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分(小小说)
2020-03-20 08:00:51 郑铁辉来源: 永安市融媒体中心  责任编辑: 阿仁  

 

季候又是春分了!一阵春雨过后,慈钟岭满山满坡,村前屋后,花红柳绿,草长莺飞,一派春意盎然的景象!红的桃花,白的梨花,黄的油菜花……

赶趟儿似的,呼朋引伴,你不让我,我不让你,一条柳岸绿,一脉花溪香。


我那一个会写小说的老叔,说春芬侄媳呀,又春分了,拍一张三月给老叔,非常时期,我很想把你们一家写进小说去!

我说老叔呀,我都愁死了,开迎还被封在武汉,眼看就春播春种了!不过,我还是拍了一张家乡的三月,美得老叔连声叫好,说我都认不出老家来了!

我叫徐春芬,老公叫许开迎,我那在武汉读医学院的闺女叫秋香,大概徐许不分吧,闺女讨好老妈了,便自称徐秋香;偶尔有求老爸了,便大言不惭,说咱老许家的闺女,坐不改名,行不改姓!

哎呀,不就一个姓名罢,许徐或许500年前是一家呢!说喜庆吧,你甭不信,我家三口子的名字一叫响,那便是“开迎春芬秋香”,连我那才高八斗的老叔都拍案叫绝,贤侄开迎文曲星呢!

 

话扯远了!就说眼前吧。庚子年临近,也就在腊月廿四小年,闺女本来可以回家过年的,但突然接了新课题,说上级要求马上下医院。平素把闺女视为命根的开迎,说那我可得去武汉看看秋香!

不容分说,开迎急驰武汉,这不,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腊月廿九,武汉封城,开迎被封武汉,秋香在抗疫一线,我一头闺女,一头老公,一个春节过得那个提心吊胆哟!好在闺女懂事,一下班,便发微信视屏,让我的想念有了温暖的慰藉与依靠!

那一个没良心的开迎,狼心狗肺,说几句不着调的诮皮话,说老婆你别着急,闺女在我身旁,安全无恙,我在社区当志愿者,很忙……大概春分了,就可以回去!

眼看就春分了,果园要上肥,桃李要修枝,开迎说那是技术活,每年都他自己一个人做,我也插不上手。那一匹三轮老拖拉,我试一试,还真发动起来了,于是,施肥、喷药,倒也还得心应手。得意了,便自诩一句,没你臭和尚,难道念不了经?

好没良心的开迎,电话里也不说几句疼惜的话,不痛不痒,只道能做就做,做不了就让果园荒了罢!我说你站着说话不腰疼,咱闺女还仗着桃梨交学费呢!

 盼是盼不回来的。昨天大半夜了,开迎才吱吱呀呀来一个音频,说盼着武汉解封,不料还得再封一段时日,春分那是回不了啦!我说回不了,那还想不了呀!瞧他那一个二百五,说想啥呀,想有什么用?啧,啧,这个天打五雷轰的!

我撩下一番狠话,明天还得耙田,马上要插秧了!大概老不死的知道理亏了,马上电话请罪,我来一个一声不吭,叫他那一头急得跺脚,话不成话,什么对不住啦,我错了,老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我暗里几分高兴,眼角却淌下了泪水。

 今日春分,风微微,雨纷纷,花缤纷,夜似乎也没那么长了,只梦到女儿安好,只梦到老公安好……不好意思,想梦里老夫老妻抱一抱,天却亮了!

开迎也早起,一下子给我发来了几张在社区当志愿者的照片,瞧中间的那一位,步履赳赳,还真人模狗样!以为戴上口罩,我春芬就认不出你啦?敲碎骨头我也认出你的筋,显摆什么?你为抗疫作贡献,我春芬也没拖后腿呀!

 开迎去年春分时节养下的那一只小太阳金边鹦鹉,说名字就叫它春分吧,我说你老婆叫春芬,那鸟也叫春分呀?也是,开迎一句话,那不是想你嘛,我又觉得十分温暖起来!

一早起来,春分就很高兴,吱吱喳喳,讲一些像人话又不像人话的鸟话!我逗春分,说一句人话吧:开迎春芬秋香!大概太拗口,春分不睬。我再逗,你说:想开迎,想秋香!春分依旧,无动于衷!

开迎叫我拍一个春分的小视频,那一个挨千刀的,你不想我,却说想春分了?想逗着春分学话,不然你说句你好、或拜拜也行呀!

千呼万唤始出口,春分亮翅,一鸣惊人:老公,我想你!


我说老叔,我有点脸红,拜托,拜托,您别把这一句也写在小说里了呀!


图片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