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美丽的误会”:贡川古城墙被“拆毁”真相
2019-11-27 10:49:05 卢素平文/图来源: 三明日报  责任编辑: 潇潇  


▲存留的古城门延爽门。






▲有标记的古城墙砖。


▲刚挖掘出来的古城墙砖。


▲洪水浸泡过的,需修复的古城墙。 

  “哇!大家来看看,这些是什么?”11月19日,在永安市贡川镇,“2019年应急救灾水毁项目修复工程”刚开始施工,就有了意外发现——贡川人寻找多年的古城墙砖竟然埋藏在马路下。
  众里寻“它”,古城墙砖就在眼前。这一发现,让整个施工队“沸腾”了。他们马上将情况上报有关部门,并展开古城墙砖“救援”活动……
  “流浪”的墙砖
  得知施工队挖出了“宝贝”,贡川人也激动不已。一场古城墙砖捐赠活动,在朴实的贡川人中展开。
  “如果没有这段古城墙,暴雨时期,贡川洪涝更严重。”53岁的村民刘立新,一辈子生活在贡川。听到这个消息后,他马上搬出家里珍藏的古砖,一块块码在施工现场。
  在贡川人心里,古城墙是故乡的“魂”。古城墙始建于明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用鹅卵石、花岗石、丹霞石作墙基,底部由青砖丹石砌成,绕贡川城一周,原长3100米,高约7米。因此,贡川又名“贡堡”。
  “小镇修建城墙非常罕见。”贡川镇文化站站长朱德忠说,当地人口口相传,当年倭寇进犯,有识之士倡议筑堡自卫,众人捐资出力,历时数载而成。
  “小时候,我们在城墙边捉迷藏,这里有我们童年的回忆。”刘如永也是古砖捐赠者,今年50岁。他说,老贡川人的心事,就是希望政府能重现古城墙风貌。
  贡川古城墙里,每一块砖,都会“说话”。贡川镇镇长张如盛介绍,几乎每一块古砖上,都刻有“贡川”“贡堡”字样,有的还有烧制工匠的名字,就像在每一块砖打上了品牌的标志。
  古人看似不经意的用心,为贡川人找回“流浪”的古墙砖,提供了最大的可能性。“无论将墙砖丢弃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我们都能轻易地辨认出来。”张如盛说。
  一场场寻找“流浪”古砖的活动,在贡川镇发起。今年清明节期间,贡川镇又一次发动村民,将家中发现的古城墙砖无偿捐赠,用于修缮、再现古城墙。
  “攀龙村共170户,家家都支持这个倡议。”贡川镇攀龙村村书记陈永很高兴地说。村民陈克和还向陈永保证,只要政府需要,他随时拆毁家里的猪圈,送去所有留存的古城墙砖。
  马路边,一垛垛摆放齐整的古城墙砖,牵动着贡川人的心。心系古城墙,有些不了解情况的人,以为古城墙正在被“拆毁”,于是,热心地将此事发布在微信上,引发众议。
  真相浮出水面后,这条有关古城墙遭破坏的言论,成了“美丽的误会”。“我们做的所有事,都在保护古城墙。”张如盛笑着说,这个误会,足可体现古城墙在老贡川人心里的重要性,也让贡川镇党委政府更有信心修复古城墙。
  古城墙之“殇”
  胡贡溪和沙溪在会清桥汇集,滋养着代代贡川人。由于自然因素,几乎每隔两年,便会出现洪水上涨的情况。今年五六月份,洪涝灾害尤为严重。仅存的那段古城墙,似乎再也支不起残缺的身体,守护贡川一方安宁。
  洪涝灾害既威胁着两岸村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对古城墙的影响也不容小觑。“城墙砖泡在水里,受洪水冲刷,很容易被侵蚀,冲毁。”贡川镇水利工作站站长高超群说。
  今年,贡川镇获得45万元中央拨款的应急救灾资金,用于修建250米防洪堤,想不到有了意外发现——那些“流浪”的古墙砖,竟埋藏在马路下。“我们正采用人工挖掘,争取最大限度地保存古砖完好。”高超群说。
  古老的会清桥下,胡贡溪碧波粼粼,缓缓而过。依溪而建的古城墙,就像贡川的“守护神”。洪水来临,它犹如一位慈母,将贡川拥入怀中,免其受灾;匪寇袭击,它似一位英勇的战士,御敌于城门之外。
  朱德忠介绍,以前,每个城门上都建有城楼,城墙中还设有城垛和射击孔,敌人来了,只要把城门一关,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然而,由于历史变迁和自然灾害,贡川古城墙残缺破损,“伤痕累累”。如今,仅遗留约1300米长的古城墙,原有的7个城门,也只剩下5个——攀龙门、临津门、新城门、小水门、延爽门。
  “古城墙遭遇多次损毁。”75岁的老贡川人杨泰顺说,1955年,国家修建鹰厦铁路,其中一段必经贡川,当时千余米城墙被拆除。1958年大炼钢铁,古城墙砖又被刨出,用于建造锅炉。后来修建贡川大桥,还将古城墙砖做地基和水墩。
  “那时候,很多丢弃的古墙砖被村民捡回家,各种用途都有。”杨泰顺说,如今,生活在城墙边的贡川人,不少人家里都有古城墙砖。走街串巷时,也能在民居或猪圈等处,发现几块古砖,实在令人惋惜。
  古城墙之“殇”,是贡川人心里的遗憾。“我们希望找回每一块城墙砖,慢慢修复古城墙。”这是杨泰顺的呼声,更是每一位贡川人的心声。
  修复古城墙
  古迹不能被埋藏于地下“不见天日”,更不能因被洪水浸泡而损毁。如何最完美地呈现古城墙风姿,满足老贡川人的期冀?这成了贡川镇党委政府的当务之急。
  11月21日上午,贡川镇“集结”水利、文保等部门,共同商讨保护古砖计划。“我们初定将埋藏在地下的古砖取出,改用浆砌片石作基础,再邀请民间工匠在新建的马路上‘修旧如旧’,用这些墙砖再修复一段古城墙。”张如盛说。
  “早几年,村民的误会更大。”张如盛回忆,最早,政府承诺修建古城墙,希望村民捐赠古墙砖,大家都不太相信。直到后来,村民们目睹了攀龙门到会清桥一段修复完好的古城墙风貌,才相信了政府,并愈来愈支持。
  今年端午节前,古城墙多处被洪水冲垮,贡川镇政府多方筹集资金进行重修。村民们再次见证了政府对古城墙的保护,心里暗暗乐开了花。
  随着国家对古迹保护愈来愈重视,贡川人也紧跟步伐,竭尽所能修缮古迹。残留的贡川古城墙,早已被福建省人民政府列入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但在贡川人心里,始终留有遗憾。重现古城墙风貌,成了每一位贡川人的期盼。“这次发现的古墙砖,加上村民自发捐赠的,可以修建约250米长的城墙。”张如盛说。
  看着一块块古墙砖,林加科难掩喜悦之情。作为永安市文物保护中心主任,他说:“这几年永安市文保单位获得各项国家补助资金累计1亿元左右,这次在贡川古镇发现了古墙砖,一定要物尽其用,尽力恢复古城墙原貌。”
  “修旧如旧”,是对古迹最好的保护。“古迹兼具历史传承性、文化艺术性和旅游观赏性,一旦损毁,几乎不可逆。”林加科说,在保护的基础上适度开发,才能“唤醒”古迹,吸引游客,造福村民。
  斑驳城墙、老街古巷、深深古井……老贡川人记忆中的古镇,能否被抢救性修复“唤醒”,再现当年模样?这个答案,会清桥下缓缓流过的溪水,也在期待……(
卢素平文/图


图片精选

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