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永安万历县志(卷七人物志 名贤 明 邓文铿 李杏 林腾蛟)
2018-06-01 08:09:27 张水藩来源: 今日永安网  责任编辑: 永安新闻网李祖仁  


邓文铿是二十五都的人,现在属于三元区。

李杏和林腾蛟这两篇传记应该是肖时中写的,因为隆庆志是李杏和林腾蛟他们写的,在世的人是不能立传的,只能在他们后面的万历志;再则肖时中把他请教林腾蛟的事写进去了,也是一个佐证。这两个人的品行也确实值得书写一笔,到现在都还令人敬佩。

还是读读吧。

       明

  邓文铿字德声。洪武十八年中进士,出任高州府茂名县知县。邓文铿因为治理政绩最好,召入京做刑部主事,一直升到佥都御史。他独自坚持刚正不阿的品格,不畏惧有权势的人。当时有冒犯禁令走私私茶的贵戚,危害涉及边境的收入。大家都不敢说,文铿独自弹劾他,这个人果然遭到法律制裁。文铿也因为这事被外派任武昌府知府,后又改为德安府知府,后来转任苑马寺卿,宣德元年退休。当时永安还隶属沙县。

李 杏字子芳。卓绝的品性天生具备,聪慧过人又早熟。为他父亲居丧,悲伤而瘦得只剩一把骨头,穿破衣服吃素食,守庐墓整整三年。郑分巡特制牌匾褒奖他。嘉靖乙酉年,受到地方的推荐,北上入太学,中途听说母亲生病,马上就奔回侍候奉养。原来当地官府所给的北上路费,全部退还给官府。母亲过世,居丧和父丧时一样。

李杏最初出任东昌府推官,坚持节操,极其清正耿直,家人到了不能忍受的程度。民谣说:“李侯佐府治,只饮东昌水;李侯奉院委,妻子吃榆叶。”彭巡抚和傅巡按分别都向中央寄出推荐的文书。三年考核政绩,朝廷对他亲属父母移授封爵名号。提拔为南京大理寺评事,又转任本寺寺正,升四川水利佥事。罗巡抚称他为“坚固、刚强,心志的坚定、忠贞的君子”。奉命到西番采矿,不害怕险阻,过泸水,深入不毛之地。强盗头子仰慕他的品德(附注:据原版厂字改正为

,即盗字),不敢逼近骚挠。每天的公家配给,只接受蔬菜大米,其它的全部还回仓库。走的那一天,驿站官吏把按规定的粮食损耗送给李杏,他严厉地拒绝了,地坊的人称他为佛爷。工作完成要求退休,报告上了五次,幕府才允许。第二天就走,举行送别的宴会、馈赠的路费全部不接受,行李很简陋。

李杏回归后安处山林,在平川搭盖茅舍,深切爱好文籍图书,绝对不进公衙大门。乡邻争斗的人,有的去请他主持公道,有的受感化自己和解,足以成为善良的模范乡里。谭提督上疏文说他可以重用,向朝廷推荐;蔡提学嘉奖他的品行道义,请他做乡饮首领。四川黄巡抚委托承差乔升这个人办理李杏的有关事宜,因此李杏应得的柴马费银子七十二两,一并送到他家。他一文不入私有财物,买田用来供给祭祀的事,剩余的用来周济亲戚和邻里贫困的人。比如救济范当成的后人,扶助赖成孙的孤儿,帮助杨弘道的丧事,收殓林隐士的尸体。本族孙李商过世,遗留一个孤儿,李杏帮他挑选乳母,给柴米抚养他。奉诏书进升李杏的官阶,八十二岁过世。李杏临终前要求衣服用素布,不让越过礼节。乡人称颂他说:“居官居乡,功业一致;事君事亲,忠孝两全。”王提学巡视先生当官政绩、在家乡的德行,上表向当权的人表述,应该把李杏高高地奉祀在乡贤祠里,以影响后世。所著作的文章有身、心、家、乡四个规范,容、忍、谦、恭四种劝戒。

(附注:厂酋仰德,据原版厂字改正为

,就是盗字。即改正为:盗酋仰德)

林腾蛟 字士才。二十六都贡川人。少年聪慧过人远远高出于同辈,写文章总是一气呵成;每次看到正义的事情就去做,从不回避。隔壁郡的同知刘奉行委派到永安,刚好碰上国丧,知县像往常一样举办酒宴,并演戏欢迎,林腾蛟说:“这时候是可以作乐的时期吗?”就写信以大礼指责他们,天一放亮,当面呈上给他们。同知看完,惊愕地说:“幸好你提醒了!”第二天早上就离去。岳父张仁在官任上去世,没有儿子,客丧的灵柩没有办法措办。腾蛟毅然过去探视,张仁官奉少,到任时间又短,为此上书太守胡巅泉公,太守大大称赞是个奇士,说:“有像这样的女婿,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给他丰厚的抚恤,并作了周密的安排,棺材才得以回归安葬。

第二年癸卯,州县荐举排第二,丁未岁考中进士。最初任新会县令。看到何、谢两窝土匪依恃险阻大肆行凶,就是督府也拿他们没有办法。他就表面安抚而暗地里筹划解决他们的办法,聚集战士和可用的显贵官吏,没有几个月,平定何、谢两窝土匪。没有多长时间,母丧的讣告送到,在哀痛中,用计擒获谢大珍,捣毁他的巢穴,斩杀大用和他的同党都没有遗漏,人们都不知道其中的秘密。守丧期满脱下孝服,填补休宁县令的缺,擒获巨盗某人,也是超出常规的算计之外。当时倭寇以五千之众横行江南,没有能抵挡他们的人。当时林腾蛟因为任期届满回过家,我肖时中曾经询问他:“为什么猖獗到这样?然而有什么办法可以阻挡呢?”回答说:“没有什么难的,只要练兵两个月,就可以全部歼灭他们。”后来听说谭司马竟然是用这办法平定倭寇的,因而浙江炼兵的办法就传闻于天下了。大体上杰出人物所持的见解,都是这样相像。

到第二年,皇帝召见,拜官监察御史。当时三座宫殿都毁了,想要翻新它,财政大为窘迫,发公文督促南直隶、江西、湖广追缴拖欠赋税。他所到的地方都全心规划,拖欠赋税几乎收缴完;剩下完不成的,奏请免除它。皇上认可他的奏请,免除的数量达到要用百万计算。每当有所建言,都能明确切合时务,通晓国体。像赣南条议六事和马船采木等几本奏章,各种各样的建言都很可以称道。官宦们相互之间都说:“真是称职的御史啊!”不久按察贵阳,命令下达才两天,当权的人害怕他,就提拔到河南按察司佥事。当时伊府骄横,贪污纳贿过度用刑,超越制度本分,侵占官舍、掠夺民居,强娶寡妇和未婚女子,纵容护卫兵士强劫以增加资产收入,凌辱官宦,当权的人不敢拿谁怎么办。腾蛟说:“这还可以就让它过去吗?我应当站出来,要在短时间里为我们的百姓争命。”于是就根据他不法的事例几十条,从巡抚和巡按那里弹劾他。上级官员来勘查询问,没有人敢回答。腾蛟独自奋勇向前到上级官员那,当面列举他的罪行,伊府没有话说。才刚刚立案,就仓猝生病,在任上过世。遗嘱要求他儿子,一定要等结案处理清楚这事而后才能入殓。人们认为他是以尸来对问与答辩,嫉恶如仇的气概至死不移。伊竟然真的被免职降为普通人,百姓都称开心。这一举动,消除了国家数十年渐积的祸根,所以尚书王邦瑞的祭文说,“有掀天揭地的功劳”。河南、洛阳、汝州、颍川的百姓一千多人,为他扶棺出境,以防止有人危害。还为他立祠庙,到处都在祭祀他。惋惜他英年早逝,没有能为国家做出更大的功业,实在令人遗憾!


图片精选

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