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永安万历县志(卷九艺文志 郭公去思碑)
2018-10-19 08:16:33 张水藩来源:   责任编辑:   

邓国宾 三水(现佛山市三水区)人,嘉靖二十八年任永安教谕。

古代官员通过科举直接把普通百姓送上县级主官的位置上,不要经过官场的熏染陶洗,因此县官就会少一些官僚习气;一般也能带着百姓的诉求来上任,所以有时也会产生一些好官,郭仁就是这样的官。

摘录一点三异、十奇的资料供参考,句断一下,不想细读,怕太长。三异:《后汉书》曰:鲁恭字仲康,拜中牟令。恭专以德化为理郡国,螟伤稼不入中牟。河南尹袁安闻之,疑其不实。使仁恕掾肥亲往廉之,恭随行。阡陌俱坐桑下有雉过,止其傍,傍有童儿。亲曰:“儿何不捕之?”儿言:“雉方将雏。”亲瞿然而起,与恭诀曰:“所以来者,欲察君之政迹耳,今虫不犯境,此一异也;化及鸟兽此二异也;竖子有仁心,此三异也。”  十奇:《咏锦绣万花谷》曰:嘉祐中,河清县知县王元规,军民歌咏有十奇:一奇民吏不识知县儿;二奇塌却曹司旧肚皮;三奇买物价例不相亏;四奇处事明白尽无私;五奇街里不见凶顽儿;六奇蝗虫不入境内飞;七奇不敢赌钱怕官知;八奇不义不孝不敢为;九奇乡村不被公人欺;十奇百姓纳税不勾追。

还是读读吧。

郭公去思碑

教谕 邓国宾撰

整个县的百姓都在追思追念前任县令剑泉郭公的德政,共同敲打石头要竖立“去思碑”。石头敲好之后,乡官吴宏仁、林祥、管谷等,和有才学的秀才李雍、饶俣等,以及老年人林元、吴奎、罗琪鼎等一帮人,一起有几十近百人,成群来到学校。交代国宾我为这碑作记,说学校自古就是纪录善行的开宗首选。国宾我推辞到实在没有办法再推了,就走到百姓面前问他们说:“我听说古代的县令有三异,有十奇,郭公莫不是有这现象吧?”百姓说:“清除苛捐杂税成了他的习惯,珍惜民脂民膏,对百姓的安抚体恤有方,刑罚很少用,百姓不怕官吏,连狗晚上都不叫了,士农工商安居乐业,万家安居。如果能够得到岁时的延续,将会有习惯成自然效果,三异、十奇怎么值得让郭公追求呢!”我说:“诚然这样则郭公的恩惠广大得说不清了。然而怎能保证没有作伪呢?莫不是因为郭公当权,所以作夸大的赞词,像宋璟的《遗爱颂》呢?”百姓齐声说:“如果是有意作伪善,就是大家一起来也是自私的。我们只知道思念郭公的恩德而已,对于是否显著我们不必知道!假使不是郭公的恩德确实在人们心中,就是他位居卿相,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世间官吏在职的时候,显扬的名声不是不显著盛大,而能够在离开后让人牵挂思念的,很少有听说了。眼看今日的百姓盛情,则郭公的离开,思念还在人们心中,这确实是有令人牵挂在心的东西。《诗经》的《甘棠》歌咏怀念召伯,《左传》称赞“遗爱”,《史记》纪载循良的官吏,含义大概都兼而有之啦。郭公是怎么得到这个县百姓仰慕的呢!作为人最高等的境界,难道不是君子吗?然而《诗经》称百姓的父母,必归之和乐平易,认为他们心中无欲求,而能加强教化让百姓愉悦安居,认为他们能和百姓同好恶,而民心所归啊。

郭公天性仁厚,心地光明,学问精粹,而德行高尚完美。他心中存诸的,都是恻隐慈爱的实心;表现在外的,都是公平正大的实政。治理国家措施的主要部分,没有比平均赋役负担、兴办学校更要优先的了,没有比减少刑罚、节约财用更急的了。郭公就亲自稽查黄册弊病产生的根源,改正钱粮征收中粮户将田地寄在享有优免徭役的官吏、绅士名下,以逃避赋役的现象,而使赋役平均负担;时常到学校讲课以阐发义理的精微,有时捐资以帮助贫困学生的匮乏,而使学校兴旺发达;谨慎好恶的开端,不先入为主,流露怜悯宽恕的德行,向百姓明白显示可以生存的道路,而减少刑罚;禁止没有名堂的摊派,革除乡镇日常劳役的供应,诚心诚意勤俭节约以成为同僚的榜样,进而节省了财物。而且把百姓当作有伤病的人照顾,而怜悯体恤别人的心情常施行于见闻之所到达的地方。如当时刚好碰上天旱酷热,农民面有忧色,郭公就引咎责备自身。去掉车上四周的帷帐,行走在烈日中,大雨为回应他的祈祷因而便下来了。事情有不方便于百姓的地方,郭公总是为他们向上陈述请求变更;百姓有因失误而遭受罪罚,郭公一定会把他从困境中拯救出来。真诚激荡于心中,怜爱表现于面色,必定要得到好报才可以结束。这和父母对于子女,为他们趋利避害,为他们捍患御灾,对照起来又有什么差别呢!正常的薪俸之外,其他毫无所取。赴京入朝廷觐见的时候,行李萧瑟,和以榨取百姓脂膏为自己谋利的人,本来就有天地之别。补修县志仪制典礼的欠缺而鉴察往事、警戒将来的作用却是明显的,崇扬栟榈的特别祭祀而风化得到整顿。这又怎么是那些崇尚虚浮枝节,把文书簿册和在规定的期限内实施政令当作行政的俗吏,所敢奢望站在他下风的呢!《诗经》说:“恺悌君子,民之父母。”这是讲郭公的啦。百姓思念他,不也是很应该吗?以前崔瑗做汲县县令,童翊做顺昌县令,百姓都为他们立碑。今日永安的人心,就是当年汲县、顺昌的人心啊。“这样的人民,就是夏、商、周三代能够沿正道发展的原因。”这道理怎么能叫人不相信呢!

郭公名字叫仁,古代吴国长州人。登丁未科进士榜,授予监察御史。因为提意见被下放永安,现在重新进秩回到司法部当官。他将造福遍天下的人,而他给永安的好处还没有结束呢。这一工程,有现任知县刘本、本县丞邹旸、主簿马胤龙、典史陈文昭,都向往前贤,见闻而知道仰慕,都是顺从百姓的情感而乐观其成的人。百姓捐资和效劳的,他们的名字,按照惯例书写于碑的背面。

(附注:1、“传”称《遗爱》,“史”纪《循良》,改标点为:《传》称“遗爱”,《史》纪“循良”,2、斯民也,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也,改标点为:“斯民也,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也。”)


图片精选

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