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就是和喜欢的一切在一起——韩寒监制的散文集《和喜欢的一切在一起》读后
2019-11-01 08:36:06 王惠钦来源: 永安市融媒体中心  责任编辑: 阿仁  

当下人们最普遍的现象,就是握着手机低头观望,走路、吃饭、开会、聊天,须臾也离不开。有道是:一机在手,啥事都有;一机不在,魂都没有。韩寒监制的散文集《和喜欢的一切在一起》,由浙江出版联合集团和浙江文艺出版社联合出版,著名作家韩寒携咸贵人、王若虚、吴惠子、六神磊磊等人用契合当今新新人类的语言和笔调,叙说着关于除了手机以外的一幕幕人生悲喜剧,泪水和欢笑齐飞,苦难和幸福同在,却是自己喜欢的一切。

很多人在世时籍籍无名,也没人当他是知音,一生穷困潦倒,死后才华方为人知,譬如诗圣杜甫。在以唐诗彪炳史册的朝代里,杜甫默默地为张九龄、王维、王昌龄、李白、高适等大V们点赞的同时,孤独地在诗歌的小径上且歌且行。直到死后,元稹发掘了杜甫的绝世奇才,为他提笔写下墓志铭:“上薄风骚,下该沈宋,言夺苏李,气吞曹刘,掩颜谢之孤高,杂徐庾之流丽。”《猛人杜甫:一个小号的逆袭》的作者六神磊磊是资深媒体人,腾讯“大家”专栏作家,他在开设的微信公众号上以独特视角和幽默风格,解读金庸武侠小说和唐诗,是当今自媒体江湖中极具影响力的原创自媒体。六神磊磊叙事的风格很接地气,一篇短文概括了杜甫颠沛流离的一生,让人在阅读之后心生感慨,凄凄相惜:不管是距今一千多年的唐朝,还是当今这个时代,一个人的成长虽然源自于个人的悟性和勤奋,但却离不开天时、地利、人和,抓住了这些在交织错落之中长期积淀的偶然和必然产物,你就有可能走向事业成功的巅峰。

作家王若虚的《地铁里的武士》,展现了一个高峰期挤地铁的上海上班族真实的生活状态。人挤人的地铁车厢,靠右边站的换乘通道,为了一份有质量的体面生活,低价出行的屌丝男女起早贪黑混杂在浑浊气味的空间里见缝插针。我不在意文中关于神庙逃亡、地铁跑酷等游戏臆想,只欣赏人性在群居社会里擦碰出的灿然火花。男主人公三号线先生在地铁里捡到了女主人公八号线小姐被关上的列车门挤掉的排骨便当,有了一段相遇、相伴、相交的情感交集。随着八号线小姐买车到地面出行开始,对昂贵开支望尘莫及的三号线先生发现两人的性格、思想、收入均有落差,此后便渐行渐远——这或许就是人生吧,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不是一类人,难进一家门。

90后作者方慧的《失乐人》文笔细腻,刻画了一个因一场意外而在潜意识里拼命抑制自己快乐的人,因为妹妹在商场和她吵架离开后被电梯上滑下的手推车撞死,从此背上了沉重的愧疚感生活。在通读文章时你会发现,中学毕业典礼时自然流露的开怀大笑是一种罪过,会被同学和家长的流言蜚语所伤,甚至连妈妈都因自己欢喜的自然流露而黯然神伤;哪怕是参加工作有一个心仪的男人走近自己,都要压抑内心深处的真实情感,仿佛只有远离快乐,心灵才能获得永久的安宁;宁愿选择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走进婚姻的殿堂,过着貌似心如止水的平淡生活,在经历过山车一般婚变和伤害之后,才鼓起勇气与相爱的人携手同行,共度快乐时光。在共情中遐想,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你我身上,我们会不会随波逐流捡起快乐,会不会冲破藩篱烈火重生?!

我所理解的生活,就是和喜欢的一切在一起,你呢?——在这本散文合集的扉页上,韩寒的话简短深刻,极其打动我心。《东极岛的少年往事》的小岛位于祖国最东面,随着发达科技的日益侵入,海岛上的人开始渴望外面的世界,认为出海打渔没出息。就像当初背井离乡,打拼发达后衣锦还乡是一种理想,岛上的渔民天黑就睡、天亮便起,打渔、游泳,清贫而安乐也是一种理想,谁都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王惠钦)


图片精选

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