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栋: 无非青山,坐化钟声
阅读字号:   文章来源:今日永安网 时间:2018-02-12 作者:少木森  人阅读

收这诗稿时,我和学生即兴讨论一个问题:同样是山,南山、北山、东山和西山在文化符号上有什么不同的意味?最终我们认为,北山、东山和西山做为文化符号似乎都没有南山那么突出,哪怕就是“诗经小雅北山”的北山、“东山再起”的东山、“日薄西山”的西山,这样的意象,其实,它们更多的也就是标示那山所处的方位而已。“南山”这个意象就不同了,它做为文化符号在中华传统文化中份量颇重。

这个“南山”,作为文化意象与符号,最突出处不是“刀枪入库,马放南山”的南山,而是“东篱采菊悠然见山”的南山,源自于陶渊明那首著名的《饮酒5》的名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在这两句诗的前面,陶渊明先写出了“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的因——是“心远地自偏”!有如此境界,才会悠闲地采菊于东篱下,才会在抬头之间有偶尔见山的怡然自得、超凡脱俗。在陶渊明这诗里,“见”字实在用得极妙,“南山”意象也用得极妙。无意中而偶见南山,而不是有意去望南山。那就是说,并不是心中本来就有那山,就想去“望”,而是心中本无物,心中本无山,偶然见之,悠然而欢喜,与采菊东篱下,就形成了一种悠然忘机的天真意趣,极具禅的意境。南山便不仅是美景的写照,也是天真机趣的写照,因而南山也就成为了特有的文化符号,与“隐士”、“参禅”、“悟道”等联系在一起了。南山是什么?南山是人、社会、自然和自我和谐的地方,与心与世界和谐的文化意象和文化符号。

诗人李栋的这一组诗《南山谣》在意蕴取向上,无疑就是把南山当作这样的文化意象和文化符号来写的,所以,一起笔就具备禅的意味。“无非是孤鹭逶迤着飞/无非是落霞妖娆着美/无非是一线溪流坠入深涧/溅起几粒蛙声 ”(《南山谣》)。从远天起笔写到深涧,这南山尽是机趣盎然的景致,尤其那小溪跌入深涧“溅起几粒蛙声”,颇有禅的天真意趣。接着,诗人拉近了笔触,写身边林子。“无非是几只好看的鸟儿/ 忽然从林间落下来/ 无非是草窠里铺陈着紫木耳/ 小朵的野蘑菇点缀着白”(《南山谣》)。这是自然和谐的景致和意象,是与此时心境极为和谐的景致和意象,很具禅的意味与意趣。再接着,诗人的笔调作了恰到好处的虚化,写景抒意时,由描述为主转为概述为主。“无非是青山/无非是鸟鸣/无非是浓荫/无非是秋水/无非是残月孤悬枝头”(《南山谣》)。仍不离自然与人的和谐,心境的和谐,透着的仍是禅的意味与意趣。最后,诗人写道:“晚风吹动塔铃/一个骑驴之道人/ 青衫白发/敲开月下门” (《南山谣》)。以人物点题,明确地归道归禅。而且,整首诗以“无非是”贯穿全篇,既有效增强了“歌谣”的形式感,也增加其随性、散淡文字感觉,从而更具出禅入禅的意味。

诗人李栋这一组诗对南山的述写都没有离开这第一首(《南山谣》)的基调,都在写南山这个文化意象和文化符号与人、社会和自然的和谐,写这个南山与人的心境极为和谐的景致和意象。因而,无论是《南山南》的“只有风/把那人越吹越瘦”、《山寺》的“秋天的香椿叶落得更快/ 超度它们的人/即将坐化为钟声”,这样直指向禅的诗句,或是《下雨了》的“黑暗使人低头,流水/把蛙鸣/藏在不为人知的地方”、《春天说来就来》的“春天说来就来,只有妖娆的人/才有资格虚度光阴”,这样并不直指向禅的诗句,都能让人明晰地读出其出禅入禅的意味。诗意上,或许真可归纳为“无非青山,坐化钟声”。(少木森)

附:李栋《南山谣》(组诗)

南山谣

无非是孤鹭逶迤着飞

无非是落霞妖娆着美

无非是一线溪流坠入深涧

溅起几粒蛙声

无非是几只好看的鸟儿

忽然从林间落下来

无非是草窠里铺陈着紫木耳

小朵的野蘑菇点缀着白

无非是青山

无非是鸟鸣

无非是浓荫

无非是秋水

无非是残月孤悬枝头

晚风吹动塔铃

一个骑驴之道人

青衫白发

敲开月下门

南山南

黄昏,风越吹越瘦

小小的尼姑庵浮起在山中

那么多灰色的鸦声

氤氲在空中

仿佛那么多月亮,挑着行李

奔波在路上

多么拥挤啊,羊肠小道

恨不得抽身而去

只有风

把那人越吹越瘦

山 寺

青绿琉璃瓦,早年皈依暮色

刚刚落过的那场雨,奔着人间

又落了一回

水滴石穿啊,那些嶙峋

那些空,仿佛草木

徒有向善之心

秋天的香椿叶落得更快

超度它们的人

即将坐化为钟声

下雨了

我们躲在临街商店的屋檐下

我望着你

你望着远方

远方杳无踪迹

多余的天空送来

风雨、闪电、叶子的悲伤

黑暗使人低头,流水

把蛙鸣“藏在不为人知的地方”

春天说来就来

黑夜般的云朵上

风宛如泼墨

仿佛弯弓刚刚拉满

羽箭被射出,带着响

春天说来就来,只有妖娆的人

才有资格虚度光阴

月 光

终生都在练习,把一个人

还给黑暗

或者,把他重新拉出来

叫他洗心革面

看到有人跑过

黑暗也会推他一把

没有月光的时候

这个世界有些形单影只

原载《东渡》2017年2期

诗人简介:李栋,男,山西太谷县人,1969年出生,1992年发起创办太阳谷文学会。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2010年起触网写诗,诗歌散见于《人民文学》《诗刊》《星星》等,少量入选《诗刊2015年度诗选》、《读出的禅意:2016年度禅意诗选读》《山西年度文学作品•诗歌卷》《中国当代短诗选》《雅剑诗歌精选》《新乡土诗选》等选本。曾获得2012上海“诗意青春”原创诗歌征集一等奖、第四届晋中文学奖、太原晋中2012-2015年度诗人称号。

诗人诗观:诗者,寺庙之言也,诗歌是诗人的宗教。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

图片精选