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永安万历县志(卷九艺文志  安贡堡记)
2018-10-12 08:11:19 张水藩来源: 今日永安网  责任编辑:   

林祥,字时和,明代永安贡川人,以选贡生授长沙经历。他重礼义,居乡平易厚人,有四子即腾骥、腾蛟、腾鲲、腾鲤,俱有声于当世。更具体的情况可以复习一下儒林传里的介绍。

读读吧。

安贡堡记

封君(邑人) 林祥撰

城北四十里的地方有个市场,叫“贡川”。居民一家连着一家,弦歌和诵读声互相听得到,我家世代在这里住。嘉靖三十九年,广东流贼入侵,掠夺烧杀,极其惨毒。过后流贼要来袭的风声像火焰一样燃烧,百姓动荡不安没有一天得安宁。巡抚和巡按行文指示各村落,建筑堡垒以自卫。我倡仪士子和百姓捐资营建,商议后全都同意。和欧阳尹弘说了,欧公和乐平易,全力赞成这个提议。报告呈遍了巡抚刘公焘、巡按李公廷龙、分巡余公日德、分守张公瀚,办事人员回报都说:“可以。”发下本府讨论。知府周公贤宣正悲痛忧伤于民众的痛苦,对此筹划鼓励,以筑堡为己任,特别委派汤经历专岗负责,完成筑堡任务。汤君穷尽心力,促使建堡任务的快速完成。至于周密规划,准备材料仔细分工,储备足够粮食,(附注:至于周,规画备工,作足粮糗。改断句标点为:至于周规画,备工作,足粮糗,)衡量才能计算功绩,奖励勤劳辞退懒惰,则是监生赖明任,生员邓达材、乡老赖章、陈珂、余粟的工作。分头处理各自事务,则有范普、邓文绅、杨廷谏、林嘉言、黄应清、姜有道。至于做长远的谋划,始终在促成的,则有士民刘福、严焕、李正枝、赖明传、林腾鹄、林文、吴从周、林嘉谟、罗庭桂、叶天佑、严奕大、刘岩升等人。城堡宽合计有六百二十三丈,高计有二丈四尺,花费金钱六千有多。大体计算贡川百姓出三成,派工修筑五百七十八丈,剩馀四十五丈,一时困难实在没有办法完成。分巡曾公一经、知府周公、知县欧公、经历汤君、县丞张君世鉴,和退休返乡干部按察司佥事李公杏都赞助了这工程。

城堡北边面临河流,南水直接环绕护卫,水势迅激河岸崩塌,费用没有办法支付。上一代本都人范癸六捐出田一百一十六石在奉先堂作为火灾修膳费,这些田被善集寺还俗的淫秽僧人所占。百姓把这告诉几个当权的,建议查实后卖掉补助建城堡,抚、按、司、府都认可这个提议。实行公私万全的办法,定价二百三十串钱,召来原分配的人户,丈量后增加了五钱。官府出面购买保存在堡里,以支付倾塌修复费用。这些田的租粮四石六斗四升,原来冯吉安、林守清两户租用,现在收归黎永怀户承担当差。

因为永安百姓深深感激周公,建立祠堂祭祀他,牌匾写着“永怀”, 表示永远记住(原文“识”无误。)不会忘记啊。原来有浮桥,派编夫看守。请求转移编门夫十个名额,看守城堡五个门。城堡没有专职官员,没有人主管防御,就请安沙巡检永远移驻贡川。乡里原来有各种牙商,都有固定的税收,这些税收改缴入城堡,以作为修砌城堡的备用金。巡抚谭公纶、涂公泽民、巡按王公宗载、分巡史公嗣元、知府陆公相儒、知县卓光谟都尽力主张这样做,以确保最终获得成功。“楼橹修修,粉堞遒遒;上削下壑,尽侦宵逻;外奸潜夺,内犬靡聒。”贡川百姓从此永远有安宁的环境啦!

我对这事有点感想:世道的治乱,惟有看时事是否成全,惟有机会恰逢其时,适应这个机会的只有人了。邓寇反乱已经衰败,但是百年持久的太平,却再次遭受残害,实在是遭遇衰败的气数,能说不是时运吗?上天不喜欢混乱,生出我们的诸位先生,百姓在极端危险的处境下,以身捍卫城堡,难道说这不是机遇吗?《易经》说:“大人止息不好的时运。”又说:“ 牵涉到牢固的根基。”周公贤宣的德望,簡易而持久地在高峻的廊庑,回翔在福建的疆域,几乎超过十二年。以止息不好时运,并成就吉祥,以确保牢固根基的永远维系,这难道不是老天不遗弃我们百姓吗?老夫我八九十岁了,遭遇这次离乱,现在又再次逢到这样的机遇,欢乐得到这太平之世,也是老天不遗弃于我啊,就很高兴地为它作记。记的时间,就是城堡落成的那一天。

(附注:1、至于周,规画备工,作足粮糗。改标点断句为:至于周规画,备工作,足粮糗, 2、乃为善集寺归俗淫僧所占,士民白诸当道,查卖助堡。抚按司府皆是其议,改标点断句为:乃为善集寺归俗淫僧所占。士民白诸当道,查卖助堡,抚、按、司、府皆是其议。 3、楼橹修修,粉堞遒遒;上削下壑,尽侦宵逻;外奸潜夺,内犬靡聒,改标点为: “楼橹修修,粉堞遒遒;上削下壑,尽侦宵逻;外奸潜夺,内犬靡聒。”)


图片精选

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