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永安万历县志(卷七人物志 乡行 附)
2018-06-15 08:09:46 张水藩来源: 今日永安网  责任编辑: 永安新闻网李祖仁  

乡行记载的一般是在地方上有德行的普通百姓,有德行官员是不记这边的。

永安学《易》的,就是从郑文端先生开始的;林元是个超凡脱俗的“高士”;  余俊寿不知道是不是就是余六公,这里有点交代不清楚;陈王政的肚量真大,没米了照样读书,被人嘲笑了处之坦然。

这里更值得关注的是陈赤美,他出身贫寒,没有文化,但机智勇敢,累立战功,领导也很赏识,可就一个小官都没有混上,叫人有点奇怪。他自己没有文化,但是对永安的文化还是很关心的,我们不要忘了《永安隆庆志》里周贤宣的序,是他去福州向老领导周贤宣催要回来的,要不然《永安万历志》也没有开篇的《旧志序》了。

还是读读吧。

乡  行

  郑文端号屏山,安沙人。年轻时卖鱼盐维生,志气刚直,每次出行都携带书籍。三十多岁的时候,忽然有一天,他警觉省悟道:“我怎么能这样碌碌无为甘流下俗呢?”全部放弃了所从事的生意,就到省里拜师学艺。在学习时因心存危惧而自我激励,十分刻苦,连觉都睡不安稳。像这样过了三年,精通了易学,对易经有很多自己的心得。以儒士的身份赴省参加考试,没有被录取。他说:“这科举不值得学。”就更加专心他原来所学的内容,跟他学习的生徒一天比一天多,永安学《易经》的就是从先生开始的。郑文端享年八十多岁才过世。

  林 元号三漈,城里人。他年轻的时候就很聪明,家庭贫困,但学习很刻苦。生性执着刚毅,不与常人为伍。诗词自成一家风格,就是隐晦的地方也都有考据,诗多有超脱世俗的气概;文章逼似古人,一写起来总是满张纸。因为中间有很多奇字,俗人看不懂,只是因为文名的缘故都会咨询他。曾经(2004年版注:原文“常”,似为“尝”字。)作《霖膏心泽》、《平寇》二篇赋,上呈前御史郭尹,郭尹非常客气地以“高士”称赞他,恳切地邀请他出席宾宴。老了更加贫困,志节也更加劝勉,没有丧失气节而随大流的意思。临终更换床席的前一天作诗,手写了辞别交游的朋友,诗中用《庄子》“乌鸢”的话,谈笑而终老。人们全都以他到老都不见受用,而为他惋惜。葬在城南的某个里,士大夫题在他墓碑上的是“高士”。

  余俊寿余荆山人。生性质朴像没有雕刻的美玉,从善就像赴海的潮流。他化解纷争,信用和道义为众人所信服。辛酉年,谷价飞涨,他能捐出有价值的东西以借贷给他的同乡族人。群盗进入他的乡里,他被掳走,因为余六公在上,因此停止了杀戮。大参王云竹写诗以赞美他,县尹许公用美好的的言辞请他做鄉飲酒禮的大宾。他的孝悌品行足以成为人们效法楷模。

  陈王政字师文,号亹斋,贡川人。家庭贫困而好学,米缸里没有没有隔夜的米,读书却不停歇,处之坦然。生性仁慈,行止淳厚谨慎。庚午科,考中备卷,被金宗师取在五经书院读书。在秀才中很有名声,可是他却谦虚退让毫无争先别人的意思。有个人欺负他家贫,声色严厉地说侮辱他的话,王政没有表现出愤怒,谈笑自如。后来那个人后悔了,说:“我为他所容忍了。”服事父兄孝顺友爱,乡里评论很看重他。侄儿陈宪过世,遗留老母和两个幼子,无家可归,陈王政收养在家,一衣一食从来没有让妻儿子女先而后再嫂侄的。人们称他的行为有古代善士的风格。

      附

  陈 潮千户陈璨的第三个儿子。嘉靖三十六年,流寇进入永安境内,陈璨督兵前往迎战,陈潮跟着一起出发。忽然贼寇一下子拥到,陈璨受枪伤扑覆在地,有人就要伤害他,陈潮用身体遮蔽他父亲,尽管血流遍体,还是忍痛背父亲走回,得以幸免于难。知府周贤宣公题写“孝勇”的牌匾褒奖他,本乡官员李杏写“急不遗亲”牌匾表扬他。万历癸巳年,巡按陈御史考查郡史,已经三十几年了仍然加以奖励劝勉。

陈赤美祖籍是三十二都安沙人,住在城里。幼年丧失父亲,他竭尽所能赡养母亲。到十六岁时,母亲也去世,贫穷让他没有办法收敛,就自己卖身给市民林贵家做他们的长工。做了一年多,幸亏拾到别人遗失的金子二两,赎身得以回家,人们认为这是孝心感动上天所致。堂兄的长孙年老孤独没有依靠,赤美每月给他米,一直到他终老。曾经在路上捡到遗失的金子三两,丢失金子的女子哭着在路上找,赤美因此详细询问她的具体情况,就把自己捡到的金子还给失主刘庸,不要求报答。赤美家庭贫穷,没有办法请人代服兵役就自己去服本户的兵役。在服役期间,督府招取各府、县的强壮兵丁准备参与征战,赤美也在这批里。福清之战,刘督府自持射击命中率高,身先士卒,却没有想到,箭没有了,陷入倭贼的埋伏中。亲兵来不及援助,陈赤美一个人独力保护,还奋勇刺杀两个倭奴。倭贼就溃散了,才得跑回福清城的北冈。倭贼又追来紧紧围住不放,赤美因为形势逐渐紧迫,就奋不顾身冒着万箭齐发,突出重围出去报告监军,于是就得到援兵以接应刘督府回来。后來刘督府给本府周知府说:“你管辖下的百姓有个人叫陈赤美的,临阵像这样英勇,你认识吗?”周回答说:“刚来上任。”出来后,派人寻访,把陈赤美招到自己部下。到后来升职海道,每次剿抚山寇、海寇,捆绑贼首杨益等,擒拿二十四将,都是借助他的力量。陈赤美这个人向来没有读书识字,而能知晓大义。至于面临大敌能斩杀贼寇,突破阵地护全主帅回归,也足以称奇了。王军门因为泉州的战功,赏他银子五十两,和张兴、许五妹等人共分;刘军门因为福清的战功,赏他银牌五两;秦分巡道因为下茂战功,赏他银子五两;施推官赏他银子三两;周海道因为招降龙头寨战功,赏他银子伍两。傅知县以“笃孝奋义”牌匾褒奖他,苏知县用  “董芳独步”的牌匾表扬他。

(附注:1、赤美贫,自以身当本户兵役间。督府 改断为:赤美贫,自以身当本户兵役。间,督府 2、督府刘自负射,命中,为士卒先,改断为:督府刘自负射命中,为士卒先, 3、还夺刺二倭奴。据原版改夺为奋,即:还奋刺二倭奴。4、周对以初任,出,改标为:周对以:“初任。”出,  5、赏银五伍两。据原版删去五字,即:赏银伍两。6、知县传以“笃孝奋义”据原版改为:知县傅以“笃孝奋义”)

赖本需字守用,二十七都大湖人。性格恬静喜欢修养,收敛踪迹住在山上,从来没有到过公门一次。兄弟叔侄之间从不吝啬捐助救济,恩爱油然而生。少年从业儒学,是县儒学秀才,壮年就放弃儒学而去。粗劣清淡的飲食养亲人,家庭和谐欢乐,有种不知道三公富贵的样子。到了九十岁,还是勉力去践行,一辈子就像是一天一样,一点也没有变化,乡里评价很推重他。


图片精选

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