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见钟的水墨人生
2019-01-09 10:58:26 李祖仁 来源:   责任编辑:   

    人间易岁。黄见钟却总是像孩子,重复地做着童年的梦。现在,他的作品进入了《中国百家山水画库》,分别在福州、三明、永安举办了个人画展。

我们相促而坐,他吸着普通的“狼”,吐了口烟圈,略有沉思地说:“自儿时起,心中常有一个梦,似是而非,随着时光的流逝,梦境中逐渐荡漾出那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于是我开始涂鸦。记得小学五年级时,县教委给学校一名额参加福建省少儿美展并参加写生活动,我有幸“中榜”,兴奋之情无以言喻。这个梦竞影响了我的一生”。

见钟说得很随意,很朴实,朴实得如同他的书画。见钟从艺无师无门,多年来他一直在追求一种属于自我的生活方式,一种生存方式,他向往艺术地生活,希望生活如诗如画。于是,他选择了国画山水。

中国画,传统丰赡,留给人们无限的想象与创造空间,如果生活在书画之中便可得到丰盛的精神食粮与精神盛宴。书画给见钟的生活增添了不少艺术色彩。是山水生发了激活见钟的想象,同时点燃了他的热情。他在自己的艺术空间中整天在创造与灵感,神秘与想象中度过。他说,能画画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在山水画的创作的劳作中,见钟在寻找自己,寻找心灵的家园。

书画在给人们带来快乐的同时也会使人失去很多。见钟过分生活在自己的艺术天地间,往往就会无视其他。于是,麻烦也就降临,情感与婚姻的波折,生活中的酸楚与失落时时相随,于是便有了绘画的快乐与感动。他对中国的山水画有一种超越言语的爱。只要一拿起画笔,见钟就会感到自己面对一个充满活力的世界。他在水墨中感悟到一切物体的细微变化,发现大地群山之中蕴含着万千层次的色彩之流。他的山水便有了一种强烈的旋律感与韵律感。那强烈的节奏使他的画富有了一种现代之味。

见钟的画不以浮丽为尚,常常是变幻无极,雄健而富有感染力。他融合了西方绘画的色彩与构成,节奏的活跃及其浓淡干湿,都从一枝笔里出来,挥洒自如,于抽象与具体之间自成一格。其作品既具大写意的一面,又见工细的一面。观其画作,虽浸染时风,却不落俗套。其画作在正与侧中,大都取正;在大与小中,大都取大;在实与虚中,大都取实;在沉与扬中,取沉。

山水画大师黄宾虹说过:“作画当以大自然为师,若胸有丘壑运笔便自如畅达矣。”他又指出:画家必须胸伫五岳,饱经风霜,然后落笔成局,得能大成也。见钟始终以大自然为师,勤学不辍,向大自然索取创作物营养,经过几十年的潜心努力和探索,的确已“得能大成”。见钟的山水之作具有独特的风格和个性。其取法于上,而纵情与时,路子正。他一直在追求作品中的和谐之气,但这种和谐之气却不是简单的平面构成与线条的组合。而是以一种包容的气度,通过笔墨相融等手段的娴熟运用达到一种总体平衡的审美效果。见钟说:任何艺术创作既要继承,也要创新,既要法度,也要性灵。没有纯熟的技巧只是盲人摸象,没有独到的见解则只能是徒具匠气。


窗外已是星光点点,与见钟交谈,我感受到他有一种不满足现状想超越自己的生命之力的颤动。不是吗?每一种美的背后都隐藏着苦。这绝不仅是精力与时间的付出,绝不是对享乐与舒适的牺牲,它蕴有更深刻的内容,是一种全部的奉献——信仰、希望与追求。从画事多年,见钟感慨颇多。他说:人生不易,为人在世应自知自明,适合什么认准就干,不必顾虑得失,坚定信念,精神充实才是最大的快慰。


图片精选

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