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忆是永电
阅读字号:   文章来源:今日永安网 时间:2017-09-22 作者:郑铁辉  人阅读

燕江北去,桃源风景,在脉脉的清流之间,她轻轻地扭了一下腰身,于是,河西的兴坪村旁,便诞生了一个电业之城——永安火电厂。人们都喜欢称之为“永电”。永电,那是一个生产光明的地方,曾在上世纪80年代创造火电发电量占全省70%的奇迹,被誉为福建火电的母机,可以无愧地说,福建所有火电厂骨干人才都从这里输出……最忆是永电,最美数永电,永电不仅发电,而且造人。这是上世纪80年代的永电夜景——灯火璀璨,一派电业之城的不夜风光!

我有幸在1977年走进永电,融入那一个热火朝天的火电建设工地,也光荣地成为永电建设的一分子。那时正值扩建,二期紧连三期,大干快上,风生水起。因为扩建,职工子女就学成了后顾之忧。于是有了厂办子弟学校,于是我就成了子弟学校的一名教师,衣带渐宽终不悔,直至企业剝离社会职能,没有学校了,我还依依不舍。永安有十余所厂办学校,誉为永安教育的“半壁江山”,厂办学校已成历史,今天我也不舍忘记。这一帧照片是我在河东永电中学楼上照的,背景就是欣欣向荣的永电,那时火电厂大桥落成,中学从厂区搬入河东,小学在河西的厂办公楼旁。

永电学校有一批来自全省各地的优秀教师,仅1982年就从福建师大等大专院校分配十余个各学科的教师,学校基本实现学科专业化,并获中电联企办学校的资质考核。这是1983年学校教职工的合影照,当子弟学校逐渐萎缩时,这里又向全省各地输送了一大批技术、管理方面的人才,走出不少厂级领导、中层领导以及管理干部,人们戏称:学校是“官”的摇篮。

子弟学校终成历史,河东校址移交地方,偌大的教学楼,只兴坪的一些小学生,略显空旷。每每回永电,我都要去学校走一走,寻找往日的声音,寻找旧时的足迹,我种下的那一棵合欢树,现在浓荫葱茏……空空荡荡的操场,你还记得当年的莘莘学子?

这一帧照片,是1985届高中师生合影,那时老师年轻,那时学生年轻,几乎看不出哪是老师,哪是学生?大家济济一照,亲密无间。一晃已经30多年过去,老师老了,学生也不年青,很多女同学也都到了退休年龄。找一找,哪是你,哪是我,回忆怎么就那么美好!

这是1994届初中师生的合影,那时停办高中,永电扩建已经结束,一、二、三期机组稳发、满发,为福建输送源源不断的电能。小学也从河西迁入河东,那里正崛起全新的办公大楼。不知照片中的师生,你们在哪里?我知道,那一个娇小的物理老师,已经出落地成了厂领导了。我说,这是子弟学校的最后一颗种子。

这是小学迁入河东的1994届师生合影。学校实行义务教育的九年一贯制管理,在参加中电联校长岗位培训时,我撰写的论文便是《小学初中九年一贯制教育的探索》,那时我还信心满满,想再创子校辉煌。但人算不如天算,子弟学校还是消失了。这一届的老师,很多都从五、六年级带班,小学、初中无缝对接,我至今还为此津津乐道,然而,天不假年矣!

永电就在桃源洞风景区附近,我们学校与百丈岩驻军是联谊单位,部队子女就在我校就学,很巧的,我校80届高中的一位同学是那里的中校军官,关系也便更为亲密。每年暑期,部队便派员来校军训。这是1993年我们与军训官兵的合影,居中的厂党委副书记苏振华,他也是军人出身,还亲临我们的军训检阅,并与我们合影。

火电厂大桥1981年通车,河东、河西变通途,学校迁新址,教学环境大为改善。走在火电厂大桥,或上班,我从河西到河东;或下班,我从河东到河西,家校,两点一线,就隔着一个大桥,近在咫尺,家暖校亲,我乐不思蜀也!

在火电厂大桥的右侧,仅隔一条窄窄的马路,那便是兴坪村,兴坪村的不少子弟,也都在我们学校就学。2017年元宵节,1977届初中、也即我校1979届首届高中的师生在兴坪同学家里聚会。这是当时的合影,大家都有一条红红的围脖,很喜庆的!

聚会之余,我们旧地重游,祖盛、其华同学尽地主之谊,带我们考察学校旧址。在高耸的烟囱之下,我们的学校就埋在那里了。只能远远地凭吊啦,这一届学生都是从那里走出来的。

这是永安火电厂的大门,现在已经改为“福建华电永安发电有限公司”,不过,人们还是简称“永电”。走进厂大门,厂区一览无余,不过,现在已称为老厂区了。有一些落寞,有一些寂寥。

这是俱乐部广场,楼上那五个“工人俱乐部”的大字已被铲去,但我分明还可以看到原来的痕迹,那时俱乐部是一方乐土,每周都有永安排片的电影上映,职工大会、文艺演出,以至于各类活动都在这里举行。永电曾经半军事化管理,广播室在上、下班时都播放军号,门卫还曾经聘请过武警呢。

这是我家居住的2号楼,就在俱乐部旁,我常在阳台听着俱乐部的歌声,或看着无形的电影,自以为得天时地利人和,此生足矣。房改之后,我们搬出居住15年的2号楼210室,移居城里的新安花园,从此,被视为永电高档住宅的1、2号楼便渐渐地冷落下来了!

这是永电幼儿园旧址,现已是燃煤检测站。永电幼儿园是全国三八红旗集体,老园长翁婵娟是电力部劳模,一面旗帜终成历史,留下的是无尽的回忆。在计划经济里成长的永电,曾经是充满社会主义阳光的小社会,有医院,有学校,有幼儿园,有派出所,有汽车队,有食堂,有招待所……一应社会有的,在这里都有。工人在永电尽享社会主义的无限优越。

这是翡翠亭,建于上世纪80年代初,已很有一些历史了。这里还有一个掌故,建亭时未命名,厂部叫时为学校教师的郑祖植题写(“火电厂大桥”出自他的墨宝),他想不出名来,找上了我。在当时,我自诩还是有一点文学细菌的,便斗胆将之命名为“翡翠亭”,我说永电是燕江明珠,命之为“翡翠亭”可谓天造地设也。不过,该亭已人老花黄,能不惜哉?

永电“腾飞”雕塑,很有一些气势罢,但愿人们不要忘记永电人创业腾飞的那一些分分秒秒,时时刻刻。这雕塑,似乎挡住了前往办公大楼的通衢大道,人们的视野,好像也受到了一点阻隔。

这是崛起雕塑,据说源于电力符号“A”的畅想,旨在表现永电崛起的不尽张力。雕塑对面是老厂的升压站,以及一、二、三期厂房,为响应环境保护号召,一、二、三期的小机组已在十年前全部关停并转,现仅余空房,似乎有一点楼去人空的凋零,但人们千万别忘记,这一片热土所奉献的一切!

沿老厂周边,现在建一条环老厂的塑胶步道,供职工健步锻炼,往前是旧办公大楼,那左侧就是小学教学楼改建的。很气派的办公大楼,据说已改为电力培训中心。走在步道上,你可以回首,那厂区大道依然空阔,我记得每每上班号吹响,那高唱《我们走在大路上》的歌声便伴随上班职工的步履,让厂区大道充满阳光。

我与我的学生在老厂区游览,望着废弃的厂房、升压站,我无限感慨,似乎有一些演讲的激昂,永电人伟大呀,为了国家大局,关闭小机组,为了新电厂,提前退休,内部退养……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牺牲了1、2、3期小火电机组,才有今天4期大机组的“永电蓝”!

永电新厂的办公楼,恢宏壮观,气宇轩昂,高大的烟囱,高大的冷却塔,宽阔的办公楼广场……五星红旗迎风飘扬,华电蓝旗下的永电蓝,万里云天。

永电蓝,永电绿,永电后续更给力;咬定青山不放松,惟有绿竹绽新意。秉承绿竹精神的永电人,在建厂60年之际,又开始了二次创业的努力。这是网红于网络的两帧“永电蓝”照片,谨录于此,权为作结,以表我对永电的衷情回忆。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

图片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