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 怀
2018-04-08 08:35:33 孙淑洁来源: 今日永安网  责任编辑: 永安新闻网李祖仁  

一年一清明,一岁一追思。又是一年春草绿,又是一年清明时,我怀念远在天堂的妈妈,我思念她,我敬仰她。我家乡的人们称我妈妈是英雄的妈妈。

1945年春,县大队三中队的八路军驻扎在山东掖县(现莱州市)海村。抢声划破了寂静的村庄,一支日伪军突然从县城反扑过来,把海村给包围起来。我妈听到门外有不断的吆喝声,从门逢向外看去,有一个身穿普通农民便衣的男青年,被五花大绑,绑在我家门口外拴牲口的石柱上。我妈想,敌人绑的一定是好人,会是八路军?不由多想,她夺门而出,见那人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淌,满身的伤痕疼得使他脸色发青。当我妈的目光与那人的眼神对视的那一瞬间,我妈下决心要救他。就奋不顾身地扑过去,大声喊着“儿子!儿子!他是我儿子,你们不能抓他呀,求求你们放了他吧,他是我家的强劳力,他没犯法呀,你们不能抓他。”喊声、哭声引来左邻右舍,也惊动了我10岁的三哥,他急匆匆地跑出家门一看,看见妈妈正抱着一个人,用她那瘦弱的身体护着一个不相识的男青年,任凭日军的皮鞭抽打,大刀威胁,我妈始终不停的喊着:“他是我的儿子,他不是坏人,你们不能抓他!”我三哥看见我妈的左背上被大刀划破的衣服与血迹,猛跑过去,大声哭喊着:“哥哥!哥哥!他是我哥哥,你们凭什么抓他?”(听老人们说他是海村有名的小机灵)或许被妈妈的行动所感染,他哭得特别真切,一个劲儿的喊哥哥,和我妈一起护着那个人,尽管抢托皮靴落在娘儿俩身上,毫不畏惧。乡亲们暗自都替我妈和我三哥捏了一把汗。,就在敌人什么破绽也没看出来的时候敌人紧急集合的哨声响起,他们狼狈的退出海村。乡亲们为此松了口气。妈与三哥急忙为被绑的那人解绳子,因绳子捆绑的紧,我三哥使出吃奶的劲用牙齿咬开了绳子,帮助我妈将伤痕累累的他搀扶到我家。在我家精心照料,直到伤愈归队。

其实他就是八路军,名叫李云川,在突围时队伍被打散,有的牺牲了,他装扮成农村村民,但还是引起敌人的怀疑,在我妈的掩护下,才已得救。从此他认我妈为“义母”,与我三哥结拜为兄弟。(几年后我三哥也去当了兵)

后来他找到了队伍,被编入八路军第九纵队独立营。先后参加过山东粉子山战斗,解放潍坊,济南战役等。屡建战功。每当喜报寄到我家,我妈高兴的合不拢咀,逢人就说:“我干儿子又立战功了”乡亲们向她竖起大拇指称赞她。1954年,李云川转业到山东淄博市,先后在机关单位担任领导职位。1992年从市政府秘书长的职位上离休。

每逢李云川探望我妈的时候,都向我妈跪拜着说:“娘,是您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没有您就没有我李云川,我一辈子都感恩不尽。

1990年冬我妈妈因病辞世,享年79岁。当时,李云川因病重在北京医院动手术,不能前往实感内疚,便托胞弟李云明替他前往送终。花圈的挽联上是:革命母亲永垂不朽 英雄事迹万古长青。朱由镇海村党支部村委会的挽联上是:革命母亲李桂秀 奋不顾身救八路 英雄美名留千古。无数华圈挽联上均是英雄母亲或革命母亲。给我妈送别的不仅是我自家的亲人左邻右舍,还有全海村及临村的男女老少,都自发的从四面八方涌来为我妈送行。我家大院挤满了人,大门口外站满了人群长队。我在悲哀中目赌这一悲壮场面和隆重的追悼仪式,是我有生已来第一次见到的。在那寒冬腊月,冰天雪地,寒风刺骨,人们摘帽肃然起敬为我妈妈致哀送别。人群里哭泣声、送别语,声声催人泪下,句句扣人心弦。原本伤感触疼的心欣慰了许多。妈妈的去世震撼了千家万户,我为有这样一位伟大的妈妈感到自豪。(她的英勇事迹在山东莱州档案馆有记载,今日莱州新闻旧闻新读有刊登过)

一年一清明,忘不掉过去,挥不去的曾经,点一柱心香 袅袅升入天空,祈愿妈妈与春天同在,与日月共存。

                         (市老年大学 孙淑洁)


图片精选

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