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放到桌面 | 网站地图
 
  永安新闻 文艺天地 逛燕城 专项工作 商讯网购 城市名片 便民服务
 
 
 
中共永安市委宣传部主管   今天是:2017年2月28日 星期二   永安天气 10°- 18°   站内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艺天地 > 永安文艺 > 小说 > 正文
 
梅子
时间:2016-11-14 9:55:07  来源:今日永安  作者:郑铁辉  点击:1815  【关闭】
 
 
 
 

  梅子,一个很日本的名字。

  人们都以为那名字一定是“引进”的,不然至少有一点日本关系。其实,梅子出生那年,正轰轰烈烈地进行着“文化大革命”,山城人的梅子父母,断然不敢“引进”很海外关系的日本名字。

  不过,梅子的名字也确实有一些来历。

  梅子妈怀梅子时,正是五月梅熟季节。梅子妈很想酸酸地吃上几枚梅子,然而寻遍山城,也不见一枚、哪怕是青涩涩的小梅子。哪天要是能梅子吃一个饱,我也知足了……梅子没能吃上一枚,一个丫头片子倒活蹦乱跳地来到了世上。

  “大概是我妈梅子没吃够罢,于是便有我梅子的名字了!”梅子知道我能写小说,便戏说一句,“哪天把我梅子也写小说里去,如何?”

  梅子刚当上妈妈,而且也是一个漂亮的小梅子。

  “写一个漂亮的梅子,瞧哥儿的,我构思好了!”月子里的梅子,满脸幸福,我笑谑,“梅子,小梅子小姐一定是梅汤里泡出来的了!”

  梅子莞尔一笑:“冤枉了,我一颗梅子也未曾尝过呢!”

  也难怪,梅子的先生“蹈海”去了,在东洋那边继承了一份遗产,说好三个月,最多不超过五个月,便让梅子的名字日本起来……我为梅子高兴,说这回可真名符其实了。

  没想到,小梅子都出世了,那边还一个字也没捎来过。

  没尝过梅子的梅子,你说冤不冤?

  我从街上买了一篮子,足有三五斤,虽说已过梅子季节,但现代保鲜技术下的梅子,还是嫩红、嫩红的,谁看了都淌口水。心想,这回梅子该梅子吃一个饱了吧,否则,梅子妈的遗憾不就在梅子的身上遗憾了。

  “梅子,瞧我给你带来什么?”

  “梅子!”梅子一阵惊喜,“你一个傻大爷了不是,哪有月子里吃梅子的!”

  我恍然大悟,有一点雨后送伞的尴尬……不过,梅子挺高兴的,说那又红又甜的梅子,看了都淌口水,哪能不吃一个饱呢!

  梅子甜甜地尝着梅子,一脸幸福,“你也尝尝,很甜的!”

  大概真是爷们不识梅滋味吧,那梅子确不怎么样,酸溜溜的,我直皱眉头。

  “酸?不会吧!”

  梅子嚼得有滋有味,让我瞅了直咽口水,“女人喜酸,丁点儿不假!”

  梅子扑哧一笑,“你不会叫我醋坛子罢……不过,梅子确实有一点酸,我牙根都酸虚虚了!”

   “那就别吃了!”我收起梅子。

  “盛情难却哟……”梅子有点动情了,想咽一枚梅子,让那涌动的心潮平静下去,不曾料,酸溜溜地一囫囵,倒把满眶的泪珠儿滚了出来。

  梅子俯首,捂了捂睡着了的小梅子。

  瞧她怀中,宛然盛开了一朵梅花,那红红的小脸蛋,煞是喜人,我真想亲一亲小梅子,“小梅子真漂亮!”

  梅子笑了,甜甜的……道我一声“沙扬娜拉”,还真山口百惠似的!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道一声珍重

  道一声珍重

  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

  ——沙扬娜拉!”

  梅子,不知你喜不喜欢徐志摩的这一首诗?

   关闭窗口
 
 
上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