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
2018-06-14 08:09:44 少木森来源: 今日永安网  责任编辑: 永安新闻网李祖仁  

在这小镇,魏壹这一辈子都是个叫得响的人物。

魏壹生于是1954年3月,那时候新中国建国未久,百废待兴,激情燃烧,生活却极艰难,又逢倒春寒,他差点因为新生儿肺炎而夭折。

他六岁时,跟随大人到镇上的一个空场子去参加庆祝国庆活动。中午父亲只买两个油饼,一个给他,一个父亲自己充饥,大人在算钱时,他已经划拉一个油饼到手,就塞衣服里。算过钱,卖油饼的大叔看他衣服油渍了一片,就从他衣服里搜出那油饼。可他已经把那个买来的油饼吞下肚里了,反口就说那是爸爸买给的那一个,哭闹着要夺回来。弄得卖油饼的大叔都有些不知所措了,只气得连声骂他,你这小兔崽子这么一点大就知道占便宜啊!

八岁时他才读小学一年级,老师组织学生去参加公审大会,前排的女同学个头更高,挡住了他的视线,他看不到那些跪着挨斗的人。他就一次次揪前排女同学的头发,当女同学转过头来时,他却目视前方,一副坐怀不乱的样子,直弄得几个女同学都要和他换位子,让他到前面看。他小叔知道这件事后,指着他笑骂:像你这样不尊重女生,看你以后哪里找老婆?他竟然说看不上眼的我还不要,不像你讨一个那么难看的老婆。呛得小叔直瞪双眼。

十岁那年的暑假,他带着几个孩子四处掏麻雀窝,他爬上人家屋顶,揭开瓦片,却看到那屋子里有一个女人脱得光溜溜用一盆水在擦身子,他就在那儿偷偷看着,直到下面的伙伴大声喊了,他怕被发现才下来了。连着好多天,他都跟踪观察那个女人,瞅准她端水擦身的时候,他就又爬上去偷看。有一天,他弄出动静来,那女人抬头发现了他,叫起来。他竟冲下面做了个鬼脸,把舌头伸得长长的,装吊死鬼,还把提在手里的一长串被他活活剥了皮的小鸟,用绳子晃晃悠悠地串到她面前,差点儿把那女人吓个当场晕倒。事后,虽然屁股差点儿被父母打烂了,他却一直把这事儿当作光荣史,有机会就讲给同学、同乡听,引来多少暧昧的笑声。

十一岁,他做了孩子头,让每个小孩要把地瓜干、南瓜烙给他吃,甚至要把零用钱交给他花销,家长知道了来找他算账。你算他一回的账,他回算你孩子十回百回。家长们就知道惹不起了,想叫孩子们躲他,可他硬是弄到孩子们都要找他玩,还找他“保护”呢。供给他的零食或零钱,就算是保护费,照样源源不断给他!

十二岁时,忽然就文化大革命了,到处都在造反,到处都在串联。可他还是个小学生,有组织的大串联还没有他的份。他两手空空地离家出走,吃住都靠各地接待站,居然一分钱不带就游遍了大江南北,回来时,手里还有五角三分钱。

到了十三岁,他就是小有名气的造反小头头了。十四岁时,他自称不管文斗武斗,打遍天下无敌手。

到了十五,到处搞大联合,他被结合进去,当了一个大队的革命委员会副主任,据说那算破格了,全国很少有这么小的副主任。

十七岁,按理还没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可他硬是被全票通过地选为大队革委会主任、公社革委会委员,从此成了真正的干部,走上从政之路……

十八岁他把一个姑娘带回家,关着门不出来做完了那事,宣布这是他老婆了。这姑娘公社妇委主任,比他大三岁。他说:女大三,抱金砖。乐颠颠,没过多久就让她给生下个大胖儿子了。

十九岁……二十岁……有话则长,无话则短。他的官自然是一步一步越当越大了,从此,镇上的人偶然就听说他又升了什么什么,广播、电视里也看到他露露声音,露露脸……最后,他当了分管水利的副县长。一晃,他竟然五十九岁了。

五十九岁这一年,他被判了刑,说是捞了好几百万的钱,养了四个不同年龄段的情妇,依次是五十岁、三十九岁、三十岁、二十六岁。

小镇上的人,说起他就啧啧道:可惜了魏壹,这叫晚节不保啊!

是的,都这么说:那个魏壹啊,晚节不保啊!


图片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