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击|互联网企业“储君”记
2019-02-11 10:24:38 来源: 新浪科技  责任编辑:   

  新浪科技 韩大鹏 张泽宇

  2019年,阿里巴巴成立20年,京东21年,腾讯21年,网易22年……

  在经历了野蛮的初创及前期增长后,互联网企业逐渐遭遇“中年危机”。过去一年中,阿里马云决定“退休”,京东强东被性侵案缠身,百度陆奇突然辞职……

  在如何解决增长瓶颈,避免陷入消极性竞争面前,有些创始人开始担忧“继承者”的人选。毕竟,继承者所搭建的全新商业体系,将直接决定他们所创立企业的未来命运。

  职场的血雨腥风袭来:俞永福、黎景辉、陆奇……已调离原岗;张勇、徐雷、任宇昕……正频现舞台。

  这是关于他们的故事。

刘强东刘强东

  1,“隐退”

  “晨会雷打不动,但肃杀气氛,令人战栗”。

  每天清晨8点半,京东集团的高官们准时参加晨会,一个不能少。

  刘强东坐在中央,半小时内快速听取各方问题,试图给予决策。更多时候,他会向高管提出任务,并要求在规定时间汇报结果。

  江湖上有句传闻:京东是刘强东一人的京东,他在公司拥有绝对的控制权。数字说明一切:据2017年年报透露,在京东内部,他持有集团15.5%的股权,却拥有79.5%的投票权。

  “一言堂”,成为他难以磨灭的人设标签。

  显然,刘强东也深知此举不妥:在业务繁杂且不断扩张的集团中,“一言堂”绝非好事,放权则是必然。

  早在2009年,他就开始观察中层管理者,并试图挑选出新班子。于是乎,徐雷、陈生强、沈皓瑜、蓝烨、王亚卿、隆雨等人进入视野……

  10年间,京东高管层被风雨洗礼,入职离职甚是频繁。

  直到去年,在那起众所周知的涉性侵案后,刘强东终于开始“淡出”了。

  人工智能大会、世界互联网大会、进博会、达沃斯……当同级别大佬纷纷亮相时,却不见他的身影。

  在外界看来,这一现象实属罕见。十余年间,这位被京东打造为“犀利干练的成功人士”,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宣扬京东的机会。

  京东“二把手”的角色转换,或许由此开始:臂膀纹身的硬汉徐雷,开始频繁走进公众视野。

  今年1月19日,他替代刘强东主持京东商城年会。一时间,关于徐雷将成京东“储君”、“二把手”的言论甚嚣尘上。

  势头不对,徐雷急忙在微博上调侃辟谣,称“别联想太多”。

  但这丝毫未打消外界的猜测:一方面,犹如淘宝天猫对阿里巴巴的价值相同,京东商城业务承担了集团90%以上的收入,属绝对核心;另一方面,刘强东不参与外界会议尚有说辞,但缺席核心业务的会议难以理解,更重要的是,这是他首次缺席商城年会。

  紧接着,在一周后的达沃斯上,徐雷首次亮相。期间,他与来自沃尔玛宝洁、渣打银行、DHL等数十家不同行业的领军者围炉夜话,探讨未来趋势,同时又与多人单独会面,提出了对电商未来的思考。

  要知道,在过去这些年,这项对话的“权利”只属于刘强东。

  “刘之退”与“徐之进”正形成鲜明对此。人们不禁要问,徐雷有何成就,能在芸芸高管中脱颖而出?

刘强东与徐雷为奶茶妹妹庆生刘强东与徐雷为奶茶妹妹庆生

  2,“二进宫”

  时间倒回至2006年。这一年,电商与实体展开激烈碰撞,刘强东带着一票兄弟在价格战中不断厮杀,弹药几近粮绝。不巧又遇资本寒冬,不愿放弃“控制权”的刘强东屡次融资受挫。

  一个女人“拯救”了他。在与今日资本的徐新彻夜长谈后,徐给了刘1000万美元,远超过刘索要的200万美元。

  深入了解后,徐新发现京东的创始团队专业水准较低,于是帮忙引进人才,陈生强(现为京东数字科技CEO)便加入其中,由于其出色的专业能力,让刘强东意识到了人才的重要性。

  同样,在徐新的推荐下,徐雷以市场营销顾问的身份加入。此后他又担任了京东商城营销副总裁,全面负责京东商城广告推广、公关宣传、品牌建设等工作。

  虽然战绩累累,但徐雷于2011年选择离开,转投优购网担任CMO。两年后,在与刘强东喝了几次大酒后,徐雷重返京东,并将京东推向高潮。

  一些细节印证了徐雷具有企业战略的前瞻性:在2014年的618动员会上,他手持话筒提出“要让618形成一个消费符号,别再搞什么整红6月,时间可以延长两周以上”。

  据说,当时反对徐雷者众多,但他力排众议,京东大刀阔斧地对618进行了改革,为618成为京东电商节奠定了基础。

  正当徐雷越战越勇时,刘强东挖来了“宝洁系”高管熊青云,熊直接分走了徐雷的市场部工作,徐被迫调到了无线业务部,因不懂技术,质疑声此起彼伏。

  事在人为。2016年,徐雷迎来了新转机:一方面,或因618表现不足,熊青云突然离职;另一面,徐雷用一年多时间,将移动业务从两成提升至六成。也正因如此,他开始再次掌管市场部。

  去年,作家六六痛批京东售假,时任CMO的徐雷出面承认错误并致歉,事件得以平息。于是,当京东商城CEO沈皓瑜离职时,有多年实战经验的徐雷顺利补位。

  徐雷曾这样评价自己:我就是一个走遍天涯海角凭手艺吃饭的手艺人,讨厌装逼端着自己,简单直接爱憎分明个性独立。

  做人刚强、耿直、讲规矩,具备实战能力,深知京东文化……这些或许是刘强东最欣赏他的地方。

  京东内部人士曾向新浪科技透露一种说法:京东每位管理者都需填写一名后备人选,上交HR。这个人选只有管理者的上级领导知晓,当事人并不知情。待管理者离开后,上级领导将直接升任后备人选顶替离职岗位。

  假若此说法成真,说明刘强东也已物色出了后备人选,这个人是否会是徐雷呢?

马云和张勇窃窃私语马云和张勇窃窃私语

  3,跟”野猪“拼命的人

  如果说京东真归一人所有,那么老对手阿里巴巴则属于一群人。相较于“一言堂”的刘强东,激流勇退的马云看起来格局更高一些。

  去年9月,当刘强东身陷是非时,马云挥了挥衣袖,决定今年辞去董事局主席职位,转投教育公益事业。他选定的接班人,正是张勇。

  在一次公开演讲中,马云讲过一个打猎的故事:一个人上山打野猪,一枪未中,反而激怒了野猪,野猪猛冲过来,此时,如果这个人把枪一扔,撒腿就跑,则为职业经理人,如果从腰间拔出柴刀,冲上去跟野猪拼命,则为老板。

  而张勇就是那个敢跟“野猪”拼命的人。

  其实早在五六年前,马云就将CEO之位转交他人,不再过问公司执行层面的问题。在2017年底,马云接受新浪科技专访时曾说道:“有些阿里的事情应该去问逍遥子,他更了解情况。我做董事局主席的第一天就告诉自己,什么该管,什么不该管!”

  12年前,张勇从盛大来到阿里巴巴,马云在西湖边请这些新人喝茶聊天,问大家为什么来阿里。张勇的回答是,“我已经干过一个30亿美元的CFO了,想干个300亿美元的”。

  同样是12年前,井贤栋以“空降兵”身份加入阿里。他和张勇有着众多相似之处,都是CFO出身,都精力充沛且思维缜密。

  马云曾有句名言,“天不怕地不怕,就怕CFO做CEO”。然而,这两位CFO却先后接任了集团CEO和蚂蚁金服CEO的大旗。两人的表现没让马云失望,瘦小低调的张勇,已将阿里干成了一家4000亿美元的公司,蚂蚁金服的发展也有目共睹。

  按照马云的话说,如今的阿里已形成一整套人才培育、使用和更迭体系,这也是他的伟大成就之一。

俞永福与马云俞永福与马云

  4,曾经的“太子”

  让人唏嘘的是,在人才体系健全的路上,仍倒下了众多“阿里太子”,声望最高的当属俞永福。

  他的简历颇为光鲜,在加入阿里之后又继续担任UC董事长,此后一路高歌猛进执掌了高德地图,又接任了阿里妈妈总裁、最终当上了阿里大文娱的掌门人。

  2014年前后,俞永福在阿里内部的职位不断增多,犹如火箭一般调动升职。有人曾笑谈:“他好像除了电商,把所有的职务全干遍了”。正因如此,很长一段时期内,他被外界看成马云的接班人甚至是阿里的太子。

  风头由盛转衰出现在2017年。

  当年9月,在阿里巴巴18周年活动上,马云、张勇与井贤栋上台演讲,而作为阿里半壁江山的负责人,俞永福却没有上台;不久后的双11,他再次缺席。

  很快,关于俞永福离职的消息传出,后被否认。最终,他被转任到eWTP投资工作小组任组长,致力于生态圈的投资,推进五新战略落地。

  当时,有阿里内部人士分析,俞永福深陷两难,负责大文娱业务后自认难以胜任;其次,随着集团对于旗下业务的掌控力不断缩紧,他未来的上升空间并不明朗。

  上述人士的说法具有一定的可信性,阿里大文娱成了众人的“心病”,且长时间深陷“艰难时刻”。近两年,贪腐不断、亏损百亿等消息层出不穷。

  2018年年底,续阿里影业副总裁刘春宁、优土副总裁卢梵溪、阿里影业副总裁淘票票总经理孔奇等高管因贪腐问题落马后,“视频圈常青树”杨伟东也“倒下”了。四年间四位高管因贪腐落马,阿里大文娱创下了阿里集团内部腐败的新纪录,成为阿里系高管贪腐的重镇。

  而业绩更是萎靡不振:根据今年1月30日,阿里公布的2019财年第三季度业绩,大文娱归属的数字媒体及娱乐业务收入为64.91亿元,在调整后的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为-60.34亿元,经营亏损持续扩大已达到60%。

  最终,前来“救场”的只能是接班人张勇。他始终相信,在阿里的大生态中,要有整体架构且多个板块联动,“要学会羊毛出在猪身上的能力,最后只要能产毛就行”。

  可以确信的是,马云永远是阿里的精神领袖和灵魂导师,他的“天马行空”加上张勇的“脚踏实地”,属于阿里的商业操作系统时代即将来临。

丁磊接受采访丁磊接受采访

  5,退出与霸权

  提及阿里巴巴,就不得不说杭州的“好邻居”——网易。

  网易相较于阿里,业务侧重不同;丁磊相较于马云,同样风格迥异。他所创办的网易,是一家充满了个人色彩的公司。曾有人调侃道:在内部,只有丁老板喜欢的业务以及更喜欢的业务,无论是云音乐、考拉还是严选,都有着他强烈的个人推荐意味。

  与阿里腾讯一样,网易也采用了董事局模式,只不过在董事局之中,丁磊持股达44.3%,其他的7个人只持股0.01%,提供给SEC高管名单中除了他自己就只有CFO,董事局之中没有任何其他网易高管。

  而实际上,网易各业务都有着“老大”:云音乐CEO朱一闻、考拉CEO张蕾、严选CEO柳晓刚、网易传媒CEO李黎、杭州研究院则由汪源负责……他们均为网易集团的副总裁,有道CEO周枫早在2007年就已升任高级副总裁,而已经在网易游戏工作超过15年的丁迎峰,职位则是网易执行副总裁。

  网易并不是从一开始就有如此的组织架构。2000年,丁磊清醒地认识到,自己擅长的是技术,为了不让管理短板阻碍公司发展,他效仿比尔·盖茨让出了CEO,转做CTO。另一方面,为了争取在美国上市融资,丁磊选择聘请了拥有多年基金管理经验的黎景辉出任网易CEO。

  上市后,双方的“蜜月期”很快结束,争执、不和给网易带来了危机。2001年,丁磊发现公司的账上存在雇员虚报合同,数额在100万美元左右, 为了不影响公司并购,以及引来股东的集体投诉,网易从上到下开启了一场大检查,甚至发现还影响到2000年度财务报告的准确性。

  在这段时间中,丁磊和黎景辉的矛盾日益激化,两人为此甚至拍桌大吵。5月中旬的一个早晨,每个人的办公桌上都放了一封黎景辉长达5页的《告网易全体员工书》,称丁磊是“一头冲进葡萄园里的公牛”,抱怨丁磊过多的拥有并且滥用权力,处处掣肘,令他无法正常工作。这封信很快被回收了,这场闹剧也达到了最高潮。

  同年6月,黎景辉在私人保镖的护送下,抬着行李箱搬离了大楼,辞去了CEO职务。几天后,丁磊也表示原则上同意香港宽频电讯以8500万美元的现金整体收购网易,双方一度已经要签约,但由于“误报合同”风波仍未停息,几乎在最后一刻谈判崩裂。

  高管离职、出手失败、“误报合同”……三座大山向丁磊不断施压,而迟迟没能披露年报,更是让纳斯达克决定将网易股票暂时停牌,股价因此跌落谷底,停盘前仅为0.65美元,这跟如今的240美元的股价千差万别。

时任网易CEO孙德棣去世时任网易CEO孙德棣去世

  6,“老二”消失

  危局之中,丁磊开始重新探索企业运营之道,找来原网易董事孙德棣出任网易代理CEO,这一任就是4年,二人也成为公认最好的前后台搭档。

  当时,网易门户的状况并不理想,丁磊便想到了做游戏,推出了在线游戏《大话西游》,还请来了周星驰作为代言人。噱头不小,但是由于游戏稳定性不佳,最终以失败告终。

  他没有因此气馁,《大话西游2》于2002年6月诞生,置顶了市面上最高的价格——4毛钱一小时,比韩国游戏还要高出1毛钱,网易同事听说后都觉得丁磊疯了。但就是这仅仅的1毛钱,让网易增加了33%的利润,成为第一家盈利的门户网站,丁磊也一跃成为2003年中国首富。

  在其背后,孙德棣给网易带来了务实的风气,建立起规范化的管理系统。他将“诚信、务实、创新”这三个词挂在嘴边,这是他一直坚守的准则,也让他带领网易走出最艰难的时光。丁磊也十分信任孙德棣,后来回忆称“我连100块的报销单都得要他来签字”。

  2005年9月,年仅38岁的孙德棣不幸辞世,丁磊于同年11月再次接下CEO一职,此后网易再无任命其他CEO。

  随着游戏业务占网易整体收入比重的不断攀升,游戏业务老大开始负责整个公司的运营工作。此前,孙德棣看到游戏业务的巨大潜力,便找到原网易独立董事董瑞豹,两人一拍即合。仅仅一年之后,董把游戏业务做到了网易总收入的半壁江山,并升任COO。

  但当董瑞豹负责的工作由游戏转变为网络广告后,网易的收入并没有起色,2009年董离职,不过至今仍是网易公司董事。2014年还亲自复出带队建立浚源工作室,推出音乐+角色扮演游戏《战音OL》,可惜并没有亮眼表现,官网停更于2015年。

  而另一位网易游戏元老级人物则没有那么幸运。2006年5月,詹钟晖升为联合首席运营官,但上任后连续几个产品失败,再加上腾讯游戏的崛起,让他倍感压力。2009年,凭借《梦幻西游》火爆全网以及拿下《魔兽世界》的独家代理,网易游戏重回正轨,但詹钟晖和丁磊的不合也逐渐显露出来。

  “就是被赶出来的”,谈起当年出走网易,詹钟晖表示对丁磊仍有谢意,但当时“两个人在方向上有些分歧,结局只能是我离开”。坚持想做精品手游的他携部分团队创办了广州简悦,但始终没能创造神话,最终被阿里收购。

  从此之后,网易逐步推出了音乐、电商、甚至养猪业务,都是源自丁磊的兴趣,而网易也将各个业务线单独成立部门,由各自负责人进行掌管,再无COO任命。

  1971年出生的丁磊今年不过48岁,对于确立接班人似乎尚早。2016年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丁磊还笑称自己很年轻,但同时也表示,“接班人问题是未来迟早要考虑的一个事情,目前我在反思公司的整个管理机制,有一些产品是我不参与由授权团队自己完成的,这一点我觉得很欣慰”。

腾讯创业团队,从左到右为陈一丹,许晨晔,马化腾,张志东,曾李青腾讯创业团队,从左到右为陈一丹,许晨晔,马化腾,张志东,曾李青

  7,打工皇帝

  和丁磊同样“年轻”的还有小马哥。这两人都生于1971年10月,毕业后几年郁郁不得志后都曾辞职,并开始创业。

  他们那时一起泡BBS,互诉衷肠。有消息说,在1997年,丁磊专门坐火车去深圳看望自己的网友——马化腾,那个时候两个人都没钱,对未来以及互联网都没有清晰的看法,只是觉得这将是希望所在。

  马化腾回忆起这段时光时说:“当年一起喝啤酒的时候,我们只是打工仔而已,都还不知道未来。丁磊后来的成功为我带来了启发,只要去做,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

  或许正因丁磊的激励,让马化腾走上了创业之路。

  1998年11月,马化腾、张志东、曾李青、许晨晔和陈一丹共同创办的腾讯公司在深圳成立,当时连马化腾的父母都没想到“一个书呆子还可以开公司”。

  初期的腾讯并不顺利。随着用户猛增,却苦于找不到变现之路,坊间流传马化腾一度想把QQ变卖出去,但100万的售价却无人愿意接盘。与此同时,由于软件模仿成分较多,腾讯被仲裁将域名归还美国在线,只好将OICQ仓促改名QQ。

  生死存亡之际,马化腾的好运气降临,南非投资公司MIH自己找上了门,只因为当时MIH的副总裁发现,中国几乎所有网吧的桌面上都挂着OICQ。最终MIH用超过2000万美元的价格拿到了32.8%的股份,原股东IDG和盈科也因此获得“高额”溢利。

  2003年,靠着移动增值服务赚来的钱,腾讯开启了网游业务,代理了韩国游戏《凯旋》,但并没有收到好的成效。与此同时,腾讯开始接触投行准备上市。

  在见过摩根士丹利、瑞银、美林等投行后,马化腾接触到了当时高盛亚洲投资银行部的执行董事刘炽平,并接受了在香港上市以及保守估值的建议。一次路演的飞机上,刘炽平收到了加入腾讯的邀请,但由于相关的利益冲突,2005年春节后,刘炽平才减少薪水,出任公司首席战略投资官。

  那一年,腾讯游戏在行业内还只是第八,被盛大和网易狠狠甩在后面,其开发的第一款自研游戏QQ堂,虽然小有起色,但并没有让腾讯游戏火起来。在腾讯内部,第一次组织架构变革正在进行,腾讯向“事业部制”进化。

  凭借着对稳住股价以及成功收购业务做出的贡献,2006年2月,刘炽平升任腾讯总裁,帮助马化腾负责公司的日常管理和运营。而马刘二人的配合也打造出了腾讯的“双打制”, 在重要的管理岗位上设置两个人来培养接班人的典型搭配。

  接下来,腾讯迎来了快速成长的5年。但在外界,与360那场著名的战役已悄然来临。

  在和平协商无果后,360创始人周鸿祎接连推出了QQ隐私保护器以及扣扣保镖,这让马化腾急了起来,“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会做这种事”。但事情的发酵速度远比预想的快,腾讯做出了可能是史上最艰难的决定:要求用户“二选一”。

  抄袭、封闭、武断……铺天盖地的质疑压向腾讯,这场著名的3Q大战虽然以主管部门调停,腾讯最终胜诉收尾,但也让马化腾和刘炽平清醒地意识到开放的重要性。2011年,他们邀请了72位行业专家,进行了10场闭门会议,集中吸纳批评建议。刘炽平第一次体会到,公司确实需要革新,来改变“凶残抄袭者”的名声。

  这时候,6年以前刘炽平主导的一笔收购显现出了价值。Foxmail创始人张小龙给马化腾发了条短信,问是否要开发适用于智能手机的社交网络,马化腾同意了,微信帝国由此诞生。

马化腾等高管与库克合影马化腾等高管与库克合影

  8,“狼性”一号员工

  出身华为,带有些许“狼性”的任宇昕成了腾讯第一位从社会招聘来的员工。当年在华为工作的他陪着同学,想推销一款棋牌游戏给腾讯,却意外被马化腾相中。仅仅3个月后,他就当上了Web技术开发小组组长。

  但是,当时的任宇昕坚信编程才是人生的全部意义,对管理并不感兴趣,甚至还多次提出要放弃组长的职位,到QQ服务器小组当一名普通的程序员。不过在管理团队看来,任宇昕当程序员是大材小用,不仅拒绝了他的请求,还让他掌管游戏的新团队。

  随着腾讯业务的不断壮大,游戏业务更是屡创佳绩。依靠《DNF》、《穿越火线》、《英雄联盟》等多款热门游戏,腾讯在PC时代牢牢占据了网游的霸主地位,任宇昕也在2012年5月升任COO。

  与此同时,腾讯正在进行第二次组织架构调整,由原有的业务系统制升级为事业群制。任宇昕逐步掌管三大事业群,不仅有最赚钱的互动娱乐事业群,同时也兼顾腾讯的“根基”网络媒体事业群。

  腾讯也将培养接班人的模式变为盘点培训制,目的是将重要的人才放在最合适的岗位。而任宇昕也是这种文化很好的践行者,在他看来“管理者要适可而止,要给下属担责作独立决定的机会”。

  随着事业群制度的建立,负责人们各司其职,管理层一直保持较为稳定的状态。2018年,为了更好的发力ToB业务,腾讯进行了第三次架构调整,将原有的七大事业群升级为六大事业群,任宇昕负责平台与内容、互动娱乐两大事业群,掌管着腾讯的半壁江山。

  对于未来的接班人,马化腾显得十分有信心,“腾讯一直以来都比较民主,相当注重人才梯队交接班,不仅是高层,中层其实也是一样,我们非常关注这一点,不会说一个人完全决定某个业务的生死”。

  不过,小马哥的交班为时尚早,而比他小两岁和四岁的刘炽平和任宇昕,目前无疑是他最坚实的后盾。

  结语:

  很难讲,“储君”是否会将企业推升至新的高度。

  微软算是个典型的正面案例:11年前,比尔·盖茨离开微软,彼时的微软已日薄西山,在移动时代难现辉煌。新CEO鲍尔默也未能将微软带回巅峰,而纳德拉的出现则让微软成功转型,在云计算领域大有成就,还将市值推升到了8000亿美元。

  对于那些略显疲态的企业,是否会因创始人的放手,重获新生呢?

  春节刚过,在红包大战中疯狂“撒币”35亿的互联网公司真正迈入2019年。未来几年,“储君”们能否如张勇之于马云,杨元庆之于柳传志一样,顺利完成“交接”,值得期待!


图片精选

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