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永安万历县志(卷九艺文志 永怀祠记)
2018-10-26 08:04:22 张水藩来源:   责任编辑:   

李杏在人物传里有介绍,有兴趣的可以去翻开看看。他也是《永安隆庆志》的主要编修之一,名字排在第一位。

文章提到“貤封御史林公祥”,书中其他地方也有称他“封君林祥”的,实际是一回事。因为“貤封”是一件事,并不是两三个字能翻译,只好专门做个解释:貤封是旧时官员以自身所受的封爵名号呈请朝廷移授给亲族尊长,不同的官品有不同的待遇。林祥大概是他儿子林腾蛟当御史时,获得的貤封。

读读吧。

永怀祠记

佥事(邑人) 李杏撰

《尚书》说:“当记人功劳时,尊崇也应该用功劳大小为顺序,有大功的则列在大的祭祀里。”所以治理国家的人能树立大功勋、伟业绩于百姓的,百姓必然用大的祭祀以报答他。以明洁诚敬的献享祭祀,规模盛大以尊崇其贡献,礼制没有更盛大于这的了。

我们延平府在过去时间里,守土的诸位贤者都文质彬彬小心谨慎地呈现各自的美,然而好好地看记功的册籍,则大方岳洞岩周公或许可以首当其选吧。周公过去是工部尚书郎,因为那年上奏章,申年奉命出守我们延平府。在治理上强而有力,七个县依靠他作为保障。永安乃是延平府的属县,土地隶属于它。人物文化的隆盛,比其他地方要高出一等。二百年来,莺歌燕舞已经醉到了沼泽,人们歌咏太平,也不止一天了。嘉靖末年,流寇猖獗,到处是被肆无忌惮地屠杀掠夺的惨状。周公面对百姓伤残疾苦,急切地想要展示文武的志气与节操。他松紧随机适宜,修城捍卫百姓,忙得顾不上吃饭。刚好贡川那些忧心忡忡的人前往诉求,周公于是就抚慰大家,并让大家上前,说:“平民百姓不能安居,是谁的过失呢?我应该担起责任为你们大家谋划,看要怎么办才好。”众人叩首说:“忿恨郁积于心中已到极点,保证大家都会各自拼命努力。只有靠你周公大力发挥筹划治理的能力,大力匡救当前艰难的局面。”周公说:“这就好办!然而不能没有准备。兵法说:不要依靠人家不来,要依靠我有备而待。我将捐出薪俸几百上千吊钱,征召你们大家,让你们自己筑起城堡,恢复你们的家室,堆积你们的粮草。这是考察和体恤你们大家的困难,以防备兵戎再起。你们看这样可以吗?”于是大家都挥泪稽首,说:“我们得到再生啦!”周公就告诉了抚、按、巡、守,当日就把捐资的公文发下。县令欧阳弘氏恭敬奉命,日夜勤劳带头工作。测量土圭,划分地域,稽查人力,考虑安排财物,分辨缓急以施援助,做好论功行赏(据原版改钗为作秩叙),很小的事都不敢松懈。地方百姓全都踊跃承受布施恩德的心意,富有的筹备粮食,贫穷的输出力气,于是上下一心全体都非常和协。当时周公还派遣汤经府来做风水策划,确保工程劳役的监督,做到万无一失,确保建成。而城堡首领陈珂等人纠集众人分头执行,一定要在限定日期里获得成功。城堡屹然挺立,像老虎一样雄踞,与永安城关像牙子和嘴唇一样互相依存。父老欢呼,屈膝下拜,以额角触地感激美善的功业。就再要求说:“完好的城堡将来也会塌坏,能不考虑吗?”周公说:“稽查你们所呈报的,那被僧人占有的废祠堂地租,有百余石,要追回交给官府拍卖。还要动员大家捐献有价值的东西,用以完善工程,而每年的收入除去实际耗费,剩余的用以修理塌坏的地方。”这些意见向上呈报给几个有关部门,各部门都说:“就这样。”于是再告诉巡抚、巡按,也都回报说可以。这样城堡就有备用经费而不需要临时筹钱了,城堡高耸一万年也可以保证没有问题。算来工程开始于辛酉年春天正月,过了一年才告落成。东西两边相距三百丈,南北距离三百二十丈。工程使用民力、木石、牡砺的费用七千馀资财(据原版改资为赀)。因为用工以义务服役,百姓自己也乐意服从。一时间的劳累,万世的利益。(这两句划上段)

曾经看过《春秋》,它很重视运用民力,凡是有兴造制作必定有记录,而惟独“建城在邢”没有讥讽的意思,是因为赞美救患难的大义。现在这个工程,在下顺乎于民意,在上呈现于时势要求(据原版改孚为浮),建设防备体系以抵御灾害,体察险情以建立制度,储备高耸的城堡以预防灾难,这不是“建城在邢”的意思吗?这样的义举本来就是君子所乐意参与的啊。当时,受貤封为御史的林公祥、国子监学生赖明任、县学子邓达材都说:“周公的恩德不可忘记。就像曾道欧尹的恩惠一样,也曾经在我们心中往来起伏。为曾公立象建生祠,而用欧尹配享从祀,是依礼制认为应分等级祭祀。”于是他们就写信叫我李杏记下来。我李杏十分赞赏这事,公开扬言说:“君子立政,凡是可以利益民众而符合大义的,虽竭尽储备财力也在所不惜,因为它所关系的是很大的。然而如果不是十分诚心恻隐而且通达时势的人,是不足以和他们说这些的。所以从周公的灵活通变以适宜百姓,可以看出他的智谋;从勤于体恤民众的痛苦,可以看出他的仁爱;又从他利民之心情和精神,为百姓的工程而忘掉疲劳,可以看出他的诚意。具备这样三种善意,虽然很大也必然成功,应该记载在祭法里,道义上符合尊崇显耀功德的意思。贡川百姓画像而祭祀他,给他功德以最高的推崇,祭祀以盛大的祭礼,传留后世万年,世代祭献周公恩德永不忘。有的人说:周公在延平的德行广泛令人耀眼,一个乡乃是其中很小的部分。我则认为:民心是天无大小。贡川百姓感载周公,就像南国思念召公,召公恩泽不止于南国,周公的恩泽怎么止于贡川。总之,随处即可起思念,不在乎于祠堂的有无。话是这说,但是周公自己是怎么想的呢?曾经听说古代有道的人,从事其实质的事而深深地迴避其虚名。现在这个举动,我本来就知道周公是很不想要的,而为什么还要说这么多累赘的蠢话呢?过去狄青梁王建生祠,先前的大儒认为李邕为他作这个记是有愧的。我李杏是什么人啊,胆敢来承接这一记事,不怕后人笑吗?只因为不肖我是本城人啊,看到了这个盛举,再来违背他们作记的请托,好德的诚意根植在心的人们会特别着急,所以我就不顾后果蘸笔直书以纪事实,让这个宣扬带来更多的了解(原文“来知”无误。),从而知道所要师从学习的是什么了。

(附注:1、记功宗,以功作元祀。改断句为:记功,宗以功,作元祀,2、作秩钗,据原版改正为:作秩叙。 3、牡砺之费七千馀赀。据原版改资为赀。 4、上孚于时势,据原版改孚为浮。5、公在延,广矅德一乡,乃其小者。改断句为:公在延广矅德,一乡乃其小者。)


图片精选

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