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永安万历县志(卷九艺文志 忠洛无银矿记)
2018-10-08 08:27:38 张水藩来源:   责任编辑:   

胡琼字国华,号九峰子,明代福建南平县人。明正德六年(1511)考取进士。胡琼任职慈溪抑制地方权贵。任贵州巡按时,平息动乱。后任山西御史,因直言,以议大礼惨遭廷杖毒打身亡。胡琼有遗著《九峰稿》。当时永安属南平郡,所以称郡人。

这篇文章有点自相矛盾,一边说没有银矿,一边又指责开矿的人,想独自牟取暴利,总的来讲就是想保护资源,希望资源能造福全体永安人。

读读吧。

忠洛无银矿记

御史(郡人) 胡琼撰

永安忠洛乡距离城关六十里,高山河流汇集,很少有人居住,连砍柴的人都很少到那,老树都是自然枯死。断崖间跌落的乱石和腐败的枝叶渣滓相错杂,流动淹埋互相腐蚀剥离,时间久了而出现各种形状,人们看到它误以为是银矿。这事开始是幼稚的儿童说起,老年人不相信,说:“山川里有矿这是肯定的,然而应该经常有出产。古今都是一个山川,没有听说过去没有而现在有的道理,这不是欺骗吗?”

正德癸酉年,百姓中有想赚钱的,引诱浙江山区的少数民族,成帮地突然拥来,但还不敢任意开发。刚好郡里姓郭的节度推官代理永安县政务,这些峒民推测他年老而且贪鄙,需要用金银财宝喂饱他。姓郭的果真欣然允许他们开凿,而且帮他们向总镇说情。县里人认为这地方很接近大帽山,那是江西、浙江、福建、广东强盗聚集会合的地方,担心强盗听到风声过来袭击掠夺,因而引起动乱,群众情绪受惊吓就会不知所措。当时佥都御史睢阳蔡公天佑巡行所属部域考核政绩来到南平府郡,听到这个事情,就兼程赶到县里,历数姓郭的罪状,准备带领老百姓围堵开矿的人,并禁止他们开采。凿矿的人正因为采不到东西而发愁,等到听说蔡佥都御史要来,众人就连夜逃走了。到这时候,人心才安定下来,都很感戴蔡天佑。然而事情已经让总镇知道了,这就留下了祸根。

正德丁丑年,主持县里事务的是南海罗君珊,他以儒家理念致力于吏治,施政先考虑爱民。有一天他在大堂处理政务,忽然有一个拿着总镇公文的人到来,说“想要进贡”,催促罗知县和他一起到他所在的地方,督促百姓去挖矿。罗知县知道他的错误,一方面是因为奉有朝廷圣旨,又因为实际并没有出产银子,担心增加百姓负担,就大声说:“在延平府原来的名单里,忠洛没有冶炼场,其他县的冶炼场,又奉正德五年的诏书撤销了,禁止百姓私自盗采,这就是根据事实做出决定的说明。”因此忤逆了使者徐俊。因为徐俊通过贿赂取得公文,虚假说是要进贡,实际是以进贡为名牟取大利。被罗知县所阻挡,于是诬陷罗县令以人命的罪名,去欺骗总镇。差官又再来,以拘捕罪人的名义要抓罗知县,罗不为所动。又带领其党羽进攻县仪门,强迫威胁无所不至。县城里人头攒动,都说:“来的使者贪图利益,想要抓我们的主宰,进而侵蚀我们的土地。我们大家只有拼死而已,还顾什么自身。”老年人怕他们同党和百姓互相攻打造成混乱,就谋划替县令申冤并予以救助的办法,没有约定的百姓自发聚集了好几百人。他们一起去向当权者投诉,都支持罗知县持守不变的态度,为他分辨明白。这事才停息,百姓的疑问才消释。

罗县令因为秋季第二个月要去北京朝觐,父老陈玄真等人害怕他们的领导,因为考评最优而升迁到其他地方,那么奸人就可能再发作。有罗知县这样志向的人,可没有地方寻找了,于是把事情的始末详尽陈述,到我这里请求写几个字,打算在忠洛竖立个石碑,以作为野外石碑来劝告后来的人。我想圣人论利为义之和,实际是因为以万物各自得到它的本分,就是利益的最大化。凭什么奸邪卑鄙的小人恣意凭借靠山,擅自开采银矿,以独自牟取暴利。他们不到达全部夺取,造成祸乱的局面,是不肯罢休的,还有什么比它的危害更严重的呢?而且古代有以锡山为无锡的人,他是何等聪明的人啊,现在忠洛的矿,就算真有,在位子上的人特别应该防守,以平息争端。况且本来并不是真有,而有人为受一点贿赂,就危害人民吗?姓郭首先开启祸根,是所谓奸邪卑鄙最突出的人,难道能够让他逃避罪责吗?像蔡公天佑的刚明,已经想到会有今天,比一般人要贤明多了。罗知县君因为位卑势寡而所持的态度还是这样坚决,是一般人所做不到的。后来当权的和主宰这个县的人,碰到像这些类型的事,大概知道自己该怎么选择了吧!

(附注:余惟圣人论利为义之和实,盖以万物各得其分以为利也。改断句为:余惟圣人论利为义之和,实盖以万物各得其分,以为利也。2、其不至于胥攘胥夺,构成祸乱不已也,其害孰甚焉。改标点为:其不至于胥攘胥夺,构成祸乱不已也,其害孰甚焉?)


图片精选

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