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烂王
2018-10-23 11:13:43 张永霞来源:   责任编辑:   

破烂王其实真名叫吴康宁,个头有1.72左右,不胖不瘦,60多岁,是个老实厚道,不拘小节之人。由于长年累月的风餐露宿,使得他一脸黝黑。憨笑时,脸上的褶子也会跟着生动起来。

 

每到周六、周日这两天,摆地摊的人都聚在翰林官邸的路口。很多次为了占位子的事,他跑过来跟我说:“你知道吗?我早上还没四点就到这了,我怕位子被别人占了,没地方去卖哦。”可每次我还没来得及应他,他就走开,去理他的货了。其实不单单他一个人这样早,每个练摊人都是很辛苦的,每一天第一缕阳光就是这些三更灯火五更鸡的人迎接来的。

 

说起他的货,真的是五花八门,应有尽有,什么锅碗瓢盆,扫把、草席、针头线脑、鞋子、衣服……都是方便居家过日子,或打工者用的实实在在的东西。因为东西摆得到处都是,看去杂乱无章,加上他不善言语,表达不到位,故常常被同行取笑,他也不回应,只是跟着人家嘿嘿一笑了之。又因为他穿着不修边幅,很邋遢,所以大家都称他破烂王。大家这么随意叫,他从不介意。认识他差不多五年了,记得第一次听大家这么叫,我很不习惯,就问他叫什么名字,他说我叫吴康宁。我说这名字挺好听的,以后我叫你吴师傅吧,他却说,没关系,大家都这么叫习惯了,你也叫我破烂王吧。刚开始每次叫他吴师傅,他好像都没听到一样 ,后来叫他破烂王,他都欣然应允了,从此破烂王的名字也就这么顺溜叫开了。

 

做生意人都很在乎早上第一单生意。只要有人问价,只要不是亏本都会卖出去,想图个吉利。而对于破烂王,更是有过之而不及,他只要有人来买,都会忙不迭地卖掉然后雀跃着,像电视里的老顽童一样,欢快地跑过来跟我们说,你知道吗?刚刚那个我才赚五毛钱,没办法,现在生意难做,不卖开不了张啊!每天到九点左右,人才会多起来,很多人会在他的摊前挑选问价,如果一个塑料盆,他开价八元别人还没还价,他就随口说六元给你,五元给你……他经常这样不着边际的给自己降价。过后我会问他,你这样做生意能赚到钱吗?他会嘿嘿一笑说,赚一块两块就好。别人都笑他,说他大傻帽一个,路费都不够,赚什么赚啊?他才不管别人怎么看他,偶尔卖个好价钱,也会跑过来,高兴的和我们说,你看看我又赚了五块,又赚了八块……

 

因为他就在我对面摆摊,他的言行我看得比较真切。经常有人拿了他的东西问价,他说最低五元,可有人家丢下三元就走人了。他看着径直走了的人会说,你看看这些人精得不得了,就想占便宜。遇到可怜的老人,他也会说他们好可怜的,不赚钱给他们算了……唉,看到这些我心里五味杂陈,人性的善良与软弱就是这样,很多人习惯了别人对他的好,认为对他好是理所当然的。其实这是一个人心肠和胸襟问题。

 

有一次我问他,你这样做买卖,哪里会合算啊?他说没关系,我还有一个月三千多的退休金呢,我老婆也有两千多,够用了,我女儿大学毕业在北京成家立业了,我没负担呢。我惊讶的问他,你条件那么好,还这么辛苦来摆摊干嘛?在家里锻炼锻炼身体,安享晚年多好啊。他说:“你不知道在家里很无聊的,我出来摆摊是累一点,但是很充实,很开心啊!”面对破烂王的一番话,我真切的体会到,人要有所为有所不为的道理。

 

不要看破烂王,平常一副嘻哩嘛哈的样子,关键的时候才彰显出他身上的那股正气。一个星期六,五点钟我到摆摊地点看见我的位置被别人占了,我礼貌地叫那个人把东西拿开,那个人火气很大的,说我为什么拿开?我很生气的质问,你为什么三番五次占我位置,太欺负人了?他骂骂咧咧的和我推搡着架子。这时破烂王走过来对他说:“你不能这样占她的位置,人家摆在这个地方几年了,你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大家都是做生意的人,你这样做不地道……”后来很多人都围过来指指点点,那个人才把东西搬走。我不明白为什么有的人明明无理,还那么理直气壮的横行霸道?事后我向破烂王表示感谢,谢谢他能在那样场合,第一个站出来说公道话。他说谢什么本来就是他不对,不要怕他,我们都会帮你的。破烂王的一番话,让我很感动,想不到一向唯唯诺诺,忍气吞声的人,在别人遭遇不公时,他能像个男子汉一样挺身而出。

 

在摆地摊时,破烂王还经常唱上几句红歌,看着他唱得有板有眼的,两只手还挥舞着,好多顾客都停下脚步聆听着,还叫他再唱一首,再唱一首,“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北京的金山上,光芒照四方,毛主席就是那金色的太阳……”虽然他唱的有些跑调,但却让顾客喜笑颜开。后来我问他,干嘛这样开心的唱歌啊?他说大家开心,我就开心。多么简单的理由啊,可又有几个人能做到?

 

有天早上,两个卖猪肉的男女打起架来,那场面好吓人。后来110把他们带走了,破烂王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男人怎么能打女人呢?好多人说,那你就让女人给打死算了,他说反正好男不跟女斗,我从来都不打老婆。有人打趣说破烂王,怎么从来没看到过你老婆来帮忙你呀?他又嘿嘿一笑说她才不会来帮忙我,我到家累了,有做一口热乎饭给我吃就很知足啦,我从来不会动手打她,她以前跟我一起过苦日子过来的,糟糠之妻不可抛啊。听了破烂王的话,忽然感觉破烂王的形象高大了,那黝黑的皮肤,在烈日的照射下,也显得格外光亮起来。

 

人世沧桑,谁也不知道谁的人生能够光鲜亮丽多久,但像破烂王那样平凡摆着地摊,还能有悠然见南山的境界,着实让人刮目相看。岁月可人,在无情的催生白发的同时,也给我们每个人留下美好的记忆。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老天爷是公平的,他一定会给予善良本真的人,一个大而温暖的福报。


图片精选

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