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欲言: 哲人姿势,也是闲情
阅读字号:   文章来源:今日永安网 时间:2018-02-09 作者:少木森  人阅读

这一次选稿时,题画的诗共有四组,只选了孙欲言这一组。题画诗往往是在国画留白处,由画家本人或他人题上一首诗,或咏叹画面的意境,或抒发作者的感情,或谈论艺术的见地,也就是“给画添韵”的一种艺术,即如清代学者方薰所云:“高情逸思,画之不足,题以发之”(《山静居画论》)。古之及今,题画诗出现过诸多卓异妙品,比如,宋代苏东坡为好友慧崇和尚画作《春江晓景》所题的诗:“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 如今慧崇的画已不传,苏轼这首题画诗却流传千古,成为脍炙人口的艺术妙品。再比如,元代书画家管道升曾经奉皇太后的旨意画梅,并题诗云:“雪后琼枝懒,雪中玉蕊寒。前村留不得,移入月中看。”到如今也是画已不传,而诗却流传着,成为真正的艺术品……当然,我选孙欲言这一组诗并说了上面的一大段话,并不是拿这诗来与经典的题画诗做比对评价,只是想借此说明,题画诗做为一种艺术形式,应该要体现其“给画添韵”艺术特色,用古体诗题画应当如此,用现代新诗题画也当如此。

孙欲言这一组题画诗,的确在做着“给画添韵”的努力。他对《知音》如此题写:“有歌,就可以彼此/舒畅了心胸/倾吐//有笔,就可以互相/恣肆了浓墨/泼洒//有情,就可以依依/缠绵了话语/眷恋//有心,才能不说一言/只默默相对/就知音”。这文字并无画面感,却是对画面的深化与引申,抒发诗人的感情,表达诗人的见地与启悟,诗传画外意,给画添韵,添哲思,甚至添上了禅意。

诗人孙欲言对《鹤》的题写,一样致力于“给画添韵”。“似在清寒的雪野/悄然站立、沉思,那一片/迷人的苍茫,隐约显示/天地的背景”。诗人似乎在努力化诗笔为画笔,以诗句勾勒着一鹤独立于苍茫天地间的画面,那可真是“一个哲人姿势”的鹤啊!然后,诗人又由面到点,细致点染与勾画:“白,是亮色的羽/黑,是生命的轮廓/红,是不息的智慧和焰火”。画面感强化了,彩色更丰富了,天地一时为之苍茫与朗阔,生命一瞬变得更加智慧与鲜活……评这诗时,我想起了唐代李翱的经典禅意诗:“炼得身形似鹤形,千株松下两函经。我来问道无余说,云在青天水在瓶”(唐.李翱《赠药山高僧惟俨》)。以鹤喻人,高洁飘逸,看上去就是哲人姿态,就是自在自由的高逸之风,如云在青天,卷舒自如;如水在瓶中,恬静安祥,清光可鉴,把握当下,安禅如命,故尔“也是闲情”……于是乎,“心灵在激荡,在/回味无穷的含咏中,只/摆出一个哲人的姿势/或者,也是闲情”。诗意继续拓展、弥散,诗境更显邈远清幽,哲人如鹤,鹤如哲人,我们若与鹤一道安禅如命,何必还去做太多的他思他想,真就是一句“也是闲情”了得!(少木森)

附:孙欲言《题画诗》(组诗)

荷 韵

出于清水,也

不拒绝污浊,清逸的身姿

总把人的目光点亮

那二、三朵盛开的

鲜艳,其实已经洗去了

浓妆,露出自然

无法摒弃的天性

本色,符合孤独的审美

静默于群落的喧嚣

它,在红尘里

遗世独立,也笑傲指点

永远,内蕴非凡

知 音

有歌,就可以彼此

舒畅了心胸

倾吐

有笔,就可以互相

恣肆了浓墨

泼洒

有情,就可以依依

缠绵了话语

眷恋

有心,才能不说一言

只默默相对

就知音

紫藤牡丹

不渲染富贵

已是锦簇一团

浓墨重彩,夸张了

生命的奢华

不是故意反转

道路曲折,柳暗花明

繁华,有时不经意

会凋落,像花

但是,此时不需要

担忧,只要看着这喜庆和

夺人眼目的灿烂

就兀地哑然

似在清寒的雪野

悄然站立、沉思,那一片

迷人的苍茫,隐约显示

天地的背景

白,是亮色的羽

黑,是生命的轮廓

红,是不息的智慧和焰火

心灵在激荡,在

回味无穷的含咏中,只

摆出一个哲人的姿势

或者,也是闲情

原载《2015—2017东三省诗歌年鉴》(吉林出版集团)

诗人简介:孙欲言,本名孙涛,1992年开始尝试创作诗歌,出版诗集《影尘无踪》、《虚空里的盛宴》,入选《读出的禅意:中国当代禅意诗选读》《读出的禅意:2015年度禅意诗选读》《读出的禅意:2016年度禅意诗选读》等,系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

诗人诗观:做心灵的歌者,灵魂的歌者,呈现自然的面目,真实的面目。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

图片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