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永安万历县志(卷九艺文志 弘治十二年重修儒学记)
2018-08-28 08:23:46 张水藩来源:   责任编辑:   



蔡清(1453--1508年),字介夫,别号虚斋,明朝晋江人。31岁中进士,累官至南京文选郎中、江西提学副使,著名的理学家。他认为学宜养正性,持正行;要诀在于:虚心涵泳,切己体察,八个字而已。

蔡清对前段时间永安科举位居殿军,表示同情。同时举出两个新建的县,科举名列前茅的事实,来鼓励永安士子。并且要求永安士子志当存高远,不要只想成为永安的人才,而是要成为天下的人才。有意思的是蔡老先生最后还调侃说“责人则明,愚于是乎不能已。”当然这也是谦虚,实际上他当时已经是全国的知名人士了。

读读吧。

弘治十二年重修儒学记

提学副使(晋江) 蔡清撰

延平府原来没有永安县。景泰初年,执政当权的人讨伐邓茂七的反乱,才向朝廷请示,分开尤溪和沙县接壤处另设为县,以便治理。县建于景泰壬申(1452)年,而儒学则建于甲戌(1454)年。主持建造学校事务的人,是知县韩隆。继这之后重修而增建的不止一次,各次都有纪载。到弘治壬戌年,学校没有做好防火措施,从大成殿以下,全部被火烧尽,所剩馀的也都残破不堪。主持县事的临川刘君灿说:“永安土地贫瘠百姓贫穷,官府开支也供不应求,如今又再遭受这个灾难,怎么办?然而这是教化的根本所在,怎么能慢慢来呢?”于是招集官署中协助办事的官吏以及师生,筹划怎么重建的方案。把这个方案申报到主管那里,得到的答复是:可以。就经营筹划各种费用,都是酌情考虑百姓承受能力来安排。有不足的部分,则从中央政府这几年来补给的年度费用里支出。像公署膳食、纸札费用之类的,全部以这办法克服了。开工于弘治癸亥年十一月初七日。故址的低处填高它,狭隘的扩广它。位置全部沿袭其原来的,其中个别的也有所前移后退或者小有改变,也是根据总体布局适宜与否。中间为大成殿,用两座廊庑做它的两翼。大成殿后面是明伦堂,用两斋房做它的左右臂。大成殿和廊庑的南边为戟门,戟门的左边是四贤祠,右边是文昌祠;前面又是南泮池,还有棂星门。明伦堂的后面是青云楼,楼的右边是大食堂。两廊庑的背面是号房,左右各二十四间。西廊庑的北边是神库,东廊庑的东边,越过路面是神厨。而学校的通门则安排在棂星门的左边。木石砌筑之类的,样样都务求达到精致。至于神像的雕塑,神主的排列,就更加特别谨慎了。这是它的大概,其中的细节就不必记叙了。这一工程,刘君灿常和县丞吴禧、凌谔,主簿祝俨、沈澜,典史邓汉等人,相继从白天到晚上对工程劳役加以监督。而选用年高望重的曾仲纪、童昌主管这件事,所以仅仅过了一年就完成。举行祭礼的日子是戊辰这个吉祥的时刻。教谕韩颙、训导林谷认为这一工程所关系的事不小,就用信把事情详细地写出,派遣门生吴昂来我这里请我做记。而且说:“刘君出身乡举进士,志向仰慕古人。他治理永安时,施恩惠深厚而教导周遍,所以重建学校这一举动,工程虽然负担沉重而且事务繁多,而成功的快速,则是在于工程劳役的督促之外的。既然这样,那么刘君就可以说是很贤能的了。因此就全部写出来,为节制其重要部分,而做这样的排列。”

哎!贤明的县令长官之所以急切于此事的原因,主要是为国家培育人才的大计着想。而永安人才在今日的美好,(改断句)则是不应该老是屈居末位的,这难道是因为学校新造不久的缘故吗?我们所能听到看到的,像广州的顺德,台州的太平,也都因为寇乱,分开其他县多余的土地创建的。考查它们的时间,顺德的建县和永安同一年,太平又稍微后面一点。现在两个县文质彬彬的人物一辈一辈地出现,以至有考取天下第一而辅助皇帝功业的。他们的学业、品行和事业,永安人士应该也看得见或者有听说的。况且所说的四个贤人,都出现在永安方圆几百里之内,贤人的风韵并不远。众多士子天天端庄穆肃经过殿庑以及四贤祠时,神志之所思的应该是崇尚什么,所追求的目标应当是什么?这也确实是应该要深入地长久思索的。圣贤的盛德大业,经国谋略等美好风范,全部都已经收入到典籍之中,学习的人天天钻研这些,如果获得其中心思想,就不至于买椟还珠了。这样努力的功效怎么会止于确保永安科第不缺乏人才,和成为永安儒学的荣耀而已呢!而且也怎么能只想成为永安一县的人物呢!要求别人就很明白,我在这点上不能自已做到。

(附注:1、因具书为节其要而次之如此。”改断为:因具书,为节其要,而次之如此。2、而永安人才于今日,指盖未可多屈,改断为:而永安人才于今日指,盖未可多屈,)


图片精选

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