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是心灵的一种抵达——读施立松旅游散文集《山水间》
2020-03-17 08:17:44 王惠钦来源: 永安市融媒体中心  责任编辑: 阿仁  

“雨是宏村的一把琴,春风如素手,指尖轻触,皓腕微扬,便有急一阵慢一阵的曲调,在宏村曲曲折折的巷弄里,在高高低低的粉墙黛瓦上,在幽幽暗暗的厅堂厢房中,在古艳和新绿间,铮铮琮琮,婉婉转转……”宏村在春雨的映衬下,勾勒出粉墙黛瓦的江南韵脚,渐渐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仿佛多年前曾经随文联组织去宏村采风的图景,在穿越了千山万水之后又回到了原点,慢慢堆积在眼前。这段文字出自《宏村听雨》,那些原本看似寻常的春景,被作者用片言只语写得如此这般灵动飘逸,神采飞扬,直把宏村的一场春雨渲染成一场曲径通幽的音乐会。

施立松,一名东海边的女子,在数年的旅游生涯里一边寻觅着自然山水,一边真实记录着诗意文字,一边用心收藏着美好记忆,最终由百花洲文艺出版社结集出版了一本散文集《山水间》。她去普陀山,带着三代人对普陀佛国的仰慕,终于登上那片心中的圣地之后几多感慨,普济寺的香火真旺,烧香拜佛的香客接踵而至,大慈大悲的南海观音临水而立。“在普陀的过程,是一件一件放下的过程。放下惶惑,放下烦乱,放下肩头掮着的沉甸甸的欲望,放下心底里的尘埃、挣扎和迷茫……”作者在《普陀,佛国的莲花》中亲眼目睹信众们在朝圣的上山道路上饱尝艰辛苦难,终于领悟到观世音菩萨普度众生的真正意义。我也到过南普陀,也曾在上山路上见过那些三步一跪顶礼膜拜的信众心思虔诚,眉目之间慈祥善良。在这一点上,我和施立松想法一样,无论你是富贵还是贫穷,只有学会放下,放下物欲,放下内心的自我,都能让自己的内心安宁舒畅,精神圆满具足。

台湾学者蒋勋在《旅游的意义是什么》里说:“旅游不只是看,更是找到自己内在最美的东西。外在的风景,其实是你自己的心情。”在《仙叠岩琐记》里,作者是以一个故人回到故里的方式写景叙事的,旅行的心境更是别具一格,委婉之中透着淡淡伤感的情绪。堂姐若兰爱着一个不该爱的守岛军人,最后竟然演变成一出为爱殉情的人间悲剧;洞头仙叠岩的母亲和身在基隆仙洞岩的姨妈自从分离后,相约着一同隔岸烧香祈福,遥寄相思。“半屏山,一半在洞头,一半在台湾”,文章通过小角度切入到自己熟悉的过去,以景喻人,以景叙事,反衬出血溶于水割也割不断的兄弟情谊大背景,而今大陆和台湾依然骨肉长分离,实乃中华民族之大不幸也!

说起来,我还是喜欢宫崎骏对旅行的阐释:只有一个人在旅行时,才听得到自己的声音,它会告诉你,这世界比想象中的宽阔。施立松就是这样一个人,她用浓墨重彩的语言描绘《西递春色》,如同一览无余的无边春色;她用恋人般喃喃细语着《梅雨潭》,倾诉着无尽的幽怨与哀愁;她用散文诗一般的诗句铺陈《去仙居看油菜花》,宣泄着一波又一波的人间美景;她用客观缜密的语言述说着《当西湖遇上雪》,让生命的轻舞飞扬营造出人世间的雪月风花……施立松旅游散文集《山水间》共分成《闲时光里的遇见》、《归去山水间》、《与天籁闲闲对答》、《裁一段时光温柔岁月》和《独爱此江南》五辑,串联起88篇旅游散文,蕴含着地理景色和诗意思考的人生哲理,如同一颗颗明珠熠熠生辉,启迪智慧,直抵人心。

我认为,旅行是心灵的一种抵达。行是脚步对前方路途的丈量,思是心灵对目之所见的悟道。每一次的旅行是对未知世界的探索,本身就是对自身在现实生活中拥有一切固有的突破,我们只有在目见纷繁复杂的美景和真实之后,在缜密思考之后冲破头脑思维中的固化藩篱,方能寻找到那些属于自己精神世界的硬核所在。(王惠钦)

图片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