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屋奇缘一一兼记许钦文先生在大湖的生活片段
2018-08-30 10:23:28 晋雪来源:   责任编辑:   

大湖街上有座清朝雍正年间徽派建筑风格的三合院祖厝。祖厝三堂五栋木结构,围墙则是青砖青瓦石灰过缝。年代久远,早已是物非人非。祖厝的上堂后堂已改建成新式洋楼。前堂早已折去。只有左厢房完好,挤在洋楼边下,显得矮小破旧和猥琐。倒是它的围墙依然完整,墙头长了许多摇晃着枝叶的不知名的灌木和小草。大门洞依旧,时光在木质的门扇上冲刷出如同沟壑般的年轮深刻。证明它很有年头了。

这是大湖陈姓的祖祠一一勤只公祖厝。是大文豪许钦文先生抗战时在大湖的旧居。许先生一家在这里住 了七年之久,因着这座老宅演绎出许先生女儿许品琴小姐美丽而神奇的姻缘。

许先生名绳尧,字钦文(1897-1984), 是现代著名的乡土作家。解放后是浙江省文联主席。长年致力于鲁迅研究和鲁迅著作的整理研究工作。

许先生自1922 年发表处女作《晕》以后在《晨报》附刊上陆续发表小说,1926年出版的小说集《故乡》引起当时文坛极大关注。深受鲁迅的关怀和指导。此后他的主要作品有《毛线袜》、《万象残象》、《坛酒》和中篇小说《鼻涕阿二》等。他的作品充满乡土气息,常以家乡农村城乡镇生活为背景着力刻画知识青年的挣扎与苦闷,揭示社会的病态。

抗日战争,闽省政府机关内迁永安。福州师范学校随省政府搬迁到永安。当时许先生在福州师范任教,自然也随校到永安,到了大湖。到大湖后,许先生就一直住在勤只公祖厝的右厢房,一家四口许太太、长子品庚、次子品霖。

战争使原本清贫的教师生活变得更是非常清苦。许先生教书做学问,许太带孩子操持家务。许先生、许太太省吃俭用,就连近在百步之遥的一家专卖永安粿条、 煨豆腐之类的小吃店,7年了,许先生从未光顾过一次。 许先生、许太太自己种菜也养鸡养鸭。当然他们不忘养了一只八哥鸟。  八哥鸟能说话,既给孩子们玩也给大人们解闷,足见大文豪的情趣就是与别人不一般。

许先生一家在这里一直住到抗战胜利。 92岁的老房东, 还清楚的记得许先生一家离开大湖时的情景。“8.15”光复后的第四天,许先生带着身怀六甲已近临产的许太太,两个孩子和极简单的行李走路离开大湖取道坑边去永安城厢。

那时交通极为不便,从大湖到永安城虽说只有25公里地,但道路极为难走。许先生一家大小又有 临产的许太太,更是行动困难。终于在他们走到坑边时,许太太在吴家坊的吴公祠里生下了他们的第三个孩子一品琴姑娘。 所以许品琴直都说自 己是永安人。

时间滑到1965年。这一年是永安一 中高考的丰收年。高材生来渝高分考取全国重点大学浙江大学。在大学他与许品琴是同班同学。

来渝陵是杭州人。他父亲来伟训是永安汽车修配厂的总工程师兼间主任。

来渝陵随父亲来永安。从黄历小学毕业,进入永安一中。进入中学后,他不仅个头高而且学业成绩也高,直是闻 名全校的“双高”人物。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身高能有一米六几的人已算是“高个”了。来渝陵一米八几的个子,自然在全校是鹤立鸡群一览众山小了 。来渝陵喜欢打篮球。他个高腿长,能抢善跑,又爱投篮。虽然投篮的准确率甚低,但动作很是优美,象是在跳舞。他的有趣绰号“哆唻咪”就是他那些低年级的女粉丝们给起的。

在浙江大学,同班同学许品琴很关注这个来自福建的“老乡”。她向父亲说起这个从永安来的同学。立刻引起许先生的极大兴趣。当即就嘱咐女儿,快请这个同学来家里玩。许品琴如父命,很快就把来渝陵请到家里做客。许先生见到一个一米八几颜值很高的俊小伙,虽然略显消瘦,但健康、白净、阳光。棱角分明的脸庞上镶嵌着对大眼睛,闪烁着智慧聪睿,还有相当狡猾和诡谲的光芒。

许先生喜不自胜,此乃我许家之东床也。当时即确定来渝陵和许品琴二人的关系。于是来许二人大学毕业就成婚。夫妇二人先在北京发展,后来回到杭州,来渝陵以中国计量学院成教学院院长退休。许品琴以教授退休。

来渝陵、许品琴伉俪回永安省亲。瞻仰许钦文先生的旧居,探视许品琴女士的出生地,感慨良多。是记忆、是缅怀、是寻根,更是浓浓乡愁......


图片精选

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