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雷: 醉心歌唱,从容散步
阅读字号:   文章来源:今日永安网 时间:2018-01-10 作者:少木森  人阅读

张雷这组诗颇感人!就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是在醉心歌唱,醉了自己的心,也能醉读者的心!诗人醉心歌唱家园,醉心歌唱心灵的皈依——“白雪倾听流水醉心唱歌/迁徙的鸟儿寻找旧巢/悠扬笛声穿越竹林/羔羊咩咩呼唤母亲/夜在炊烟笼罩乡村前降临”(《送你一株忘忧草》)。然而,眼前的现实却是——“不少的家园紧锁着房门/灯光照不透乡村深处的寂寞/谁在用泡沫剧场打发夜的漫长/一些惦念在梦里缠绵/谁在刻意虚构家的温馨虚幻”。乡村已不是原来的那个乡村,家园已不是心中的那个家园,所能歌唱的“乡村”变为了他的“乡愁”,所渴盼皈依的那个心灵家园已经渐行渐远,“地图里散落着久违的家乡/柳琴戏搅动心底的惆怅/斟满烧酒麻醉想家的神经”(《送你一株忘忧草》)。最终只能“送你一株我亲手栽种的忘忧草/天边彩虹再次美丽了亲人的脸庞”(《送你一株忘忧草》)。

这样的现实并没有那么“醉人”,但诗人的确还在“醉心”地歌唱:“梧桐花香透村巷/鸟雀在田塍上亮喉赛歌/青草撵着河流的步伐/蜂蝶眷顾花儿绽放的馨香/一头牛期待耕耘沃野/一位诗人寻找自己的乡野”(《四月的乡村》) 。经典禅诗有云“渠侬家住白云乡,南北东西路渺茫。几度欲归归不得,忽闻岩桂送幽香。”思家想家而归不得时,周围送来一缕曾经在家闻熟了的岩桂幽香,就给了人“到家”感觉,难怪这诗人要在“那个心灵家园已经渐行渐远”之际,顽强地“寻找自己的乡野”,找出一些曾经的痕迹来,用于体悟“故乡就在当下”的感觉。所以,诗人如同古时候闻岩桂而品故乡情味一样,他把“刺槐花入锅焯水/一道开胃菜端上餐桌”,以此品着故乡原来的那个韵味,继而再继续醉心歌唱家园——“油菜谢幕往日的辉煌/樱桃在阳光下补妆/鸟雀们开心生儿育女/豌豆笑呵呵向着孩童招手/一条河急切找寻入海的源头/云和风盘桓在乡村四月抒情”(《四月的乡村》) 。

不过,这样的现实让诗人在“醉心”歌唱中,不时伴有一丝丝惆怅与叹息,所以他只能说服着自己,要《与这个世界和解》。他说:“避不开风/是一种无奈/躲不过雨/是一种悲哀”,毕竟“春天来了/草儿会绿给你看/花儿会逗你露出笑脸”。他又说:“夜色吞噬了霞光/归巢的鸟停止了歌唱/星星点大地的灯盏/霓虹为城市靓装”。这意思是不是说,回不到原来那乡村、回不到心中那家园,只能在霓虹靓装的城市里怀想乡村与家园,那就“跳一曲广场舞/听一段拉魂腔/从容散步/享受慢生活”。这——不也如那闻岩桂幽香而获得“到家感”一样,体验着一种悠远的禅意吗?他最后这样说,要自己这样与世界和解:“对着镜子笑一笑/用笑容拂去所有烦恼/和自己推杯换盏/知己可以多也可以少/试着与这个世界和解/推到一堵堵墙/旮旮旯旯都铺满了阳光”。如此一来,心灵自有了新的归属感,灵魂自有了寄寓之处,在佛禅的语境里,那不就是回到家了,归家稳坐了?(少木森)

附:张雷《日子,活色生香》(组诗)

不让你哭着看我的笑脸

凝眸夕阳,我想对你说些什么呢

一些河流带走了莫名的思念

记忆被绚美晚霞彻底唤醒

你说,你想在秋风里看看我的笑脸

双手擎着一枚雪花跨越春夏

我的身心真的好疲惫呀

秋风里的景致真的很迷人吗

一遍遍数着秋天的果实

我怎么泪流满面了

自己想和自己说说心里话

一不留神,呼啸的寒风来捣乱了

你发现漫天飘雪如同我凌乱的白发

是谁禁不住哭出声来了呢

说好了,你是来看看我笑脸的

怎么不小心就把季节错过了

你还是努力扮个开心的表情吧

如果你还是忍不住流眼泪了

我的笑脸也会风干成屋檐下的冰挂

送你一株忘忧草

白雪倾听流水醉心唱歌

迁徙的鸟儿寻找旧巢

悠扬笛声穿越竹林

羔羊“咩咩”呼唤母亲

夜在炊烟笼罩乡村前降临

不少的家园紧锁着房门

灯光照不透乡村深处的寂寞

谁在用泡沫剧场打发夜的漫长

一些惦念在梦里缠绵

谁在刻意虚构家的温馨虚幻

月季花依然月月芬芳

有人念叨孩子有人想娘

失望似乎比霜雪还凉

眼泪无法滋润干涸的池塘

忘忧草能否记起团聚的欢乐时光

地图里散落着久违的家乡

柳琴戏搅动心底的惆怅

斟满烧酒麻醉想家的神经

送你一株我亲手栽种的忘忧草

天边彩虹再次美丽了亲人的脸庞

春风过堂

倚着墙根晒太阳

一枝红杏穿透老土墙

眼睛一会儿瞅杏花的笑脸

一会儿追逐采集花粉的蜜蜂

风是一位老人丢下的叹息

厚棉袄还能抵御几个寒冬

有时候人生比落花还要匆匆

太阳底下每天都会发生些什么

喜鹊叽叽喳喳在跟谁说话

猫在屋檐下捕获了一只麻雀

大黄狗“汪汪”不停道喜

犍牛闻到解冻春泥的馨香了

穿堂而过的春风不只是暗恋红杏

晒太阳的老人喜欢惬意的向暖而生

乡村四月

梧桐花香透村巷

鸟雀在田塍上亮喉赛歌

青草撵着河流的步伐

蜂蝶眷顾花儿绽放的馨香

一头牛期待耕耘沃野

一位诗人寻找自己的乡野

刺槐花入锅焯水

一道开胃菜端上餐桌

露水亲吻抽穗的青麦

一位母亲忙着种豆点瓜

有人咀嚼香椿问询时令

棉农在谷雨时节兜埯播种

油菜谢幕往日的辉煌

樱桃在阳光下补妆

鸟雀们开心生儿育女

豌豆笑呵呵向着孩童招手

一条河急切找寻入海的源头

云和风盘桓在乡村四月抒情

和娘一起生火做饭

把雨水淋湿的柴禾晾干

把空着的水缸灌满

把新鲜的蔬菜放进清水里浸泡

把新买的鸡鸭鱼肉洗净控干

一遍遍洗涮崭新的铁锅

一次次清点购置的酱醋油盐

太阳接近中天

我和娘一起生火做饭

点燃柔软的麦草

引燃枯朽的树枝

亮堂的炉膛里红红火火

炊烟袅袅,菜肴飘香

娘把灶火烧得旺上加旺

娘脸的皱纹如花绽放

拿出看家本领掂着炒勺

让蔬菜增色让鱼肉添香。

和娘一起生火做饭

饭菜里有着道不尽的香甜

与这个世界和解

避不开风

是一种无奈

躲不过雨

是一种悲哀

春天来了

草儿会绿给你看

花儿会逗你露出笑脸

夜色吞噬了霞光

归巢的鸟停止了歌唱

星星点大地的灯盏

霓虹为城市靓装

跳一曲广场舞

听一段拉魂腔

从容散步

享受慢生活

驻足竹林听风

风吹散苦涩

露宿旷野沐雨

雨洗涮落寞

和钻出地面的幼苗说说话

背靠挺拔的乔木歇歇脚

风和雨的韵律很美妙

对着镜子笑一笑

用笑容拂去所有烦恼

和自己推杯换盏

知己可以多也可以少

试着与这个世界和解

推到一堵堵墙

旮旮旯旯都铺满了阳光

原载《山东青年作家》2017年第三期

诗人简介:张雷,男,1971年出生。从1985年起,作品先后在《星星》《绿风》《延河》《岁月》《散文诗》《诗选刊》《黄河文学》《延安文学》《散文诗世界》《小品文选刊》《中国校园文学》等报刊发表,入选多种文学年度选本,出版散文诗集《从乡村出发》。现为山东省枣庄市山亭区作家协会主席、《大江诗坛》“散文诗栏目”主持、《小散文》特约编辑,中国散文学会、中国散文诗学会、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山东省作家协会、山东省法学会、山东省摄影家协会会员。

    诗人诗观:言为心声,诗凝禅意。为生活放歌,为人生赋诗。抒真情,写实意,乃为好诗也。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

图片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