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永安万历县志(卷九艺文志 栟榈书院)
2018-09-21 09:53:22 张水藩来源:   责任编辑:   


郭仁江苏长洲人,丁未科进士。由于做监察御史时提点意见,被下放永安任知县。郭仁在永安当知县公正廉洁清明灵活,节省费用爱护百姓,后来提拔到刑部任主事。离开永安后,永安人为他竖了去思碑,以表达对他的怀念。

照例读读。

 栟榈书院

前御史(知县) 郭仁撰

士子奋起之路的丑陋已经很久了,开始没有不是怀忧世之心,思以补帝王职事之缺陷的,他们的志向固然坚劲树立了。到了任官受爵立于朝廷时,担心的是为自身利益考虑得不周到,什么时候会犯错误;说话害怕超越他的职位职权,以免什么时候留下危机,以至于同类该说的言论也一起回避了,而把为国家考虑的言论遗落,好为保全自家身命安全考虑。这如果不是在他的职务内,不是(附注:据原版徼字改为微)他的职责的,尚且可以原谅。有些担当职责承受职务的,虽然还没有顺风倒下,但是怎么能希望他们的议论能点亮天下,节操与义行能立于朝廷,而使阴险邪恶的邪佞之人在下面减弱消失呢!只有君子对所认定并坚劲树立的志向,是不敢动摇的。就是逢到贤明的君主和忠良的臣子聚会的盛世,也会像个极目远望而心中充满忧伤的人,恐惧不安害怕自己职责的荒废,由于过度担心而竭力陈说。就是容易犯过错,而且也很危险,可是他心里坚定无悔。如果没有栟榈人的高度是不能理解的,不是平庸浅薄的人所轻易能窥见的啊。

先生名叫肃,字志宏。机警聪明而博学,仪容很美,善于谈论,李文忠公李纲最为了解他。在南宋高宗朝出仕,做了右正言官。做官不到两个月,激切议论时事的奏章共有二十余篇,竟然忤逆当权的人,被罢免回家。先生怀忧世的志向,怎么只是入住谏官官署尽言责而已呢!他开始在太学入列为太学生时,就上诗委婉地规劝,指出“花石纲”搜刮扰民的危害,他气概风骨节操可以想象了。我开始不知道先生是什么人,去年以言外资格得以填补永安县令的缺。同乡有以君子勉励我的人,拿着先生的文集作为临行赠品。我打开来读了它,仰慕他的高风亮节;等到考查了他的行迹,才知道先生是沙县的栟榈人。栟榈在我朝时分割隶属永安,这样先生就是永安人了,永安之有先生,是地方的榜样。古代辞官居乡或者在乡教学的老人去世后祭祀在乡社,这不是率领百姓去听从神,而是将要以他垂示后人作为榜样。使这个乡的后人能向前看到前哲遗留的风范,思考自己的本性与行为可以 取法学习的方向,让观察自己内心时,留心在这些方面。既然这样,那么栟榈先生对于永安,不是符合于祭法的人吗?虽然曾经在乡贤里祭祀他,那不是单独特别的祭典,应该要有专门的祭祀。我因为这事要专门到郡里拜访,走过一段路来到了栟榈,沿着山坡攀爬在上升的斜坡上,询咨年高望重有德的老者,才知道先生潜心修读的老地方。这地方在栟榈寺的前面,山脚下比较平整的的地方总共有一百步见方,后面背靠岩壁,前面流泉环绕。清除杂草藤蔓,要开发这块大概已经湮废几百年了的腹地,确实要有一些时日的。我怎么敢不勉力追求为先生恢复它原来的面貌呢!已经构建堂屋三间,两侧作厢屋两列,安门设键,公文放在堂屋的主要位置。让寺庙一个僧侣世代主持这地方,设置门卫一人常年看守。只是接待有时来游息的儒者,而禁止砍柴放牧的人毁坏画面。春天夏天的第二个月,只用一种牲畜祭祀,县令、县丞执主礼,而师生虔诚地协助他们。永安的士子或许可以看到这些事物以后产生新的印象和感想而振作起来,退而反省道:“先生有这样的志向,我为什么难于有这样的志向!以后有机会也立于朝廷,我有要说的话,为什么要和先生的话不同呢!”那么这样先生显示久远的祥瑞,就将再伸张于今日,而我的主张将更有光辉,怎么能不祭祀他呢?作为祠堂还没有请示获得编制,所以就沿用先生之地的旧称而叫它作“栟榈书院”。落成的时间,实际是嘉靖三十年三月吉日。


(附注:1、是在非其任徼其责者,据原版徼字改为微。并改断句为:是在非其任,微其责者,2、非栟榈之高,有非凡近所易窥也。改断句为:非栟榈之高有,非凡近所易窥也。)


图片精选

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