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放到桌面 | 网站地图
 
  永安新闻 文艺天地 逛燕城 专项工作 商讯网购 城市名片 便民服务
 
 
 
中共永安市委宣传部主管   今天是:2017年2月28日 星期二   永安天气 10°- 18°   站内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艺天地 > 永安文艺 > 小说 > 正文
 
双溪口
时间:2016-1-28 8:06:39  来源:今日永安  作者:郑铁辉  点击:4385  【关闭】
 
 
 
 

  清风镇农技站的崔小力,一米八五的高个子,名小人大。

  所以,除他老爸、老妈从小叫惯了他“小力”外,恐怕站里的同事没有一个不叫他“大崔”的。

  不过,大崔那脚更巨,46码的特号“富贵鸟”还嫌小,以故踏破“匹克”、“安踏”、“特步”,以至于小镇里所有鞋行、鞋摊什么的,总之,知音难觅呀!

  难煞大崔,尤其是大崔的老妈了。“我说小力呀,看你那双大脚,别说找鞋,怕连找媳妇也难了喽!”

  

  初春的某天,站长派大崔去双溪口推广早稻育秧。

  “建设新农村有赖于汝辈矣!”站长即将退居二线,平素喜欢文、白相间地来几句,以活跃、活跃谈话或报告什么的……低头见大崔还穿着那一双开了窗的“富贵鸟”,心里就马上惦记起大崔的“那个”来了,“双溪口有专机迎送呢……说好的,务必与徐薇同行!”站长命令。

  “别价,那手扶拖拉机呀?”大崔搪塞一句,“徐小姐不颠黄了才怪呢!”

  “我说大崔,你是真不懂,还是装嫩呀!”站长又“文”了一句,“专机正逢时,不亦乐乎!”

  “还乎呢,饶了我吧,站长!”大崔坐上手扶拖斗,“我……还是自个儿乘机而行吧!”

  “站长,你不是说可以和大崔一道儿走的嘛?”待徐薇赶到农技站,手扶已不见了踪影……与大崔好久没有亲密接触了,她真的也好想“乘机”一回呢,“我就不信那一个邪了!”

  徐薇推出站里的那一辆老“凤凰”,“站长,我追手扶去!”

  “追吧?”望徐薇骑车而去的飘然长发,站长笑了,“追大崔,快追!”

  

  手扶“突、突”,逆着顺流的清风河,一路颠簸。

  “我闭目打个盹吧!”大崔脱下开了窗的“富贵鸟”,自嘲,“我那倍受压迫的大脚丫呀,也该放一会儿风了!”

  大崔伸一个懒腰,取一个斜靠的姿势,随手把“富贵鸟”挂在拖斗的后边,便有一搭没一搭地哼唱:“爸爸、妈妈和我是什么?吉祥三宝……”

  车斗后边的“富贵鸟”,飘飘的,真的像两头欲飞的大鸟。

  “凤凰”虽老,但年青的徐薇踩起来,还是依旧如风。远远的,望见了手扶的背影……路边,一双鞋!谁丢的?徐薇下车,捡了起来,很眼熟,细瞅:开了窗的“富贵鸟”。哈哈,大崔的鞋!……大崔呀大崔,怎么你坐了车,便连“富贵鸟”也不要啦?

  手扶“突”过双溪桥,七拐八折,嘎的一声,停在了村口。

  梅溪与檀溪,如一个“丫”字,而那交汇之处便是双溪口了。站在双溪口,望双溪汩汩汇一的清风河,便颇有了一些“江山如此多娇”的诗情画意……待欲驻足,大崔这才发现“富贵鸟”不知什么时候“飞”了!

  没鞋,春寒料峭的,大崔咋办?他那一双大脚,怕全双溪口也找不出第二双鞋来的呀?光着脚丫,大崔好一番尴尬与为难,我的“富贵鸟”呀,你怎么能不辞而别呢!

  正在尴尬与为难之际,徐薇风尘仆仆而至。

  “大崔,你太不仗义了,站长让我和你一起走的呀!”好像徐薇有什么先见之明似的,“咋啦,丢了鞋,乐极生悲啊,大崔!”

  大崔真不知该如何回答“站里一枝花”的笑谑,悻悻然,却又顾左右而言他,“我是怕你坐不了手扶……我得倒回去找鞋!”

  “找鞋?”徐薇噗哧一笑,撒了一个谎,“过双溪桥时,我看见了一双鞋,正欢快地顺流飘去呢!”

  “哎呀,那是我的鞋,怕早已流过双溪口了……”大崔急得跺脚,光脚丫让石子硌疼了,直裂歪了嘴。

  “这会儿……怕已飘出清风河了吧!”徐微一顿,推过“凤凰”,指了指车架上那一双开了窗的鞋,“喏,那是你的‘富贵鸟’吧!”

  “没飘过……双溪口呀?”大崔喜出望外。

  “我从清风镇给你捡回来的呀!”徐微虚晃一枪,但还是忍不住了心里的笑。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