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三战大刀会
2019-10-12 09:45:00 陈开福来源: 永安市融媒体中心  责任编辑: 阿仁  

1932年,红九团进军永安贡川,贡川土豪、民团队长邱先芹叫嚣:“红军来多少,我杀他多少!”当他一看红军有一千多人,队伍浩浩荡荡,而他手下只有十来个人,几支鸟铳,吓得逃到外地躲避。红军就没收了邱先芹和其他几个地主老财的财产分给穷人,其中分掉邱先芹的稻谷七八千斤。邱先芹恨得直咬牙,扬言要回来报复。

红军撤走以后,邱先芹果然回来反攻倒算,把红军分给穷人的财物又抢了回去。为了防备红军再次来贡川,邱先芹模仿外地做法,组织了大刀会,训练了一批不怕死的地痞流氓作为他的会员,平时帮他收租、逼债,威胁百姓,有事时帮他看家护院。

1934年四月,红军又来了。这次来的不是上次的队伍,而是由寻淮洲、粟裕领导的红七军团。他们的目的是攻打永安城,留在贡川的只有一个连,连指导员叫李如海,通讯员叫徐信彬。

为了不让红军攻入集镇,邱先芹强迫居民为他们在破损的城墙上修建防御工事,特别是在几个城门口设置巨石和栅栏,把一百多个大刀会分别派到四个城门把守,给大刀会配备了步枪、土炮,妄图阻挡红军进攻。

红军到达贡川,首先进攻北门,大刀会用步枪与红军对打,红军枪法准,很快打死了三个大刀会员。邱先芹慌了,到别处调来土炮,连打几发,红军牺牲了七八个。因为强攻不克,李如海只好下令撤退。

邱先芹用望远镜一看,说:“弟兄们,不用怕,红军都是些小娃娃,他们打不进来!”

经过休整之后,红军转而进攻西门。这次红军不再强攻大门,而是一部分正面对着西门打枪,另外派三十个勇士利用竹梯从西门两边的城墙爬上去,冲锋号一吹,守西门的大刀会吓得赶紧退入城内。冲进西门的红军与大刀会展开激烈战斗,打得大刀会鬼哭狼嚎。邱先芹败走,撤出贡川。

占领了贡川的红军在李如海的指挥下,开展打土豪、分田地斗争,他们书写标语,焚烧地契,没收地主财产分给穷人,组织贫苦农民成立了农工会,由陈法旺担任主任,聂细子担任副主任,还有会员十多人。红军在农工会的配合下,派人给攻打永安的主力当向导,组织群众扛来木板、毛竹为红军搭建浮桥,将邱先芹库存的1240斤土硝运往永安,让红军主力顺利炸开永安城门,解放了永安。

不久,由于敌我力量悬殊,红军主力撤往冲村,狡猾的邱先芹闻讯,马上把其他地方的大刀会调过来,进攻驻守贡川的红军。由于李如海率领的红军人数不到一百人,加上不熟悉地形,牺牲了二十多人,丢了十几支步枪,无法在贡川城内立足,只好下令撤退。

邱先芹乘着红军撤退,组织大刀会紧追不舍。他知道红军往西撤退必须经过卓步桥,就派“红带会”队长杨希德带着四五十人抄山路,前往卓步桥设伏。当李如海到达距离贡川七里地的卓步桥时,遭到邱先芹和杨希德两面夹击。英勇的红军面对人数众多的大刀会,毫不畏惧,虽然武器不好,但仍然与大刀会展开白刃战。

杨希德的队员都是头扎红带子、腰缠红布条的亡命之徒,冲锋的时候,个个敞胸露肚,胸口抹上涂料,然后喝下一壶老酒,一边高喊:“刀枪不入!”“刀枪不入!”一边光着膀子往前冲。红军武器比较落后,往往在步枪退出弹壳、填装子弹的时候,被冲上来的大刀会砍死。双方激战三个多小时,红军牺牲十一人,大刀会也倒下了二十多个。一些大刀会害怕了,想撤退,红了眼的杨希德挥舞大刀威胁他们:“谁敢后退我就杀了谁!”带头往前冲,被红军一枪击中头部,当场栽倒在地。大刀会一看队长死了,纷纷停下脚步。

邱先芹看到杨希德真的死了,只好说:“撤退!撤退!”让大刀会抬着杨希德的尸体逃走了。

回到贡川的邱先芹疯狂报复,先后杀害了农工会主任陈法旺等六个骨干,将聂文藻、姜修园等五人押往福州关入大牢。他还觉得不够,又带着大刀会前往冲村寻找红军报仇。

这次红军知道碰上了不要命的大刀会,他们组织了五百多人迎头痛击邱先芹,开打没有多久,大刀会就被红军打死了五个。邱先芹没有想到红军有那么多人,那么强的战斗力,吓得他狼狈逃回了贡川。


(陈开福)


图片精选

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