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与责任 ——聂书专《侧身》阅读手记
阅读字号:   文章来源:今日永安网 时间:2017-09-07 作者:一 心  人阅读


1

“我没有工作/可是我努力地生活! (聂书专《乔迁》)”

一读到这诗句,我心一颤,顿然觉得,有一种人,即便是混杂在茫茫人海之中,你遇见了,猛然会感受到他身上有一些与众不同的气质,就象一粒金子,纵然被泥沙所埋多日,一旦现于天光之下,其内质的光芒依然熠熠夺目。

聂书专是这种人吗?

无需什么言语,我对他的诗的喜欢已经超越了他做为诗人:一头卷发的形象本身。如果说喜欢与不喜欢其实根本就不需要什么理由,就如青菜萝卜,各有所爱;那么我想说的是,好诗是有理由的,好诗本身就是理由。

2

一直以来流行着这么一句话:诗是艺术,语言的艺术。

但语言不等于艺术,艺术也不仅仅语言。

诗,更不仅仅语言。

坦率地说,我对喧嚣一时的“诗从语言始”、“诗到语言止”很感冒!!一方面,它有意无意地降低或者说消解诗质的内核,让诗与生命本身的敬畏,与生活质量的拷问,与人生意义的求寻等等南辕北辙;另一方面,一部分所谓“先锋”的诗人们借此大旗,招摇过市,耍起语言杂技,把诗弄成了纯文字的嬉游,在那些所谓的“先锋”诗作里,呈现的更多的是没有血,没有骨头、没有精、气、神的世界!他们与其说是诗歌技术层面上理念方面的问题,毋宁说是内容上精神的贫血、失血,于是梦游、呓语充斥其中,自娱自乐、自诗自唱成了天然注脚,每每读到这类诗,我首先想到的问题是:废纸篓在哪里?

尽管,意义不是生活的全部,无意义也是世界的不可或缺的另一半。但我始终认为,诗人是有使命的。对芸芸众生有天然的怜悯,对生活的卑微者更富有同情心,对命运的挫折有比一般人更多的坚强抗体。这些,至少对一位真正的诗人来说应该如此!

一位真正的诗人,在诗质上、内容上的关注应该远远超过对技术和形式的迷恋,而不是恰恰相反。

诗人的责任也源于此。

3

诗人的责任首先是对自己的责任,其次是对周围、对世界的责任。

诗人不可能对自己乃至世界熟视无睹。人生的酸甜苦辣辛麻,他有义无反顾的责任去体验,去品尝;世界的美丑善恶真假,他得全心全意去咀嚼,去超越!生活与诗人不是绝缘,而是泉源与泉水。诗人与诗,是镜像与镜子。诗人的责任在于展示心灵,品味人生。

诗从来就不只是诗本身,就如手心从来就不仅仅手心,它必然连接着手背。

然而诗一旦形成,就再不仅仅是诗人的,而是属于世界,属于读者。没有读者的诗不是有意义的诗。诗人的使命还在于使诗尽可能地走进尽可能多的读者内心,进而尽可能地实现诗的意义。

4

书专爱诗,爱诗的他把诗歌紧紧扎根于“生活——人生”这厚厚土壤。

他的诗从不无病呻吟,更没有对某类人来说简直就是命根子的故作高深的神秘。对生活的感悟、对人生的穿越,他从不做浮光掠影般的诗写,而是更多地呈现出对沉重、繁杂的现实的体验与责任,以及在体验与责任过程中的始终乐观、昂扬的心灵颤动。如为从“众山隐痛的回声里救出芳香”,“十年之后”“在你家院外劈柴(《我在你家院外劈柴》)”的执着与使命;“抽掉一尾鱼/整条河隐隐作痛(《伤口》)”的生命痛感;“有人说成熟的中年人要有固定的发式/我却惊诧风有不同的方向(《苦丁茶》)”的沉稳与自信;尽管在生活的重重压力下,“我想到我的天空一片空白(《鹰》)”,“飞翔使我变得沉重(《鹭》)”,但他仍充满“只有冬天才让我更容易接近阳光(《冬天的阳光》)”的乐观心境。

书专上世纪末从一家国企下岗,下岗之后的他以踩三轮车送纸维持生计,经济上的拮据自不言说,生活上的困窘更可以想见,但他坦然面对人生中如此的波澜起落,共舞命运里的坎坷挫折,用诗拒绝平常生活里的精神凡庸,用诗展示自己的心灵历程。无论是“冬天我裹着身子/你却在下水道跑步(《鼠》)”底层生活的苦涩,还是“像我一样年轻的树/伤痕和败叶会越来越多(《树》)”的岁月感伤;无论是“披一天的尘土回来(《又一年》)”的卑微亲历,还是“一匹马踏进城市就显得格外小心(《生日烛泪》)”的警觉;他都洋溢着“苦丁茶苦我一时,它不能苦我一世(《苦丁茶》)”的自信,并且“我的音乐在地下室完成/直到你忘记上面的雨季(《地下室》)”的悯人情怀。

这些使书专的诗“原罪”般就深深烙上“草根”的印记。一方面是诗写所承载内涵的厚重,所呈现的扎根在生活土壤上的野草般勃勃生机,另一方面在诗语言背后,所展示的是穿越生活乃至命运挫折后的顽强的精神内质,颇有“慷慨悲歌”的劲道与风骨。

5

当然,我更惊喜的是,书专总是能够异乎寻常地捕捉日常生活中的不寻常的诗意。如《你没有计算抵达苹果的速度》,诗人数次反复地自责:“烂苹果/没烂之前/你在哪里”?因为腐烂,苹果的价值发生质变,不可以再食用。诗人从中猛然悟到:苹果也有速度!再熟透、再甜美、再芬芳的苹果也有烂败之时,它喻示着我们,若不留意、不珍惜身边已经拥有的有价值的东西,那么很可能会有遗憾发生。正如诗中说,苹果的“光华与新鲜”、“芳香”、“水分”、“营养和甜蜜”等等这些象征美好的、有价值的部分就得离去,而它们一旦离去就都不可逆转,不可挽回,不可复原。这种体验是切肤并且深刻,而非平面化、白开水化。至于“一线天/走过大路的人都想来/到过永安的人/都学会了侧身(《醉桃源》)”,“情人节你可以在花市或在龟山公园/那里是爱情超市(《福建石林》)”,“以开会的名义出逃/以春天的名义请假(《春天送你回家》)”等等诗句几乎就是原生态的言语,与诗人的生活同构,与诗人的生命平行!!总是很容易进入读者内心,与读者的心灵共鸣,与人生体历共振。

老皮说书专是“凡俗生活里的精神贵族”,很是到位。诗人不能主宰周遭的环境,不能左右命运里的颠簸,但该是自己精神世界的国王。很难想象如果是一个精神的贫血者,他会写出意蕴丰饶的作品!!

6

书专诗作另一个明显特色是抒情意味的浓郁。如果用一个字来涵盖书专诗歌的特色,我选择:爱!因为对生活始终怀抱着乐观,对生命充满着敬畏。他认真生活,不因生活的苦楚使精神萎靡,不因人生的坎坷而降低生命的尊严。从这个意义上说,他的诗是高空飞行的。另一方面他的诗歌又是多方位、立体地展示他爱着的世界的舞台。写亲情,母亲、夫妻、父亲、朋友、爱人、盲人、陌生人等等总是真切而感人,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如“我吻所有春天开放的花朵/寻找所有与你相同的母性(《春天,我的母亲》)”,“妻  不爱听好话的妻/…/一日三餐  我不敢多想/维系我们生活的是我们苦难的爱情(《我爱你》)”。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

图片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