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放到桌面 | 网站地图
 
  永安新闻 文艺天地 逛燕城 专项工作 商讯网购 城市名片 便民服务
 
 
 
中共永安市委宣传部主管   今天是:2017年2月20日 星期一   永安天气 25°- 13°   站内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艺天地 > 永安文艺 > 小说 > 正文
 
阿惠
时间:2016-10-27 8:28:52  来源:今日永安  作者:郑铁辉  点击:1747  【关闭】
 
 
 
 

  还是“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中学也模仿部队建制,说是全国学习解放军。原来的班级升格为排,班长自然就是排长了。

  我的正式番号是203,高二连三排长。那是小说《林海雪原》中参谋长少剑波的首长代号。我也是203首长了,可惜没有“白茹”,我们排清一色的“和尚”,没有“女兵”。

  干么偏缺我们三排,我实在有点儿愤愤不平了。

  二排就有一个叫阿惠的!不过,实在也是仅此一个,掌上明珠似的,简直就是少剑波写的“万马军中一小丫,颜似露润月季花”的白茹了!

  学校举办革命样板戏大汇演,我们排选演《沙家浜》的“泰山顶上一青松”,折子气派,男子汉的味道很浓,大家都铆下劲儿力争夺魁。但很遗憾,戏中必须有一个新四军女卫生员的角色。

  这下可真把我们三排给“坑”了,我们哪来的丫头片子,我呼吁。不然,只好委屈你副排长了,瞧你长得秀气,男扮女装,说不定会因此大受喝彩的。

  可那小子死活不肯,让我磨破嘴皮,好说歹说。

  有人建议向二排借阿惠来饰演,那个“阿惠”天生就是白茹似的“卫生员”胚子。人哪能借哇?何况人家二排还铆劲儿夺金杯呢,肯借让台柱子?实在无计可施了,我说副排长你将功折过,去试试吧。

  副排长碰了一鼻子灰,被二排长扫地出门。

  看来只好203首长御驾亲征了,不过,203首长也实在是“首”不起“长”不起的。“要不要写张借条?”我征询副排长的意见。借条?借人,又不是借东西,你203蠢不蠢?

  我找到二排长,说明原委,202首长挺“哥们”,说“借是可以的,但要按时归还!”

  一旁的阿惠听了,嘟噜起小嘴儿,“你们202、203密谋陷害本战士,你们当我是什么东西呀!”

  二排长见伤了阿惠,忙赔小心:“你不是东西……”想来又说错了,202哑口。

  “你是东西……”我想为202解围,但也错了,忙赔笑,“你是阿惠,大大的好人!”拍马屁,把“鬼子”也拍出来了,“那就看在兄弟份上拉兄弟一把吧!”又有点座山雕八大金刚的味道。

  阿惠让“首长们”逗乐了,骄傲得“白茹”似的,“那阿惠我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谁让我们是兄弟排战友呢!”

  二排正演《沙家浜》的“智斗”一折,阿惠自然是阿庆嫂。

  那几天,阿惠走马灯似的奔波,又演阿庆嫂,又演卫生员。阿惠也真“慧”,又演又导,直把那“俺十八个伤病员,要成为十八棵青松”演得感天动地,举校皆惊。

  结果就不言而喻了,我们三排捧回了样板戏汇演的金杯。三排人雄赳赳气昂昂,可把二排的“弟兄”气得鼻儿歪歪了。

  不过,这回真坑苦了阿惠……她成了众口之“的”的“叛徒内奸”,202首长指着阿惠的鼻尖,说“阿惠,你吃里扒外……”屈得阿惠泪眼婆娑,不知说什么好。

  阿惠受了无端“虐待”,三排“兄弟”总不至于袖手旁观罢。副排长义愤填膺,捋起袖子,“我说203,干脆咱们把阿惠挖三排来,这叫借荆州夺荆州!”副排长自称是军师吴用。

  “那你说如何夺呢?”

  “吴用”搔头,调整排籍须经团部批准,那团长的“后门”谁走得动?“吴用”无用了。

  索性“俺十八个伤病员”一齐“打”将过去,找202示威,要他还阿惠一个清白。我们闹哄哄地往202面前一站,有一点“泰山青松”的凌然。

  202吃了一吓,说“打架呀!”

  “否也,否也!”我抖出一句刚学来的文言,“202既然不喜欢阿惠,那能不能让让贤,我们三排正求贤若渴呢!”

  202火了,眼一瞪,“胡扯,阿惠是我们二排一枝花,能让你?笑话!”202挺胸凸肚,有点“胡传魁”的样子,这小子演一回胡传魁,居然人模狗样。

  我们都心慈手软,对峙一会,觉得无趣,202、203率先握手言和,化干戈为玉帛。我握住202的手,“谢谢啦,金杯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

  202乐了,“我才不稀罕呢!”

  “你撒谎,你202做梦都想着呢……怎么样,下次我们再度合作!”

  “下次?”202退避三舍,“下次打死我也不会把阿惠借你了!”

  那时《沙家浜》演得红火,但看完之后,总有一点小小的遗憾,说那演“卫生员”的,还真不如阿惠呢!

  不知是不是阴差阳错,阿惠高中毕业后上山下乡,也当了村里的卫生员,那时叫“赤脚医生”。

  后来招工回城,也在一个工厂的卫生室里当卫生员。

  不知是真和卫生员扯不断理还乱什么的,阿惠从厂里下岗后,在街道开了家私人诊所,还是卫生员。

  开业那天,我去祝贺,“阿惠,你卫生员咋还没当够哇!”

  “阿惠我托你203首长的福了,哪还敢够呀?” 一袭白褂,阿惠依然天使般,“说真的,203,什么时候‘俺十八个伤病员’来此一聚?”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