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放到桌面 | 网站地图
 
  永安新闻 文艺天地 逛燕城 专项工作 商讯网购 城市名片 便民服务
 
 
 
中共永安市委宣传部主管   今天是:2017年6月29日 星期四   永安天气 35°- 23°   站内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艺天地 > 永安文艺 > 散文 > 正文
 
溯溪西洋十八潭
时间:2017-1-18 9:59:23  来源:今日永安  作者:芦忠  点击:1105  【关闭】
 
 
 
 

  

  题记有的地方就像有的人,去了你还可以再去,见了你还想再见。山山水水有大美,在大美面前,除了心存敬畏,我更多的时候感到自己语词拙笨。

  冬季又何妨?!冬季溯溪去,溯溪何处去?西洋十八潭。

  

  句号?逗号?还是问号?还是其它什么号?才是我真正所要的停顿。

  不是所有问题都必须有答案的,也不是什么问题都会结果的。就像人生中的许多第一次,都是从“无”,开始,向着未知的远方。

  其实从户外的第一次出游,游记的第一篇出炉,我就不停寻问自己,何时结束?在何地结束?结束的时候与我同行的是谁?

  人生,没有不散的宴席,山山水水,是否也逃脱不了这规则?

  我是为文字出游的,我的文字又是为何而舞?

  ----梦吗?

  我不知道,但若能够为梦而舞,我心甘情愿,无悔此生。

                                      1

  “大本营决定:本周自驾车去西洋内炉溯溪活动,不怕冷的可以游泳,强度二个星,难度三个星。”

  不怕你见笑,一看到“西洋”“内炉”“溯溪”这三个关键词,我还真的有很多郁闷,西洋镇以水果之乡闻名永安,啥时候我的耳朵听过那儿有好山好水?内炉,不过西洋的一座小村庄,并且要溯溪?现在是初冬,且是水枯的时节,在溪的地盘,我们要踏溪而行!?难道我们真的喜欢把身子弄湿?

  但私下里又想,发这帖子的是踏岩崖如履平地的“自己人”,领队的是视山山水水如伴侣的“战将”,他俩联袂出征的路线,应该不会令人失望。

  不过,无论如何,我的心还是胡思乱想一通。

  毕竟这不是看水的季节。

                                 2

  从燕城市区到西洋再到内炉,路由国道变成了省道,再由省道变成了村道,高楼大厦渐行渐远,村庄越来越近,收割过后的梯田以光秃秃的稻茬向我们默默呈现土地的静美。

  一程比一程蜿蜒的是叫“杉林后”的内炉村庄,它是我们自驾车的目的地;一段比一段弯曲的是进山公路,它在峻岭崇山之间缠绕。

  一些野鸡摇摆着彩翼,扑棱棱地从我们车子旁边飞起,秋的山野,似乎总能够给我们带来与冬不一致的惊喜。

  而我的眼睛被那些秋风浸染过的叶儿们所吸引,它们把山林铺陈油彩一般明艳,这种彩,在山雾浓浓的山岭,依旧不能够被掩盖。事实是雾余峰峦,如丝如缕,青黄红绿,纷错杂陈,此起彼伏,好一派天地大文章!

                                    3

  路从竹林开始,我们的车子停在“杉林后”,向着浓雾重重的竹林深处步行挺进,然后沿着水渠,约20分钟,竹林变成了山林,山林变成了原始老林了,没有路,在险陡处,我们手攀脚蹬,在陌生中熟悉,在熟悉中亲近。

  我们开始听见深谷散荡开来的哗啦啦水声。水声由隐到显,由缓到急,由模糊到清晰,在树林里荡漾,在藤草间飘散。我知道,我很快将与它们亲密接触了,因为我们的行程就是溯溪。就是穿越,与此前大山不同的是,这回是在山谷,穿越的是水。

  见到溪水,并没有过多久。

  我们的穿越从谷底开始。

                                  4

  它很活泼,一点也不安静,似乎对什么都充满着好奇,对外面的世界充满着憧憬,对未来更是信心满满。像一个辫着马尾辫的小女孩,在春天的草场上雀跃着,奔跑着,呼喊着。

  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它对自己命运的把握。

  从巨大的溪石,它侧闪而过;从细小的鹅卵石,它一跃而起。

  用稚嫩的肌肤,它不停摩挲着坚硬的崖岩,在溪石与溪石之间,它蹦蹦跳跳,这使整条山谷显得喧哗而热闹,而因为“喧”“闹”,山谷中又充盈着一种生机和活力。

  它把整个冬天打碎了。

  尽管它的水量不大,但清澈异常,溪底之石,纹路一一可数,溪底之砂,大小洞彻若无。可以说在常常以量取胜的俗世,它是以质取胜,坚持着自己的城池,这,我内心很喜欢。

  一些红叶黄叶飘零在水面,跟着溪水,一起奔跑,但叶儿们都突显着被水浸渍后所独有的鲜润光泽;一些枯枝却安静地躺在溪底,似乎在守候着什么?是一场大雨,还是山洪,然后开始它们新的旅程?

  但我讶异的是几乎所有的溪石都幻变成彩石。铺满苔藓的溪石与长满蕨草、藤蔓的崖壁一道,被季节魔术师的手轻轻抚摸,全都由绿转黄,由黄转红,然而,转换的速度又不一致,所以青红黄绿,斑斓五彩,都有。但以黄绿的居多,这使我的眼睛应接不暇,贪看不足,这也使溪谷顿生柔柔的暖意。

  而我想的是:冬天,它在哪儿呢?

                                    5

  我们的穿越从溪底开始,但我们并不是从溪底开始溯溪。

  而是攀上溪底的另一面坡,它陡峭,但拦不住我们,然后是刀背一般狭窄的山脊,山脊满是岩石和崖壁,却生长着密密的杜鹃树,所以,有杜鹃枝干如栏杆一般的呵护,险处的我们却并不觉得险。

  而从远处不时地探望溪流:它窈窕纤细,在深邃幽谧的峡谷中,飘飘然若丝若带;它若隐若现,在绿植披拂掩映的沟壑之中,洁洁然如盐如银。

  一条的瀑布忽然扑进我眼睑,事实上还在杜鹃林穿梭的时候,我的耳朵就已经被它如雷一般的轰鸣所震撼。听音辨形的直觉告诉我,这瀑布应该不一般。

  拨开杜鹃树枝树叶交织的网,我看见峡谷中两崖夹一水,水下冲成瀑,一条瀑布三口潭,瀑布之顶是潭,瀑布之底是潭,瀑布正中央位置也是潭,而瀑布的身材修长而优雅,从数十米的高处开始沿着崖壁,贴崖而飞。直扎进崖壁的中央位置的圆形小潭,又急溅而起,继续飞落,猛然冲到瀑底之潭。如果一唱三叹是音乐的韵味,那么一瀑三潭是此水的别趣,很是玩味再三,咀嚼再四。

  我不禁问战将:“如此美哉的溪水,应该有名字”。

  战将说:“不知道,地图上找不到它”。

  “那请你给它起个名”。

  “就叫它‘十八潭’吧!”

  好吧!我们就给你这个芳名----十八潭溪!

  愿你----喜欢。

                                   6

  30分钟,我们从山脊下到了峡谷,落脚十八潭溪,至此,以后的路段,几乎都是踏溪石而行,沿溪边而走,朝峡谷而上了。

  百看不厌的依旧是溪流,它们自上而下,由远及近,从从容容,款款而来。形态因“路”而异,模样遇“石”而变。或涓涓于平缓低洼处,或汩汩于崖底岩缝里,或奔放于小鹅卵石间,或纵情高歌于断崖大石旁。不动的总是大小不一的岩石,动的是这至柔无骨的水,我是真真切切感受了这柔与刚相遇时水的幻变之美。

  它随“境”而安,但不消极。量力而行,能过则过,该闪则闪。从不怨“谷”忧“石”,从不在原处停留,朝着命中的方向,不停的奔流,永不放弃,永不停歇。

                                   7

  越往前行,越发现这溪,潭瀑不绝、瀑涧不断,大潭小潭,潭潭之间,有溪流相勾连,大瀑小涧,瀑涧之间,有潭潭相呼应。

  十八潭,潭岂止十八个。水大者,于高崖处,飞落成瀑,瀑落成潭;水小者,落差小的,于低矮处,则涧落成潭,而在平缓水深处的,迂回盘旋的,积水亦成潭。所以当我们问战将:这“十八”潭,你是否有数过?

  他笑了笑回答:“谁会数去?!只觉得这溪之中,潭非常之多,故取名十八潭。”

                                8

  溪中水量不大,由于前几日的阵雨,许多露出水面的岩石上,尽管披挂着厚厚的苔藓们的油彩,很是好看,但于脚,却很湿滑。空气中弥漫着清新的水汽,很新鲜,很醇正。若在市区,能够大吸一口,都会心旷而神怡,而在十八潭,我大口猛吸,心怀大畅,暗呼过瘾。

  林密山高的是两崖相夹的峡谷,如线又如丝游动的是透越密林枝叶的光,潭瀑涧泉相错相杂的是这溪流,缠绕如梦飘摇如诗的是云和雾,淙淙铮铮哗哗啦啦弥漫在山野的是十八潭的芳心

                                  9

  十八潭尽管潭多如毛,但最大的有三个,都是潭瀑相扣。水在崖,水为瀑,水落溪,水成潭。

  从形态上看,在山脊的杜鹃林所见到的一瀑三潭,瀑布身材最为苗条、优美,我就叫它“玉女瀑”,而潭就叫“玉女潭”,因为在陡峭峡谷间的它们只可以远观而不可以近“戏”;我们溯溪而上所遇的第二口大潭,直径呈近似10米的标准圆,潭水深碧,潭底不可透视,潭上瀑布飞挂如数匹白练飘扬,又如临风之玉树,风采翩然,我就叫瀑为“玉树瀑”,而潭因瀑赋名:“玉树潭”;第三口大潭规模形制略显不足,但潭上瀑布洒脱不羁,自由奔放,冲激而下,又触岩而起,飞扎于潭,泛泛然一束 “白”就化身为一片“绿”,而水石相激之声,瀑潭相碰之声,砰砰然如玉佩环扣,很是悦耳,我就叫它“玉鸣瀑”,潭就叫“玉鸣潭”。

  我们在玉女瀑之上溪石小憩,在玉树潭瀑边午餐,而在玉鸣瀑潭边,我却独坐良久。

                                   10

  每一篇游记完成之后,我常常有遗珠之憾,总感觉还有许多要写而没有写,总感觉好像欠了山山水水什么债似的。

  除了溪瀑涧潭泉,除了溪石崖壁岩外,此行十八潭溪其实还有许多,比如战将所发现的“蝙蝠洞”,因为里头有些昏昏然,我就没有进去细察究竟。又如以潭水煮面下肚的“自己人”,还有那位往另外一条路先行到达玉鸣潭等候我们的“老乡”,以及因为湿滑而摔得几乎迈不开腿脚的群友。

  半是探险,半是休闲。而我更多的是寻梦。

  西洋的十八潭溪,它不是什么天下第一溪,或者福建第一,或者三明第一,或者永安第一什么的。它是实实在在的一条,注着柔软线状的,水。

  这水,人们主要叫它,溪;这溪,潭;;;泉,接三连四、接四连五,在深山峡谷中弯弯曲曲,绵绵延延,约10公里。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