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放到桌面 | 网站地图
 
  永安新闻 文艺天地 逛燕城 专项工作 商讯网购 城市名片 便民服务
 
 
 
中共永安市委宣传部主管   今天是:2017年6月24日 星期六   永安天气 25°- 35°   站内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艺天地 > 永安文艺 > 小说 > 正文
 
蚁阵
时间:2016-7-25 9:03:06  来源:今日永安  作者:少木森  点击:3474  【关闭】
 
 
 
 

  三十年前

  这会儿善大姐没事啦,就兴致很高地踩着凳子去把那只在玻璃窗上苦苦挣扎要往外飞的绿蜻蜓扑了下来,小心地把它肢解成四段,分两堆放在墙脚跟。一会儿,一只棕黑色的蚂蚁舞动着两支触角儿,东张西望地奔向其中的一堆,嗅嗅闻闻,倒退着要把蜻蜓往窝里拉。拉不动,它只得调转头往窝里看爬去。善大姐扭过头去,看见另一堆蜻蜓肉也有一只蚂蚁在又嗅又拉着,而另一只蚂蚁也已经向另一个窝爬去,前方又爬来一只蚂蚁。“近了,快,更近了。”善大姐喃喃着,然后轻轻地嘘了口气。二只蚂蚁把触角碰在一起,来回蹭着,这大概是在传递信息吧。那被碰的蚂蚁往回就走,应该是报信去啦,而刚才那只则拐回蜻蜓肉堆,帮另一只蚂蚁去拉沉重的美食。

  “看什么来着,这么专注。”人称随和科长的习琨端着保温杯凑上来:“哦,是蚁阵啊。昨天我打死个绿头苍蝇扔在墙角,侦察蚂蚁马上去报了信,长蛇阵般地来了数百头蚂蚁,真有意思。不会儿就把苍蝇给拉走了,冲着窝口拼命往里塞。我又给拉出来,放到更远的地方。蚂蚁鬼精着呢,一会儿又拉走了。”

  “缺德鬼。也不想想人家辛辛苦苦的才把吃的拉回家。要是你老婆把肉提到家门口偏叫狗给叼啦,你会怎么样?咯咯咯。” 

  “别损人好不好。要是叼肉的是头母狗,我可一点也不心疼。”

  “你……”

  “科长,报纸、文件。”收发员走进来,打断了习琨和善大姐的打诨嬉笑。习琨挥了挥手:“知道了,放着,放着。”

  “喂,你看,来了,全来了。这阵势可比你昨天那一阵气派吧,也许上千呢。”善大姐竟然高兴得拍着手,跳了起来。

  “有趣!有趣!”习琨蹲在那儿轻轻喊着:“加油,加油。”然后就情不自禁地也拍起了手。

  善大姐也喊着加油,嘴里还在哼:“蚂蚁公,蚂蚁嬷,快快来吃清蒸肉……”

  吱——虚掩着的门又被推开了,年轻的科员肖衍匆匆地走进来,把一个文件袋搁在案头上,看了一眼尴尬地站起来又从容地蹲了下去的习琨和善大姐,说:“科长,事情做好了,呶,数据全在这袋子里。如果没事了,我就先走。”习琨照例没发话,甚至连头也没抬,肖衍照例默默地走了。

  但善大姐发难了:“哼,什么东西,经常早退,还念英语背政治,考什么研究生研究死的,不务正业。我看你习科长是棉花肉杆儿,不敢严肃考勤纪律,不敢扣他的奖金?!”

  “嗨,现在的年轻人啊……哦,来来来,注意,我的蚂蚁可快进窝啦。加油!加油!”他又拍起了手,拍得善大姐直瞪眼,赶紧把蜻蜓肉偷偷往前揄动了三寸多,然后也笑吟吟拍着手,又哼了起来:“蚂蚁公蚂蚁嬷,快快来吃清蒸肉……”

  三十年后

  这会儿善小妹坐在电脑前,兴致很高地设计着动漫。

  画面上,一个胖胖的大姐踩着凳子去把那只在玻璃窗上苦苦挣扎要往外飞的绿蜻蜓扑了下来,小心地把它肢解成四段,分两堆放在墙脚跟。一会儿,一只棕黑色的蚂蚁舞动着两支触角儿,东张西望地奔向其中的一堆,嗅嗅闻闻,倒退着要把蜻蜓往窝里拉。拉不动,它只得调转头往窝里看爬去。胖胖的大姐扭过头去,看见另一堆蜻蜓肉也有一只蚂蚁在又嗅又拉着,而另一只蚂蚁也已经向另一个窝爬去,前方又爬来一只蚂蚁。“近了,快,更近了。”胖胖的大姐喃喃着,然后轻轻地嘘了口气。二只蚂蚁把触角碰在一起,来回蹭着,这大概是在传递信息吧。那被碰的蚂蚁往回就走,应该是报信去啦,而刚才那只则拐回蜻蜓肉堆,帮另一只蚂蚁去拉沉重的美食。

  “你在弄什么来着,这么专注。”人称随和科长的习小琨端着矿化杯凑上来:“哦,是蚁阵啊。你在设计蚁阵啊,真有意思。昨天我也制造了许多蚂蚁,然后还弄出个打死了的绿头苍蝇扔在墙角,侦察蚂蚁马上去报了信,长蛇阵般地来了数百头蚂蚁,真有意思。不会儿就把苍蝇给拉走了,冲着窝口拼命往里塞。我又给拉出来,放到更远的地方。蚂蚁鬼精着呢,一会儿又拉走了。”

  “缺德鬼。也不想想人家辛辛苦苦的才把吃的拉回家。要是你老婆把肉提到家门口偏叫狗给叼啦,你会怎么样?咯咯咯。”

  “别损人好不好。要是叼肉的是头母狗,我可一点也不心疼。”

  “你……”

  “科长,报纸、文件。”收发员走进来,打断了习小琨和善小妹的打诨嬉笑。习小琨挥了挥手:“知道了,放着,放着。”

  “喂,你看,来了,全来了。这阵势可比你昨天那一阵气派吧,也许上千呢。”善小妹竟然高兴得拍着手,跳了起来。

  “有趣!有趣!”习小琨竟也对着电脑屏幕,轻轻喊着:“加油,加油。”然后就情不自禁地也拍起了手。

  善小妹也喊着加油,嘴里还在哼:“蚂蚁公,蚂蚁嬷,快快来吃清蒸肉……”

  吱——虚掩着的门又被推开了,年轻的科员肖小衍匆匆地走进来,把一个文件袋搁在案头上,看了一眼在电脑前那么专注、那么从容地做事的习小琨和善小妹,说:“科长,事情做好了,呶,数据全在这袋子里。如果没事了,我就先走。”习小琨照例没发话,甚至连头也没抬,肖小衍照例默默地走了。

  但善小妹发难了:“哼,什么东西,经常早退,还搞什么改革提案,搞什么专利,肯定卖了不少钱啊。不务正业,专干私活。我看你习科长是棉花肉杆儿,不敢严肃考勤纪律,不敢整治他呀?!”

  “嗨,现在的年轻人啊……哦,来来来,注意,我的蚂蚁可快进窝啦。加油!加油!”习小琨又拍起了手,拍得善小妹直瞪眼,赶紧拨动鼠标把蜻蜓肉偷偷往前揄动了三寸多,然后也笑吟吟拍着手,又哼了起来:“蚂蚁公蚂蚁嬷,快快来吃清蒸肉……”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