   永安县旧志序

    郡县拥有的志书,有一个功能是要让准备编史的人采用的。而史则是有公开的是非观念,显示了鼓励和惩戒的东西,昭明行政上治理和疏忽。记载的是过往, 告诫的是未 来,把当年的得失的借鉴 传留给后世是鼓励劝勉 人心变化的重要依托 。有人认为:志是史的支流。我认为天下的史,一定要符合郡县志书所记载的内容,而且是普遍选取志的内容 以成就它的史,这可以说是很容易的吗!孔子编《春秋》,沿袭鲁史的旧文,只是对它的含义进行删改订正 ,而后天下的乱臣贼子害怕了。所以孔子说:了解我的,怪罪我的,都只有《春秋》这书了。又说:我志意专注在《春秋》,是因为我位虽不在里面,而是我的主张看法在里面。怎么以空话而托于所发生的过往事实 ,要把作为是非评判的标准 ,鼓励和惩戒的规范载入吗 ?所联结 的是适用于治理的重要内容 。夏商周以来,司马迁和班固 有一些遗论。这难道是可以说很容易的吗!

   永安开建县治,实际是从景泰三年开始的。原来是沙县的地方,名叫浮流,介于沙县、尤溪、清流三县之间。邓茂七伏诛后,考虑到他遗留的余党,所以设县治用以弹压,施行教化 以开导百姓。

  自然界发展繁衍 的灵秀之气聚合 ,而蕴育出 山川人物,什么时候显现,什么时候隐晦,自有它固有的时机。从有天地以来,鲁国有尼山,邹国有峄山。就是濂溪周敦颐洛阳程颢﹑程颐关中张载 、福建朱熹,在当时也不是就 有闻于世的。从春秋战国诞生孔子、孟子,直到宋朝出了几个大儒,之后邹鲁诸名儒,才更加名重于天下。

   永安介于沙县、尤溪之间,也是宋代五个贤者游学居住的地方。我承受 福建臬台副宪,因为东西洋 旧有的互 辱斗争反复无常 ,就建议奏请设置 县治。永安切近宁洋,我曾经执行守卫筑城墙的工作,到过永安。看见永安山川雄峻开朗,知道将成为人文的深奥之地 。永安地方虽然在先朝暗淡,在我们明朝确实显耀出来了。永安设县后,人文科甲都是和其他县可以比美的,操守和气概,事迹行为文质彬彬的样子 盛称于时,这就是它聚集山川灵秀的结果。这也是有赖元哲先辈在纲常礼义方面培植了基础,造就一县模范,以开其风气之先。

   现在县治建立已经百年有多要奔二百年了,当官的远离家乡在这个地方任职武官在这个地方 保卫平安,大夫士生长在这个地方。其中有 美好的 有恶劣的,不可没有记载。记载那些 美好的 ,以证验 那些不太美好的。推而广之,就是一个县丞、一个主簿、一个县尉,如果他有功于县治,就一定要大书特书以教导 将来的人。使后来远离家乡在这个地方任职的,本来就贤良的,将因仰慕前代流传下来的风气, 而为日益进身于贤者行列而努力 不已;其中不是很贤良的,观览他们的姓名,而里面有述录创鉴默默无闻,会想要改变 其不贤的一面,而戒惧 有加。因此,它所给的,是 和洽 于众论,享荣耀极高的荣宠 ;它要夺去的,是 和洽 于众论,而耻辱甚于杀戮 ,能不畏惧而 加以警惕吗?记载士大夫美好的,以 勉励 其中有的还不很美好的。推而广之,或者孝子顺孙,或者义夫节妇贞女。或者寒素 隐逸之士 ,或者义勇谋士,如果有助于风俗教化,有功于地方,一定要大书特书,以 将来明白宣示 。使后面生长在这地方的,有志于成就品德 的人,天天勤勉不倦 ,有所欣羡追求 ,而进于无穷深深陷入错误的泥淖而无法自拔的 ,自庇于不正派的人,天天惭愧脸红 ,而消释 不暇,能不因畏惧 而加以反省吗?是非公开而后劝惩就确定,劝惩确定而后风气教化就彰显,风教彰显而后治理就 达到了 。这个志的作用,难道是很容易说得清的吗!

   如果不是有形胜的纪载,山川古迹的存在,物产的储备,灾祥的必要登记,贡赋的定额,户口的增减 。使有志于了解民间疾苦 ,和体恤百姓 艰难 的人,没有不详细览读而加以留意的。过去刘知几认为作史贵在三长:学养、见识、素材,三者具备而后作史才能称得上良品。所以一定要以学养作为它的根本,用见识来贯穿它,把素材加以运作,三长具备而后就可以写出信今而传后的史志。没有学养,就会忽于大义,而综合考核把关 不严, 隐藏 私行而采纳不公,拘泥己见而研讨 务虚;没有见识,就会捏造 事实 蒙蔽大 众而暗昧, 怜惜 细节忽略大局而走偏,摘小疵放弃醇美而狭隘;没有把好素材,则杂乱 无比而多余无用肤浅 没有规则而分散卑微 不振而有损害 。永安这部县志,考据订正 明确而取义广博,筹划有审查选择采用 严格,示法公正而留作鉴戒久 远。我知道它能免于被非议了!

   永安志是澹斋李公杏联合荫封御史的林公祥、太守曾公守成、郡守林公腾蛟这些人一起作的。感叹文献没有实据 ,于是就以古代的标准参酌现在的情况,参合修订而没有遗漏 ,综合各方舆论,执笔写成了它。

   庚午年冬天,我因为身为福建省右使入朝进见天子 。永安请求我写一篇 文章作他们志的序,我因为思念 澹斋诸公的志意,想翻检阅读 那个志稿,果然有在。惭愧的是六年了还没有兑现,现在偶然在竹箱中找到志稿。刚好旧治民陈赤美来省里,而且来催要这篇序,就写了作为序的文章,交给他。

   万历四年岁在丙子年仲秋月吉旦,赐进士出身、通奉大夫、前福建布政使司右布政使、万安洞岩周贤宣 拜书

   附:“造化之灵秀,钟而为山川人物”改断为“造化之灵秀钟而为山川人物”比较顺点。

图片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