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永安万历县志(卷七人物志 忠烈 贞烈 附)
2018-07-16 09:07:19 张水藩来源:   责任编辑: 今日永安网李祖仁  

陈君用的事迹是他的后人陈一忠从府志里摘录出来的,查对一下府志原文,摘录文有点补充,但还是有点交代不很清楚。

贞烈部分肯定是宣扬封建贞操观的地方,本来想不读,但简单浏览一下,却发现这些妇女命运很悲惨,更多地是让人感到封建贞操观害人不浅,所以也就把它读出来。后面有三个人应该是在世立传,是个例外,写得很谨慎。

读读吧。

    忠 烈

      元

  陈君用字子材。原来是南平人,后来迁移到浮流镇。少来凭恃意气,不肯屈居人下,而且勇猛过人。元朝至正末年,红巾贼由说抚州话的一带进入福建,福建的阃授君起用南平县尹,给予钱币五万缗,让他招募兵马,又再拿出家财以继续这个行动。南平道兵用武力收复了建阳、浦城等县。官也累升到权同知、副都元帅。至正十三年,贼围困福城,率兵分散敌军,城才得保全。就引兵逾越北岭,到连江隔水而列阵。君用说:“今天不杀尽这些贼人,誓不生还!”率领壮士六十人,徒步涉水过河杀贼,溃散了又再复合,一边大呼一边转战而死。事情让上面知道了,追封颍川郡侯,谥号称“忠毅”。现在郡里列入乡贤祠。这是忠烈行为,可以在《府志》看到,都列在名贤之上的。本书刻板好的时候,他的后裔县秀才陈一忠才摘录出来,慎重地把它记载于末尾。

    贞 烈

  陈 氏安沙黄真胜妻子。刚刚过门,丈夫遇到疾病,公婆归咎于她,送回母家,悲伤到达废寝忘食的程度。丈夫亡故,前往哭悼,自己上吊而死。查道台为她设立祠堂,挂“贞烈”牌匾。佥事查约改变观音阁为陈烈妇祠。写诗道:“人间处处观音阁,天下寥寥烈妇祠。除却金身旌木主,不知公论是耶非。”又诗道:“堂堂吊影未亡人,百计无如一死真。千载《柏舟》应绝笔,不图闽有玉田陈。”

  陈氏女 嘉靖十二年,流贼入境,掠夺她的家产,污辱她家全部妇人。当时陈氏女刚刚十五岁,而且姿色很出众。流贼以刀相威胁,乃然坚拒不从。家人说:“姑且服从,以此求得缓死。”陈氏女大声哭泣,怒骂,手爪抓贼脸到流血,终于遇害。

  六 烈 嘉靖庚申岁,流贼掠夺抢劫贡川。严师训的妻子邓氏大声骂贼,贼人用刀刺她的嘴巴,还是作呵斥声,直到割断咽喉才停止。邓林彩妻子陈氏,伸长脖子大声骂贼,要求他们杀死她。贼人发怒,包围住杀死她,并把她的尸体丢到溪里。吴天性妻子邓氏,被抓住,过井边,欺骗贼人放手,跳入井里淹死。罗正茂妻子刘氏、罗正卿妻子姜氏,妯娌俩向河边的小船奔去,被贼人追到,他们互相搀扶,各自抱着孩子投水而死。林祐女儿尾姑,和母亲一起被拴在小房间里,猜想不能幸免于难,就拜别母亲,自缢而死。这六个人,都是妇人女子,甘死如饴,惟恐身受侮辱,和烈丈夫舍生以取义,杀身以成仁有什么不同?呜呼,壮烈啊!

  赖启娘十七岁嫁给秀才张懋。到了就要生孩子的时候,而张懋过世。捶拍胸口悲哀大哭,发誓要为张懋培植孤儿。不久,儿子又夭折。婆婆郭氏可怜她,对她说:“你丈夫死了,又没有孩子,我姑且以承佑为后代,给我养老,应当打发你去嫁其他人,不要因为我们老人连累你少年人。”启娘收起眼泪回答说:“吾既然已经不能立张氏后代,又怎么能失身以从人呢?”就秉持节操不移,孝顺赡养公婆,各自活到八十多岁而终老。县有关部门向几个当权人反映,嘉靖八年上奏给皇帝知道,命官府立牌坊表彰而且免除她家的赋税。

庄 昭名字叫家女。幼年丧父,自己和母亲一起生活,邻近居住的人都非常难得见到她一面。二十一岁时嫁给赖五十,第二年,生儿子叫璧。再过一整年而赖五十过世,人们争着逼迫她,她就百般不移。嫁女儿培植遗孤,孝顺赡养家婆。家婆年老没有牙齿,每天喂她脂滑软弱的东西作为营养。赖璧还没有成就,就殁世了,她抚养几个孙子,打发他们游学于国学儒学之间。她一辈子吃苦耐劳任劳任怨,七十九岁而终老。郡守彭澄修郡志,首先把这件事采入郡志,还叫教谕邓国宾祭祀节妇的墓地,标示以“冰玉流芳”的牌匾。太师徐少湖公写《柏舟遗响》在序卷里,认为她标红旗于三纲的途中。

(附注:遣游国学庠校间,攻苦服勤。七十九而终。改标点为:遣游国学庠校间。攻苦服勤,七十九而终。)

  李寿娘秀才陈钊的妻子。陈钊亡故而没有孩子,寿娘当时才二十三岁,居家坚守礼制,不逾越妇女居住闺阁的礼义,早晚居丧尽礼三年。有一天,家婆魏氏也亡故,寿娘服事祖家婆和家官,积孝敬尽礼节。有人劝她改嫁,她哭泣着说:“我听说过:烈女不嫁二夫。而且因为丈夫和兄弟都已丧故,家官也就没有子嗣,陈氏的绝传或者续传,都维系在我一身了。如果能得到老天的光顾,立陈氏一个后代,我就死也是不朽的。而且祖家婆曾氏还在高堂,相依为命,怎么忍心离她一会儿。”于是誓死不再想其他的,专心服事祖家婆,早晚起居,和她同睡一床。后来曾氏得以善终,而没有失养的痛苦的原因,是寿娘的努力啊。等到家官殁世,同族人可怜她的苦节,共同立堂侄陈兴仁为她儿子,以奉陈钊的祭祀香火。嘉靖四十一年,通学赞许她的行为,以状子的形式报告给学道,给“褒节”两个字表扬她。万历二十一年,苏知县制作牌匾嘉奖她,还送到她家。巡按陈御史来到县里,有人把这个事告诉他,也给了她特殊的礼节。今年八十有五岁了。

      附节妇以俟论定

  范 氏贡川叶天赐的妻子。二十岁而天赐过世,现年七十岁。没有孩子而守节,封有爵位的林祥写诗以赞美他。

陈 氏二十七都赖元爵的妻子。十九岁而丈夫死了,遗腹生的儿子叫善节。她守贫抚养孤儿,一直到孩子成立。年龄到六十二岁才终老,县儒学给牌匾以表扬她。

图片精选

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