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永安万历县志(卷五 宦历志 名宦)
2018-04-10 15:31:07 来源:   责任编辑: 余琳艳  

所谓“名宦”是指在本地任职时勤政爱民,著有德业,逝世后由当地士民举荐,经本省总督、巡抚,会同学政审核批准,牌位得以列入所在州县名宦祠祭祀的官员。也就是说要成为名宦,也不容易:一要在逝世后,盖棺定论时;二要士民举荐,要得到群众认可;三要领导批准,总管的总督,巡视监督的巡抚,宣传教育的学政都要通过。

照例白话读读。

名 宦

韩 隆 事迹出现在安徽的《安庆志》里。根据记载,他性情友爱,以国子监生员的资格,在景泰初年主管永安县事。永安地势险恶事务繁忙,他尽心服务知识分子和百姓。设立学校,建造浮桥,消除虎灾,辨清可疑的官司,平息大股的山寇,于是百姓敬畏并感戴他。六年后考核政绩时,百姓奏请挽留他。又过了三年,在知县任上过世。因为永安初设县,还没有编写县志,所以没有记载。现在看他在任九年而百姓奏请挽留,那么他为百姓所欢迎的程度,就可想而知了。

邓 概 江西新淦人。成化年间主管永安县政务。他公正廉洁明敏决断,和百姓约定了十条规则。当时正直邓茂七反乱之后,一些顽劣的百姓继续他遗留的叛逆行为。邓概择取其中特别突出的,依法惩办,大家都敬畏服从。凡是追捕,不派遣公差,而是让里长把信牌传放到他家里,叫他自己捧牌到县里,没有敢于拖拉不来的。特别留心教育事业,增修了学舍,在空暇的日子里,招集儒学里的秀才讲经论道,而不知道疲倦。在永安知县任上干了五年,政事得到治理,而百姓安居乐业,父老到现在都还在思念他。祭祀在名宦里。

刘 灿 江西临川人,举人出身。弘治十一年出任永安知县。做官清廉谨慎,不枉法曲从他人。听取讼词务求详尽而周密完备,不预作好恶。儒学被火严重烧燬,他把它重新建起。他架桥梁、开道路,把所有废置的事都兴办起来了。升任池州府通判。到现在大家还以清官称颂他。祭祀在名宦里。

(附注:儒学被毁重,据原版改毁为燬:儒学被燬重,)

罗 珊 广东南海人。正德中主管永安县政务。他认为为政先要爱民,不畏惧有权势的人。总兵府发文,想要开发永安县忠洛乡的银矿入贡朝廷,逼迫得很急。罗珊认为这并不是朝廷的旨意,而且没有听说过永安这地方有银矿,担心开矿会拖累百姓。就高声直说:“永安县里本来就没有矿场,而且过去上面已经有诏,禁止私下采矿。”所以就发文制止开采。这样就大大地忤逆了带公文的徐俊。当时徐俊因为行赂得到公文企图寻觅利益,被罗珊所阻止,就捏造珊杀人的罪名,加以攻击。总兵府派出官员要逮捕罗珊,而且带同党攻占县衙。对他禁闭侮辱到极点,罗珊不为所动摇。百姓骚乱不宁,说:“让贪利欲的人抓我们的主宰, 残害我们大家,为什么不去赴死呢!”过一会儿,百姓全都集中过来,去向当权者申诉。罗珊的名声更加显著,承受荐举提拔去其他地方。父老感戴他,本郡人、御史胡琼 撰写文章,立石碑在县里。

(附注:珊意非朝旨,且未闻此乡有矿,惧累民,乃抗言,县旧无矿场,且既已有诏禁私采,移文止之。改断为:珊意非朝旨,且未闻此乡有矿,惧累民。乃抗言:“县旧无矿场,且既已有诏禁私采。”移文止之。)

徐 勋 江苏长州人。因为父兄的功绩,得保任授予主管永安县政务的官职。他清廉谨慎有才能,而不是仗着家庭世代当官食禄。他考察百姓所想要的和所厌恶的,据以作为兴办和废除的标准。建设桥梁,设立地方小学,设置义塚用地,禁止火葬,招降寇盗。监察州县地方长官的人认为他贤能,有龚渤海的风格。正当分拆设置大田县,徐勋担当这项工作。他不顾劳苦,因此背上长出毒疮,就在任上过世了。百姓到现在还在怀念追思他,为他立祠,祭祀他。

姚仲韶 广东高要人。嘉靖间主管永安县政务。他廉洁明察,整顿(据原版改饰为饬)法规。境内盗贼见不到踪影,监狱里没有受冤的百姓。过世于任上,从知识分子到普通百姓都哀思仰慕他。

(附注:整顿(据原版改饰为饬)法规。)

钟 质 江西永丰人。成化年间做永安县丞。忠诚老实廉洁,有古人的风格。施政不方便百姓,一定要把它告诉县令。玩忽法令的抓到法庭,会对他说:“我或者可以惯纵你,但长官我也惹不起啊。”被县令邓概所器重。在县里任职六年,一直请求退职,百姓想要挽留他。钟质很失望地说:“我有什么德行啊,你们却这样苦苦拦我!”他的请求竟然得到允许而辞去,回家的行李很简陋。人们到现在都还思念他。

(附注:政不便,民必以告令。改断为:政不便民,必以告令。)

萧 松 浙江临海人。嘉靖年间,由龙南训导升永安教谕。他启迪儒学诸生,连续而不倦怠;身体力行道德义理,嘴里从来不谈金钱利益。永安缺乏《礼经》教育,萧松就选择淳正敏达的几个人从事学习它,亲自为他们指导教授。永安之所以有以《礼经》获得科举的,就是从萧松开始的。尤其不苟泥于交际,士子有比较贫穷的,就帮助他们。过世于任上,士大夫到现在还称赞他。

黄 鐩 广东潮阳人。以岁贡资格,万历十三年任永安儒学训导。他刚正不阿,清廉而不苟且。他站着给学生讲课,捐出俸禄救济贫穷学生。两次暂代掌县官印,他首先匡正征收赋税输入官府,命令各图各派答应全部依照一条编要求办理,不多向里甲课收一丝一毫,刑事清明诉讼简明。至于领斋夫以补积谷,筑万丈宫墙,开建拜笏街,政教确实有许多可以记叙的。周总督以贤能推荐他,可惜提升到王府当官了,他无所留恋而归去。百姓树立永怀碑,以寄托对他离开的思念。

图片精选

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