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永安县志(五)

阅读字号:   文章来源:今日永安 时间:2017-04-27 作者:张水藩  人阅读

  《志例》本来应该是编辑部的事情,但这个《志例》却像是个人的作品。几个地方都以第一人称说话,因为是个人观点,所以更会实话实说。

  一、“明有一定之公论,幽有不可欺之鬼神。”这是古代中国人做人做事的底线,做官作文都不能离开这个准则。万历志没有人敢于自称作者,就因为有这个底线。

  二、这里很明白地指出“自正德以前则林孜有手录,自嘉靖以后则李杏有志草”。永安建县在1452年,正德以前是1505年,嘉靖以后是1567年,各相距五六十年,资料保存一般比较齐。对林孜的手录李杏的“旧志多采其稿。”而万历志对李杏的志稿则“今日岂敢妄意去取于其间哉?”基本照录照抄了,二三十年历史可添加的内容毕竟不多。林孜的手录有没有官方的介入,还没有资料证明,假如要承认是一本志的话,就应该叫弘治本了。李杏的志草在隆庆四年就交一本给周贤宣,所以是否可以称李杏的志草是隆庆本呢。

  三、天人合一,是中国的古老观念,古人总是生活在天道之下,不过人有所敬畏总比无所畏惧好。

  四、这一段表现的是典型的小国寡民无为思想,地不要“辟”,人不要“聚”,只要官府“安静不扰,”百姓就会“各遂其生”。

  五、古代官府的基本工作大部分都在这了,看了县志也就懂得怎么当县官了。例行读一读县志,今天读到第五段就好,有问题记得给说说。

    ●志  例  

    一 国家有历史记载,县里有志书。表扬好的,斥责恶的,是国家典章的基本原则。考察现在时行的志书,大都称许善良似乎过于详细,罪恶的就简略带过甚而不收录,为什么啊?太史公说:“孔子编写《春秋》,隐、桓公之间的就彰扬,到定、哀公之际的就式微。写志的意愿有这样的理由啊!”虽然,称赞美而不称许恶,本来就是是一种正道,有的过于粉饰而失去它的真实,难道这也公道吗?明处有一定的公论,深幽处有不可欺骗的鬼神。在这次的县志编修中要防止滥竽充数,谨慎啊!谨慎啊!

    一 从创县到今一百四十年间,听不见看不到的事物多了。然而从正德年间以前的就有林孜的亲手记录,从嘉靖年间以后又有李杏的县志草稿,它们的详略各有不同,但重要典故基本具备,现在怎么敢随意在那里面取舍呢?到现在又过去了近三十年,所见所闻,都很明白地彰显在人们心目中。照旧考查郡府在近的府志,广泛听取年高望重者的见闻,这样或许可以观览之一用。

    一 天所用来肇始的,是让日月星辰悬象于天,对下向人显示,吉凶灾祸是不能掩饰的。以至于其热带炎乡的气候不能没有偏差,荒远的边域节气不尽纯美无缺。至于观天象以使达到修身反省之道,因气候以达至节制宣泄之宜。矫正其世俗风尚之不合于礼教,以返回到正轨,则在于各人的领会了。

    一 大地承受天的施给的,群山峙立河川奔流,所以形胜呈现而风俗铸成。现在永安以这么小的地方,不要另行开拓土地了;一百四十年来生养休息的百姓,也不要另行增加民众了。所依靠的是以安静不骚扰的环境,让百姓各遂其生,这只有靠贤良的地方长官了。这是写地理环境的目的。

     天地设位,而圣人作《易》以成其功。”古代的圣人,何尝不想给予土地便民兴建土木之事,这是建置所应当详细写的。于是划分其封疆,时常在沿袭的基础上做出些变革;制定乡里都市规划,以奠定百姓的居所;设立官爵分派职权用以总揽政治,以施行文教,振奋武事。以儒为师以兴隆教化,士兵守纪以申明威严。又要当心城池的守备,增加其边界要塞的险要,谨慎其拦水的堤坝。这些有的是用来通往来的,有的是用来尊崇报祀的。其大的为庙坛、为衙舍、为仓库、仪器;其小的为桥渡、为铺舍、为亭场。建置的内容,大概很详细了。全部都要记录而不遗漏,它们都是圣王之的道的重要事务。

  附:1悬象于天下,示于人吉凶,悔吝 改为 悬象于天下示于人吉凶悔吝不能掩者。2矫其俗尚之不合于礼以□之,正则存乎其人哉。改为 矫其俗尚之不合于礼(据原版补)之正则存乎其人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