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永安县志(六)

阅读字号:   文章来源:今日永安 时间:2017-05-03 作者:张水藩  人阅读

  永安万历本县志的首卷,就要读完了。我们澄清了永安雍正本说永安万历本县志是“始创邑乘”的观点,因为永安万历本在《永安县旧志序》、《永安县志序》、《志 例》的记载是:在万历前,至少有一本以上的“旧志”。算小有收获。

  国学传承,县志肯定是一个重要载体。县志实际上基本是好人好事记录本,它记载的是人,由人再牵出事。所以两篇序都强调县志在促进社会良好风气,和社会治理的重要作用。但时代在进步我们对过去的东西,还是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比如小国寡民的思想和富强要求就就南辕北辙了,还有下面的子民、臣民,也不符合现代公民的思想。

  我白话读县志重点在于尽量比较准确地读出,至于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还要大家一起来。把《志 例》后面几段也读一读吧。

  ●志  例 (下)

   依据土地的具体情况,制定赋的品种和数量,自古以来都是这样。像现在这土地上土特产都呈现排列,男女丁口都从事劳作。本来上面所以任用在下的,在下之所以供养在上的,凭借的都是土地这东西。至于屯田、水利,也是寄存于土地田亩上的;徭役、差使,全部都是办事正当渠道。然而人情不像古代那么淳朴,新立一个法也会生出一个弊端。奸猾而经验丰富的小官吏顺着弊端用作赢利,巧取巧避。上下互相推诿危害百姓的人就滋生了。因此考据典章法则,详细把本末在本篇写出,或许可以让留心人民万物的君子,审阅而知有所追求了

     在这地方当官的,都是百姓的上司。上司以对子女的态度看待百姓,百姓也应该以对父母的态度以报答上司。所以有祭祀名宦以报答他的功老,记载为官政绩以彰显他们的光明美好。其余的都只列他的姓名籍贯及任职的年月。

     选拔有正科,有杂科。甲科、岁贡为正科,例贡、掾史为杂科。籍贯在别省的人,也写他的名字。例贡没有授予官职的,只写他的名字,小吏员就一定要授予官职,才能入名了。至于封赠转移、恩典、坊表,全部收录以记载他们的荣耀。

    一 人物部分,有的因为盛德高年而祭祀于最高学府,有的因为文雅奇卓而树为模范,他们都是后人所景仰的。其中有的淫雅并奏,贤不肖混淆,虽求得虚美于一时,而有愧心于百世。这样的有什么用,徒然滋生闲话议论。至于贞烈事迹,和人心风俗有关,怎么可以遗漏呢?武功贵戚都是出在地方上的,怎么可以泯没呢?所以都写上,以显得合宜。

    一 名宦祭祀提学熊 ,是出于上司的公文要求。是郡里不祭祀了,而县里祭祀他。提学宗 ,也由按院公文要求,郡里已祭祀而县里不再祭祀。有意祭祀他的人认为,提学宗 曾经分派出守延平府,有惠政在永安地方,祭祀他也应该。而熊 还在县里祭祀他,已经不是尊崇他,实际是卑微轻贱他了。我有疑虑而不安,冒昧地等待议论礼制的君子来改正吧。

    一 乡贤祠开始祭祀于嘉靖中期。祭祀初期,木主有陈公瓘、邓公肃、邓公文铿。而陈公世卿,乃是陈瓘的祖宗。过去在宋代,本来是沙县的人。他所居住的地方,则是现在永安二十六都。故址还存在,坟墓也在的,子孙奉行祭扫的也都在。他留下的子孙居县、居乡的,何只千百。陈公瓘不知道什么时候去除了对他的祭祀,本来因为流落在他乡居住,不祭祀也适宜,而世卿难道应该遗落吗?况且邓公肃、邓公文铿,他们出身时都是沙县人。邓公肃在永安的栟榈山读书,也因此取号,居住地址当时还是沙县地方。邓公文铿所居住地方现在割归永安,已经祭祀他了,而就独独世卿不祭祀,可以吗?我认为乡贤应该祭祀陈公世卿;而邓公肃栟榈已经有专门祭祀了,乡贤就不宜又再祭祀,以免重复。

     吉祥与灾异显示惩戒,人所少见。丘墓埋玉,假使是贤淑,乃是人所景仰的,想要让她从九泉起来而不可得。仙人释者,自然是方外一等人。寺观创建已经很久了,也难尽废;像养济、丛葬地,也是王政的任务,都不可缺。依例记载它,以备考查验证

  

  附:3、名宦祀提学熊 (原版为空格),提学宗 (原版为空格),4、庶几存心民物,君子省览而知所向往。改断为: 庶几存心民物君子省览而知所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